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8章 揭秘

“她是前太子周德的女儿,武夫子曾是太子府的门客,白霜是太子的斗将,香君应该称呼老夫一声大伯!天家无情,先生一语中的,更是我皇族周氏子弟的宿命。”
好在“鸠曜”的效果只是暂时性的,五感恢复时间随着修为高低各有不同。
说完,他的目光投向不远处,又说道:“先请李公子过来!”
李小白并没有兜圈子,反而单刀直入,他的表情郑重肃然。
治世天子往身周看了一眼,其他人知机退开,只留下小公爷邓非,白老大,皇家秘情司指挥使,李小白和妖女清瑶等人。
……
此时,一位宫中老监捧着一卷金色诏书圣旨赶来,身后还跟着几位大臣。
不明真相的人一脸茫然,知晓真相的人却明白这位年轻公子竟早已经简在帝心。
治世天子深深的看了李小白一眼,目光不经意间在邓非身上掠过。
两个相继篡位的皇子在他看来,只能用三个“蠢”字来形容。
“取自南海鱼人的怨灵,调和多种绝毒之物,配置出来的无解之毒,即使是玄真境的真人也难以幸免。”
白老大猛然瞪大了眼睛,他不相信这世上还有毒是无解的。
掌管天下之秘的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直摇hetushu.com头。
与妖女一同恢复的,还有敬国公邓方,他茫然四顾,当目光落在已经气息全无,神魂俱灭的星罗宗守央真人尸体上时,当即一脸骇然。
相距千里,武夫子难道与皇帝是亲戚?
李小白轻轻拍着怀中这头青蛟大妖。
李小白瞠目结舌,他很快意识到,这个周与皇族周氏恐怕是一回事。
太医早已经在外面待命,被人生生架了进来,顾不得士卒们手脚粗暴,忙不迭的开始给皇帝诊脉。
老公爷的视线随即移到李小白和清瑶身上,有些惊疑不定,猜测着到底哪一个才是杀死真人的大能。
“陛下,请多休息!”
言简意骸的言语中隐隐折射出上代皇子争夺帝位大统时的刀光剑影与兄弟相残。
经过诊脉和验血后,太医绝望的大叫了起来。
只不过“鸠曜”的作用范围太小了些,堪堪覆盖整座太极殿,外面的林邓两家与左右卫士卒甚至毫无所觉。
“鸠曜”突如其来的剥夺五感把妖女吓得不轻。
治世天子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深邃的望着太极殿因为坍塌而露出的灰白色天空,不时有些许雪粉扬扬洒洒落下。
听到大武朝皇帝的话,李小白收hetushu.com起收获颇丰的兴奋,来到九龙宝座前,望着坐在上面的治世天子,说道:“我是该喊您陛下呢,还是依旧称呼您为周老!”
周老一脸苦涩,虽是坐拥汉家江山的帝王,可是这世上依然有不少东西让他顾忌不已。
“宣太医!”
这意味着当李小白面对武道归元境与术道全真境这一层次的敌人时,在释放“鸠曜”后,最多只有五息的攻击时间,高手之间的生死对决,五息足以发动十次,甚至百次致命攻击。
“香君姓周,不姓武!”
太医当即脸涨得通红,拼命蹬腿,几乎快要翻白眼。
反正是自己的学生,雨雪天打学生也是闲着,小白同学也懒得道歉了。
但是对于清瑶来说,哪怕被全世界抛弃,也没有失去李小白更可怕。
“陛下!陛下!”
皇族供奉术士不论是质,还是量,都无法与术道五宫七宗相比,大武朝被术道宗门盯上,不啻于一只小白兔被一头猛虎盯上,根本毫无反抗能力。
“无妨,若不说完,朕恐难以瞑目!”
稍喘息片刻后,他继续为李小白揭开自己一直深藏心底的秘辛,再次开口说道:“其实老夫对两个过继皇子一点儿也不满意,一是因和*图*书为蠢,二也是因为蠢,三还是因为蠢!”
