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5章 生衅

拿真丹境大妖当礼物,这份大礼也不算轻了。
“嗷吼!~”
自从踏入术道,正儿八经的法术没学会几个,倒是这些歪门邪道的小手段琢磨出不少。
“那么我们就将礼物收下了。”
给“草庐”的丹师炼制药鼎耽误了他不少时间,欠下的课业必须补回来。
“再睡一会儿嘛!奴家好困!”
却见十六匹强壮挽马牵着一座巨笼缓缓进入营地,铁笼的每一根栅栏都有成年人大腿粗细。
聚灵为字甫一出现,就让邓非和周老被惊到了,尤其是前者,仿佛很难相信这位先生是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个小镇纨绔。
被搅了美梦的小白同学起床气大起,仅剩的睡意消散的无影无踪。
一段粉藕似的胳膊从紧挨的另一张床上伸了过来,紧紧拽住李小白被子,宣示自己的占领权,隆起的被子下面仅留出几缕顽皮的青丝。
不过如此一来,李府的法器瓷炉恐怕要变得更加抢手了。
维持木屋内温度的两只法器瓷炉就摆在这妖女的床下,厚厚的床垫都挡不住有些烫手的热量。
双方之间气氛再次紧张起来。
小公爷邓非显然对这方面见识严重不足,先生的课业让他的三观一次又一次重塑,不得不被强迫着看清这个血淋淋的残酷世和*图*书界。
可是被子里面依旧传出小呼噜声,这妖女竟又睡起了回笼觉。
“先生高见!”
就算是旁听的周老都有些动容,暗自庆幸这位先生没有生在帝王家,否则哪里还有其他皇子的活路,能够活着成年都已经是侥天之幸。
烤了整整一夜,就算是地瓜也该熟了。
“抱歉!抱歉!我们带来的妖兽有些失控!印莱加!你是怎么看管这头妖狮的?”
真相永远都不存在,重重叠叠的谎言构成整个世界,所有人都带着面具,哪怕是枕边人与亲生骨肉也无法信任。
安木合一句话将自己挑战行为抬到了国家层面上,让在场的大武朝术士们齐齐变了色。
“先生有好马,不如一起热热身?”
风玄国国师安木合倒是一点儿也不生气,依旧淡定地说道:“呵呵,得贵国皇帝的恩准,我等有幸参加贵国的冬猎,趁此良机,这头大妖是我国赠送给陛下的礼物。”
“哈哈,你当我汉人是傻子吗?带着一只真丹境大妖挑战,不是你疯了就是我疯了!”
整个营地内所有人几乎惊呆了,这突如其来的惊变,正在飞驰的各家子弟不知道会有多少伤亡。
“在下想挑战一个人,这只大妖将与老夫一起挑战他!”
和_图_书灶内炭火噼噼卟卟作响,小公爷和周老到底还是蹭了李小白一顿晚饭。
倒是虎力那家伙,抱着一床厚厚的被褥,呼噜呼噜睡得的正香,清瑶给他布下了一道隔音结界,呼噜声哪怕惊天动地也传不出来。
马蹄声,而且数量还不少。
李小白甚至怀疑,这妖女难道非把自己烘成蛇肉干多半才会甘心,他轻轻一拍那只不依不饶的爪子,说道:“天亮了!起床了!”
双王争嫡到九王争嫡,狸猫换太子,真假皇子,皇叔的逆袭,隔代争嫡,以庶替嫡……层出不穷的勾结与较量,满满的虐心。
泥包的叫花鸡,山珍牛骨汤,凉拌豆芽,新烙的豆面饼,虽然比不上皇帝老子常吃的御膳,也依然能够让人心满意足,尤其是火候颇足的牛骨汤,上面浮着一层厚厚的牛油,撒上一把葱花,喝上一碗,肚子里就会升起一团火,让身子暖和整整一晚。
一阵马蹄声飞快接近,紧接着唏律律一阵嘶鸣,就听到小公爷邓非的声音传来:“先生起了?”
