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1章 打猎

“去!”
小公爷邓非暗暗有些着急,先生显然没有意识到商王与殷王对朝堂内外的影响力。
叮!
李小白眼尖,话音未落,便看到远处旷野上一只小兽正在蹦跃,剑诀一指,一支尺许长飞剑呼啸而出。
剑光消散,猛虎旁边亭亭玉立着一个佳人,一身紫衣,手握晶莹长剑,正冷冷的向李小白看来。
一旁的猛虎仿佛察觉到面前之人身上的高高在上气息,当即伏身于地,作出臣服的姿态。
“先生!”
“受小林寺慧能方丈之托,给你送来承诺之物!小林寺妖灾就此了结!”
“刚才看到一头吊睛白额大虫,为师正缺一张虎皮,快追。”
没一会儿功夫,几个亲兵的马背上便挂满了野物,十七只野兔,九只野雉,四头野猪,还有一头野鹿。
刚才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与角度,那么现在,李小白又是站在两位皇子的立场与角度上分析,又是一番杀气腾腾。
在他看来,能够得到其中一位皇子的赏识,必然会成为帝都天京炙手可热的人物,如果运气足够好,这位皇子登基继位,先生将来必定前途无量,不失为光耀门楣的晋身之途。
李小白神情淡然的一一剖析,别看他平日www.hetushu.com里行事恣意妄为,不顾后果,实则心里却清楚的很。
李小白手一招,插在地上的飞剑回到他手中剑鞘,随即向着对方一拱手,道:“狄霜姑娘好久不见,还是这般咄咄逼人。”
其中变数太多,谁能预料到将来。
邓非就像着了魔一样喃喃自语,个中缘由,圣人不得解,却从李小白口中得到了答案。
李小白的剑指驭使飞剑,直射向那只老虎,剑尖不断调整方向,打算从虎口内刺破颅腔或脊椎,使整张皮毛毫发无伤。
“请问姑娘来到这里,所为何事?”
原本他手上有一张化形境的妖虎皮,却因为被剑光“邪澜”削了脑袋而并不完整,而且是黑底红纹,实在是不上眼。
……
悻悻然离去的大皇子若是看到这一幕,多半会庆幸对方拒绝了自己,不然一大堆人就只能干瞪眼看着一支小剑飞来飞去,然后一只只倒霉的飞禽走兽被削了脑袋,等着人去拾取,连协助捕猎的鹰犬同样闲得无事可做。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李小白并不担心旧事重演。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实在无法劝动对方的小公爷只好拍马跟上。
当即恭http://m.hetushu•com恭敬敬地执弟子礼。
打大武朝建国起,小公爷就没听说过有闲得这么蛋疼的术道仙长。
“学生受教!”
追了片刻,果然看到一只老虎在山坡上纵跃奔跑。
李小白摇了摇头,根本没有在意。
小公爷邓非的嘴越张越大,他仿佛头一次认识这位先生,胸中城府实在是让人难以捉摸。
就在这时,天边飞来一道剑光,直直落了下来。
皇子也好,太子也好,只有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帝王。
不同的视角,完全不同的理念,很难分辨其对错,给小公爷邓非带来了难以想像的理念冲击。
“……”
这只吊睛白额大虫可不是那些没脑子的小兽,冬猎一开始就到处躲避,哪晓得还是遇上了李小白等人,远远看到飞来飞去的小剑四处猎杀,自然是仓惶而逃。
飞剑在手,猎物我有,跟着一位会放飞剑的先生打猎,实在是无趣的很。
小公爷邓非看到李小白或硬或软的拒绝了两位皇子,一脸忧心忡忡地提醒道:“先生同时得罪两位皇子,实属不智!”
“先生,咱们还是回吧!”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位曾经将自己和清瑶抓到小林寺的龙女。
http://m.hetushu.com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没打到,打到小龙女。
“可是两位皇子在帝都的影响力不小,如今公然得罪,即便两位殿下不计较,但是他们身边多有阿谀奉承之徒,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先生恐寸步难行!”
“权力没有朋友,只有利用价值的高低与否,上位者所谓的赏识,只是你一厢情愿,在他们眼中,你如果有利用价值就可以活,金钱女色只是手段,如果一旦失去价值,立刻就会被抛弃,甚至是出卖和牺牲,永远都不要指望这些皇子会记得什么从龙之功,他们一旦达到目的,昔日的踏脚石很有可能立刻就会变成绊脚石,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这就是宿命,你以为大皇子是真的赏识为师吗?错!大错特错,那是因为为师身后有你的敬国公府,有封狼道节度使,有金吾卫大将军白樱儿,为师虽是白身,却代表了大武三十六道之一的封疆大吏与军方的部分影响力,就像方才,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与其难以抉择,不如快刀斩乱麻,宁可寸步难行,也不愿意将来遗祸无穷。”
这还算是没有火力全开,如果让妖女清瑶驱使方圆百里的飞禽和图书走兽聚拢过来引颈就戮,所有人恐怕还是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吧,今年的冬猎立刻就会变得毫无情趣。
并非圣人不得解,而是圣人不敢言,哪儿像小白同学这般无所顾忌的胡说八道。
“无论是指挥大军作战,或行商运筹帷幄,又或是帝王心术,其本质不离于驭人之道,精髓在于‘管理’二字,旨在无情,法不容情,人情与个人情绪都不能掺合其中,否则必受其乱,需狠下心肠,六情不认。”
“吾遍行天下,斩妖除魔,替天行道,哪像你等,只知残害生灵!”
飞剑射出四十余丈,正中目标,可怜的兔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当场授首。
不仅仅是李小白松了一口气,连他身后的妖女清瑶也放下了戒备。
即将射中大虫的飞剑被落下的剑光挡开,在一声脆响中倒飞了回来,直插在李小白马前的脚边。
“多说无益,不如身体力行,驱鹰犬而逐鹿!咦,有只兔子!好肥,呔!看飞剑!”
李小白方才瞅到一头斑斓猛虎从山梁上溜走,颇觉可惜,府中前厅正缺一张完整的虎皮装点。
龙女狄霜随手掷出一物,带着流光射向李小白。
前半句谆谆教导,后半句却判若两人,看到先生的画风陡变,跟在后面hetushu.com的亲兵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个个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老放飞剑就跟一只兔子过不去啊!
“啊!是!”
明明收获颇丰,小公爷邓非实在提不起半点喜悦,他们只需要跑过去,把没了脑袋的猎物捡回来就行,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做,自始至终都没有猎取的成就感。
“先生请赐教!”
“呵呵,皇子就是皇子,只要还没有当上皇帝,那就什么都不是!毋须担心!”
看破权欲的只有极少数,大部分人都上利欲熏心之辈,恨不得抢破头成为从龙之臣,为了讨好两位皇子,必然处处针对先生,甚至惹来杀身之祸。
“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李小白忽然收起漫不经心的笑容,一脸肃然道:“为师再教你一课!”
龙女狄霜似乎没打算将小白同学与妖女重新捉拿归案,手中长剑抖出一朵剑花,眨眼间归鞘。
“你们莫动!”
猎户打猎是为了填饱肚子,皇族打猎是为了尚武的情怀,各家子弟打猎是为了晋身之路,可是先生打猎纯属手贱!
骑在马上的小公爷当即挺直了背,一副郑重其事的接受教诲模样。
“妖孽!没想到竟让你逃了出来。”
说的妖孽不知是指李小白,还是他身后的清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