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0章 连诛

依照心理学不定式的逆向法!
大丈夫当如是也!
围绕大皇子的将领中终究还是有冷静之人,当即出声提醒。
雪依旧在落,满地鲜红却触目惊心。
回头再问问这个学生吧!
几名身着黑衣的夜家刺客如鬼魅般走了进来,手起剑落,毫不客气的收割起这些奸臣的性命。
大皇子毫不在意的翻身下巴,一抖身后大氅,心头激动不已的快步迎向捧旨而来的敬国公。
“天子驾崩,留下传位诏书!诸军听宣!”
大皇子身边一位果毅都尉,忽然浑身颤栗起来。
皇族中人早在十年前就在皇帝身边埋下了暗线,一直隐而不发,却为他所用,从星罗宗得到鱼人之毒后,多管其下,终于得手。
狠狠捏紧双手,仿佛迫不及待的将大武朝江山握在自己手中,第一时间自以为是的代入了皇帝的角色。
真当帝位传承是小儿过家家吗?
无羽精钢弩矢依然没有停止,接连射入议事厅堂内,打着从龙功臣美梦的大臣当即身中数箭,哀嚎着倒在地上。
邓非?
不得不说小白同学的眼光还是相当专业的。
看到大皇子周治毫无所觉的迎上来,敬国公邓方暗中冷哼了一声,陛下生前所言无错,果m•hetushu•com然是愚蠢的厉害!
“商王周治勾连风玄国,出卖我大武江山,奉天子命,诛此獠!”
“啊!是夜家的刺客,老夫是太常寺少……”
就在这时,一阵劲风扑面而来,十几支精钢弩矢射入他的身体,生生将二皇子射成了一个刺猬。
随着那支骑兵越来越近,众多叛军将领看清了为首之人身上的金光山纹铠和威猛的青龙偃月刀,当即眼熟的很,不约而同的失声惊呼起来。
天子不是只有两位皇储吗?
除了有点儿娘娘腔!
他说出了与二皇子一样的狂妄之语。
商王府内,正在与十几位朝臣商量大事的二皇子突然接到了皇宫内眼线的秘报。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骗我!什么敬国公,都是骗子!骗子!”
大武朝的军神,敬国公高举起一支金色圣旨卷轴,大声高喝。
“那老匹夫终于毒发了?”失声惊呼的二皇子,商王周治随即一脸狂喜,在议事厅堂内来回走动,兴奋的挥舞着双臂,大叫道:“好!好!这天下,终于是朕的了!”
平胸!有喉节!手脚粗大!肩膀宽厚!臀形并不圆润!腰肢也不那么细。
若是如此,自己又何必大费m.hetushu.com周张的发动潜心经营的军方力量全力攻打玄武门,与已经满府被屠戮一空的二皇子争个什么劲。
“陛下!此时不破城,更待何时?”
“是,是老将军!”
叛军诸兵将起初还一脸喜色,可是当听到治世天子传位于周香君时,当即脸色大变,难以置信的望向跪在地上准备接旨的大皇子。
周老是治世天子,小公爷邓非的身份同样可疑!
暗中结交朝中大臣又有何用,商王周治终究是想的太过于美好,他手上根本没有多少拿得出来的武力,在夜家刺客们毫不留情的剿杀下,满府的哀嚎和惨叫很快平息了下去,只剩下一片死寂。
当二皇子打算前往皇宫的那一刹,潜伏在商王府内的夜家刺客们终于现身了。
他也没有多言,一提青龙偃月刀,骑兵们当即止步。
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第三人?
可是继位的明明是香君小娘,为何偏偏是小公爷当他的学生。
大皇子周定在众将的怂恿下,当即作出了决定。
二皇子意气风发,抬腿往厅堂外走去。
他原本最担心的便是二皇子周治先下手为强,在城内抢先取位,却没有料到出师未捷,因为一个勾连风玄国,被天子遗诏满和*图*书门赐死,甚至连在府上密谋夺嫡的几位大臣也未能幸免,足见天子狠下心肠来,便是辣手无情。
老将军怎会来到这里?他不是已经瘫痪在床多年了吗?