营内响起几声大喝,几道剑光冲天而起,扑向咆哮声传来的方向。
幸亏及时控制住身上惊恐不安的骏马,小公爷邓非意识到先生有先见之明。
没想到随口胡说八道http://m.hetushu.com竟然会一语成谶。
李小白缩了缩脖子,装模作样的摇了摇,说道:“今日不宜乘骑,你且自去!”
好冷!
李小白十分茫然。
争斗中带着妥协,妥协中又有交易和背叛。
这些家伙不怕冷吗?
李小白无奈,只好披衣而起,屋外的马蹄声越来越猛烈,还有许多人的欢呼声。
放眼望去,地面与毡帐上铺满了一片雪白寒霜,连他的木屋也不例外,许多人畜喷吐出浓浊的白雾,气温比昨日又冷了许多。
笼中有一头巨兽,抖动着浑身皮毛,在电光交错中重新伏了下去。
新开课题名叫争嫡!
此前宫斗讲的是小人物之间的斗争,由于起点较低,变数无穷,而拥有皇族血脉的皇子们争嫡,却是充满了赤裸裸的刀光剑影,犹如战场交锋,不仅仅是一个人在争斗,而是一个人领着一群人在争斗。
刚拉开木门,一阵寒风扑面而来,李小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争嫡是世界上最险恶最卑鄙的竞争,从一开始就是踏在无数人的尸骨与血水,走向由白骨堆砌的九五至尊之座。
“嗯!你起的倒早!”
那位术士与其他几位风玄国术士对视一眼,齐齐吟颂法咒,引动巨笼内电光大作,将笼内的妖狮hetushu.com电得颤栗不止,浑身青烟直冒,虽然无比愤怒,却不得不屈伏。
木屋内仿佛恢复了在敬国公府内的授课。
正在畅快奔驰的骏马们在慌乱中吓得马失前蹄,众多大武朝年轻子弟在猝不及防下,连人带马摔倒了一大片,登时人与马的惨叫声响成了一片。
“何方妖孽!”
“你要干什么?”
“老夫这次挑战的对手也拥有一只不输于大妖的妖奴,所以这一战是公平对决,你可以禀报贵国皇帝陛下,老夫想要看一看,汉人到底有没有敢战之士。”
然而谁也没想到,突如其来一声大吼,响彻整个冬猎营地。
小白同学依旧毫无所觉,理所当然的继续讲课。
“安木合,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
如果不是想要通过皇族冬猎见识一下阻止自己与武家小娘的幕后黑手,李小白或许会拖着小公爷加加课后辅导班。
就凭自己那三脚猫的驭马功夫,献丑不如藏拙。
次日天亮时分,李小白被微微震颤的床榻从梦乡中拉了出来,睁开眼睛却发现,震颤的不止是床,还有整座木屋。
数百匹马从营外乌泱乌泱急驰而过,马上的骑手大呼小叫,竭力向所有人展示自己矫健的身姿。
风玄国国师安木合却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十分诡异。和-图-书
冲着气势汹汹扑来的大武朝术士们,风玄国国师安木合十分诚挚的道歉,同时喝斥巨笼旁的一位本国术士。
最是无情帝王家!
我刚刚说什么了?
为首的术士冲着假惺惺作态的风玄国国师怒目而视,身旁的飞剑发出凌厉的颤鸣。
李小白很快分辨出了声音的来源。
“且慢!”
风玄国国师终于道出了自己的真正用意,借助于三眼邪狮的咆哮吓翻一群大武朝年轻子弟只不过是附带的利息。
没有黑漆木板,李小白干脆聚灵为笔,就像绘制法阵一样,凌空画字,散发出淡淡白光的字符与线条久久不散。
李小白记得昨日的课业是讲到子时才结束的,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没有睡懒觉。
小公爷的兴致极好,邀请李小白一起参加早间的策马驰骋。
“是,国师!”
大武朝的术士强压着怒气,打算将这只大妖收下后,直接剥皮拆骨,不然留着也是祸害。
幸亏自带了木炉和法器瓷炉,不然还不得冻死。
双方之间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当场开战的势头。
一阵隆隆闷响从屋外远处疾速掠过,其中还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吆喝声。
只不过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送来,其用心却有待商榷。
大武朝的术士们一阵冷笑。
这群熊孩子起辣么早作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