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3章 术道贪婪

一柄陌刀与一柄长柄双刃战斧,锋刃皆有染血,两人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斗。
老军神,敬国公邓方睚眦欲裂的发出决绝宣言,听到对方的轻蔑之语,立刻就像火上浇油一般,暴怒起来。
殿内随处可见星罗宗弟子与侍卫太监的尸体,其中还可以看到一些文武大臣的身影,残余幸存者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守央真人毫不在意将星罗宗的图谋泄露给在场的大武朝诸人听。
“若非南海仙会遭到魔宗余孽袭击,各宗门损失不小,我星罗宗也不会出此下策,不过世俗凡人皆蝼蚁,还不是供我等予取予求,商王周治已与我宗立下协议,星罗宗支持他继位,大武朝首年供奉往年十倍份额,然后每年以四倍份额,这笔买卖还是做得。”
谁能想到,垂垂老矣,终日躺在敬国公府内的老公爷突然披挂执兵,一下子就像年轻了几十岁,精神抖擞的与一个修为高绝的术道中人相斗。
刀罡被飞剑金芒射穿http://m•hetushu.com,余势未减的与青龙偃月刀这支战场戮兵狠狠撞在一起,就像什么东西生生爆破的闷响,整座太极殿狠狠一晃。
星罗宗为了攻入这座太极殿,显然也付出了不小的伤亡。
小公爷邓非一脸担心的望着皇帝,一个身形魁梧的战将和一个身形纤瘦的战将护在九龙宝座左右,赫然是虎力与白樱儿两人。
“区区武道余孽,焉敢作声!只要除掉你,大武朝还有何人能够抵挡我等宗门!”
还有数名术士和武者跟着虎力与白樱儿守在九龙宝座旁,与分布在太极殿内的十几名星罗宗弟子对恃。
“尔等索要供奉,这几年的胃口越来越大,居然还想要染指社稷大宝,吃像未免也太难看了些,恕老夫不能容忍。”
“子民?呵呵!蝼蚁般的凡人死活,关我术道中人何事?”
守在九龙宝座旁的一些术士身体微微一震,他们虽然也同样修行术道,但是本质上hetushu.com却是世俗中人,一句蝼蚁,使他们感同身受,谁能愿意自己的性命被人生杀予夺,内心深处一股怒火情不自禁的熊熊燃烧起来。
毕竟已经年岁已过八十,气血衰退,又有暗伤未愈,远远不及正值当打的壮年,能够坚持到现在完全是依靠归元境的精纯罡气。
参与南海仙会的术道宗门遭到死灰复燃的魔宗突袭,伤亡不少,然而用于交易的天地资材被掠夺无数,为了组织反击,这些宗门就把主意打到了大武朝身上,经过一阵唇枪舌尖,甚至是一位长老与十几名弟子的性命后,终于定好了瓜分方案,而星罗宗成为了执行者,行事更加肆无忌惮。
……
大武朝在三十六道设立皇库,收罗天下奇珍异宝,就是为了应付这些贪婪无度的术道宗门,姑且得到一时平安,然而供奉资源骤然提升十倍,可以想像的到,必然官吏如虎狼横行,强取毫夺,民不聊生,世族暗中兴风作浪,从中攫和图书取好处。
守央真人与绝大多数术道修士一样,视凡人如草芥,谁会在意蝼蚁是死是活,这是世俗统治者应该考虑的事情,一个帝王不听话,换一个便是。
守央真人变换法诀,六爻两仪盾阵环身飞转,将身周防护的严严实实,随即一张口,三寸余长,不足一指宽的小剑带着耀眼的金芒射向敬国公邓方挥出的一道淡白色刀罡。
守央真人曾参与过二十五年前的灭武之战,晓得武道强者的厉害,在对付拥有归元境修为的敬国公时,极为谨慎,因而渐渐占据了上风。
治世天子担心的并不止是两个皇子的谋朝篡位,而是好端端的汉家江山被这些术道宗门饮鸩止渴的毁于一旦。
邓家在大武朝八大世族中,实力位列第二,仅次于皇族周氏,历代子弟以守护帝国为荣,老公爷的态度代表了邓家的态度,恐怕自此之后,邓家子弟将会视五宫七宗为死敌。
太极殿内的星罗宗子弟一个个脸上露出轻蔑的http://www.hetushu•com神色,凡人犹如野草,就像杀上一批,要不了多久又会繁衍出来,慑于术道宗门的压迫力,就算抵抗又能怎样?终究是抵挡不过任何一个宗门的攻杀。
右卫上将军盘腿坐在他的身后,单手按在天子背后命门,温和的罡气源源不断送入天子体内,强行镇压蚀骨之毒。
大武朝皇帝陛下,治世天子突然脸色泛起潮红,吐出一口黑血,气息紊乱的厉声道:“好一个高高在上的仙门,你们这是要逼死我国子民吗?”
在另一旁,一个身穿连帽黑袍,戴着金色面具的人同样盘腿坐在九龙宝座旁,左右手捏着灵气氤氲的灵晶,片刻间晶石变成粉末,又继续掏出灵晶吸收起来,补充几近枯竭的灵气。
九龙宝座上,当今天子脸色青白的僵坐在那里,嘴唇发紫,睁着眼睛却动弹不得,分明是中了剧毒。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与右卫上将军白霜交替接力,努力压制皇帝体内的剧毒。
“可恶,我邓家深受皇恩,同享万民供hetushu.com养,愿以凡人身躯战至最后一人!绝不屈服!”
要不了多久,这个大武朝就会改换门庭,老老实实的将术道资源双手奉上。
这些宗门必然不会在乎大武朝的子民死活,强行答应这样苛刻条件的二皇子,商王周治即使能够身登大宝,恐怕也不得不面对一个即将分崩离极,摇摇欲坠的帝国。
敬国公邓方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似乎也不是什么凡物,竟与三寸长的飞剑交击时竟然平分秋色,双方连续交手十余个回合,老公爷脸上突然一阵潮红之色,随即变得有些苍白,莫名出现力竭之态。
况且术道五宫七宗已经内部划分好这些天材地宝的分配,谁敢保证会不会有哪个宗门又横生枝节,催逼本已经焦头烂额的大武朝。
“武道罡气果然有独道之处!幸好二十五年前借魔灭武,不然这天下,怎可能以术道为尊!邓方,本尊敬你为天下所剩无几的归元境武者,若是投降自废修为,让族中子弟从此放弃武道,本尊可作主饶过你一族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