“周治完了,怎么会这样?”
大皇子惊疑不定,随即兴奋起来,难道是皇帝属意自己,欲将帝位相授吗?
“走!入宫!朕要宣布殷王周定蓄谋叛乱,天下共讨之!”
观察仔细的李小白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他可没有搞基的倾向,连忙掐灭了心底那个猜测。
大武朝军神,敬国公邓方在诸军心目中的地位,恐怕比一直以来刻意交好军方的大皇子还要高上一线,毕竟前者是真正打出来的威名,无数尸骨和战功使这位老将军成为所有军卒崇拜的偶像。
几名朝臣互相对视一眼,激动的跪了下去!
那支骑兵无视杀气腾腾,旌旗连天的叛军军阵,如入无人之境,直直向大皇子与诸将所在位置而来。
天子驾崩,劲敌大皇子殷王周定仍然在苦苦攻城,商王周治近水楼台先得月,对九龙宝座却是触手可及,对他们而言,从龙之功已近在眼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什么?”
几位从龙心切的果毅都尉不知从哪里扯来http://m•hetushu•com一大块黄布,迫不及待裹在大皇子周定身上,欲行黄袍加身之事。
“还能有什么诈,太上皇已西去,能得皇位的不是朕就是那死鬼二弟,还能有谁?他敬国公效忠的是我大武朝,军神之名源自于忠义,难道还能自立不成?”
以李小白的聪明才智,还是隐约猜到了一些无限接近真相的可能。
“陛下!小心有诈!”
“传位诏书?”
大皇子周定看得分明,当即大喜叫道:“这天下,终于是朕的了!”
前方军阵在一阵骚乱后,就像刀切黄油般,毫无战意的退开,生生让出一条通道。
皇家秘情司是天子的鹰犬,夜家才是真正的爪牙。
一身戎装,在金戈铁马簇拥下的大皇子周定满脸不可置信。
终究还是要拼硬实力,养望蓄名又有何用,亲笔写下史书的只有最后胜者。
“怎会是老将军?”
自己又是革命,又是谋朝篡位的,明明是抄家灭族的课业,却在皇帝这里变得合情合理,既让李小白毫无忌讳的授课,又能够安之若素的听课,这个学生只能是下一任皇帝,否则不可能如此歪打正着的相安无事。
他的目光突然落在了跪伏在治世天子遗体旁的小公爷邓非身上。
“好!看谁能阻我和-图-书身登大宝!全军攻城!”
“夜家!勾连风玄国?怎么好熟悉的样子!”
李小白不由自主的细细打量起这个学生。
……
突然脑袋往后一仰,眉心正中一支无羽钢矢,二皇子终于往后倒去,当场毙命。
当听到皇位另有他人时,大皇子周定气急败坏的站起来大喊大叫。
“陛下,万岁!万万岁!”
周定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若非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些兵马,恐怕也会和二皇子周治一样,在毫无反抗能力之下被屠尽满门。
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储君,只需接过诏书,这天下已经无人能够与他相争。
尽管治世天子在临死前为李小白揭开了一些秘辛,可是围绕这盘大棋的秘密显然不止这些。
存在必是合理的,若是合理,那么便可以反推存在。
城墙挡不住奸细和妖雀的消息传送,二皇子周治满门覆灭的消息没多过久就传到了城外。
天子驾崩,帝都满城缟素。
十几个黑衣人不断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此起彼伏的大喝声回荡在商王府内。
难道是韬光养晦,宝剑藏锋?
然而就在此时,叛军久攻未下的玄武门突然大开,一支盔甲鲜明的骑兵从城内冲了出来。
甚至连疯狂攻城的叛军也为之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