趁着皇帝老子还没剩下几口气,李小白急着把真相弄明白。
“你们都退下!”
治世天子显然对自己命不久矣早有心理准备,甚至提前准备好了传位诏书。
“呵呵,先生淡泊名利,不拘小节,让老夫无比羡慕!”
空气中灵气波动微微一荡,一道结界将九龙宝座周围两丈范围内的声音悉数与外界隔开。
治世天子完全是在交待后事。
一支五品飞剑,六面成套的六爻两仪盾,天地人阴三才,阳三才,这套四品法器却依然挡不住“曦和”剑光无与伦比的贯穿力,阴地盾与阳地盾的中央留下了一个指头般大小的孔洞,对应着守央真人的胸口。
正当其他人试图劝阻这位脾气暴躁的老公爷时,却听到皇家秘情司指挥使颤声道:“无解之毒,绝毒!”
无论是谁骤然失去五感,也会方寸大乱,即使是全境真的真人也不能例外。
李小白甚至还得到了一枚稀有的纳戒,尽管容量只有一丈立方,但是足以让他携带不少东西,不必完全依赖清瑶的储物蛇鳞。
林邓两家与左右卫士卒们浴血冲了进来,若不是李小白与清瑶叩门而入,成为了殿内厮杀的最www.hetushu•com大变数,他们即便付出了三分之二的伤亡,依旧没有办法冲进这座半塌的太极殿。
“术道宗门便是您口中所说的威胁吗?”
“什么?可有解药?”
眼不能视,耳不能听,鼻不能嗅,触不能觉,口不能尝,五感全失的感觉就像被世界抛弃了一般。
以先生相称,代表着他依旧是敬国公府内那个蹭课的周世叔。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阴森森的金色面具让人不寒而栗。
白老大收回所剩无几的罡气,由皇家秘情司指挥使出手,灵气代替罡气,洗涤着治世天子的身体,继续与鱼人绝毒对抗。
即使破境晋升,修为大增,清瑶依旧一如既往的那样痴缠粘人。
“莫怕,莫怕!”
紧接着白老大,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等人相继恢复不过,包括老公爷和妖女清瑶在内,五感恢复时间最短的只有五息,最长的则是二十息。
光是一个守央真人就如此难缠,若是再加上一个术道宗门,确实能够让一个人族国度的统治者为之忌惮。
治世天子答非所问,却又给了李小白的答案。
“鱼人之毒!是鱼人之毒!”
甚至连敬国公邓方都站得远远的。
“怎么样?”
“敢问周老,香君只是边境小镇的一夫子之女,与和*图*书大武朝江山能有多大的关系?西延镇距离帝都天京不远千里,强掳一个小女子有何意义?”
李小白和妖女正在兴高彩烈的打扫战场,搜罗战利器,飞剑,丹药和灵符,统统都不放过,更在星罗宗的守央真人身上所获颇丰。
李小白向小公爷邓非看了一眼。
意识到无比熟悉的人就在身边,陷入不安的清瑶长长松了一口气,扑进小白同学的怀中,脸颊蹭着他胸膛,心有余悸地说道:“公子,奴家好怕!”
“在术道宗门面前,大武朝根本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你今日击杀的为首之人是星罗宗的守央真人,星罗宗却并非只有一位全真境真人,更有神通境的尊者存在,此次盯上我大武朝江山的不仅仅是星罗宗,更是整个五宫七宗,先生或许已经明白老夫的良苦用心。”
娘的,弄了半天,竟然是皇帝抢自己的媳妇,倒是错怪了敬国公家的小公爷。
皇族供奉术士终于回过神来,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敬国公一把揪住太医,就像拎小鸡一样将他拎了起来。
“什么是鱼人之毒?”
即便自己处于武道归元境全盛时期,也没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干掉一个术道真人。
“姓周?”
“无妨!朕早已过知天命!去取遗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