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2章 香君女帝

曾经侍奉过治世天子的总管太监怎会不知道自己在言语间触怒了这位新帝,连忙跪下来,用力抽自己的耳光,乞求饶恕。
“是!”
雏凤初啼的声音中,女帝冷漠无情的下达了一条条生杀予夺的命令,鲜血与落地的人头教会了大臣们如何摆正自己在千古未有的女帝面前的位置,天子一怒,血流千里。
梨花带雨,香君哭的越发大声,仿佛要将从西延镇被掳,一直到被强推上帝位的所有无人可诉的苦闷全部发泄出来。
香君女帝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帝王威严,提着裙裾飞奔入殿内,一头扑进李小白的怀里。
此前哪怕小郞近在眼前,却不得不强掩着心中的秘密,不敢露出丝毫形迹。
“你是什么东西!敢训斥小郎?”
“登基该怎样就怎样?安抚?你们不觉得八大世族有些太多了吗?不服者杀!妄议者杀!图谋不轨者杀!没有大武朝江山的稳定,他们怎么可能坐享其福,在风雨飘摇之际,世族更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其他的等朕回来再说!”
“李公子在问朕,不,问我吗?”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在他的记忆深处,关于西延镇武家小娘的记忆hetushu.com其实并不多,也谈不上什么矢志不渝的爱情,只是不想辜负这一个曾经将全部信任和情感都寄托在自己身上的柔弱小娘子。
赤裸裸的制服诱惑,还会暖床!李小白狠狠咽了咽口水,随即微笑了起来,向门外的女帝招了招手。
不过小公爷邓非的使命并没有完成,他还将继续存在。
威严的龙袍,早已定制好的凤冕,昔日武家小娘子从小家碧玉摇身一变,变成了妩媚与威严并存的女帝,完全判若两人,让小白同学一时间看呆了眼。
“摆驾东宫!”
一提到李家小郎,她的“朕”自称便怎么都觉得别扭。
香君依旧哽咽着,她生怕李小白会生自己的气。
任由香君小娘宣泄了一会儿,李小白用素白色的帕子轻轻拭去对方脸上的泪珠儿,从小铜锅里捞起已经浓郁汤汁烫熟的肉片,夹入她的碗中。
“小郞你不会怪我吧!”
香君就像被触及到了逆鳞,怒视对方,雌威大发。
听到李小白的话,香君忍不住又流下泪来。
幸好提前侍卫与太监宫女们撇在殿外,不然他们一定会惊讶的看到,方才在暖阁内杀伐果断的女帝竟然会有如此柔弱的和-图-书一面。
老太监话还没说完,就被女帝喝止。
周香君越来越领悟到无情的真理。
“麻才地道,可惜没有辣椒,不然又麻又辣又香!才是够味!”
虽然还未登基,甚至从未执过政,周香君却莫名觉得自己竟然有几分驾轻就熟,虽慌却不乱,仿佛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她竟然连侍卫都没带,直奔殿门。
“陛下!”
李小白轻轻拍着香君小娘的背,一边给她安置碟筷。
“肉没了,让奴家来切!”
一想到李家小郞,周香君不由的痴了,大臣们看到女帝突然走神,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暖阁顿时为之一静。
“你们不用跟着!”
哗啦一阵轻响,打断了总管太监的心思。
“来来来!吃火锅!这么久,一定饿了吧!”
“请问,可有空位吗?”
香君女帝一颗心早就不在暖阁里面,当即一摆袖子。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击杀星罗宗的守央真人那一幕,但是回想起来依旧让人心有余悸,她可以想像的到,小郞为了能够对抗威胁大武朝皇位传承的术道宗门,必然付出了常人难以想像的努力和代价。
离着殿门不远,一只小方桌旁,一边是红泥小炉铜火锅http://www•hetushu•com,一边是十几碟荤素生鲜,桌上摆着各种酱料和蘸料,一人一妖正抢得开心。
小太监哆哆嗦嗦地说道:“李公子问陛下在干什么?”
“陛下!登基之事?”
“那个李公子颇不知礼,待老奴去训斥于他!”
或许是一言决成千上万人的生死,周香君的声音里杀机有若实质,她已经失去了大伯,不想再失去李家小郎。
毕竟此前掩藏身份也是迫不得已,若是让那些术道宗门和两位皇子知道大伯还在暗中培养第三个继承人,恐怕立刻会不择手段的痛下杀手,连李小白都会成为要挟的工具。
“快吃肉!要凉了!”
“陛下!”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敬国公等朝臣的支持下,一手屠刀,一手官印,开始清理整个朝堂,诛除两位皇子留下来的势力,为接过帝位清除一切障碍。
说完,香君女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暖阁。
“有,有!快来!”
李小白为香君调好蘸料,微笑着说道:“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不会怪你!”
连续三个杀让暖阁内噤若寒蝉。
“若是再让朕听到有谁对李公子不敬,朕定斩不饶!”
总管老太监心里想着市井小民就是市井hetushu.com小民,哪晓懂得天家为大武江山和千万平民百姓禅精竭虑,岂会在意那些俗务,那么多天下大事,陛下怎会围着你一个人转,莫以为立了贪天之功,就可以姿意妄为。
“真是胡闹!没看到陛下正忙着吗?”
甚至直到现在,她都不敢说破假以自保的敬国公小公爷的身份,毕竟两者之间曾经发生过冲突,她并不希望小郞因此自责。
“各世族需如何安抚?”
太极殿在坍塌了一半,得到治世天子传位诏书的周香君只能在暖阁接见众臣,尽管是女儿身,在大伯身边耳濡目染,现如今更是得到了夜家、林家、皇家秘情司、敬国公为首的军方和邓家,及朝中重臣支持,龙袍加身,凤冕威仪,俨然已经有了几分女帝威严。
谁言女子不如男,在这乱局之中,新帝甚至比治世天子更加杀伐果断,更加肆无忌惮,哪怕杀得人头乱滚也在所不惜。
李小白亲手架上这么一口火锅,可不是为了看女帝的眼泪水来下锅的,夹起蘸好的肉片,一手虚托着递了过来。
暖阁内的大臣们一阵惶恐,他们看到香君女帝从案台后面转了过来,她显然隐约听到了总管太监与小太监之间的对话。
小白同学一直都自www.hetushu.com认为是凡人,还是大庸大俗的凡人,不是那些自认为高高在上,餐风饮露的仙人,心里可没有那么多高下尊卑,谁敢阻拦,统统都打出翔!
当看到有人突然闯了进来,正在驭使风刃切生牛肉片儿的妖女不小心连盛肉的盘子也一起切片儿了。
“莫哭莫哭!”
“住口!”
除此之外,就是一种占有的臭脾气,属于自己的,无论如何都要拿回来,武家小娘如是,西延镇李家也如是。
天子一怒,流血漂橹,总管太监在香君身上竟然感受到了与治世天子一般无二的帝王气势,心底当即一哆嗦。
龙辇还没抵达东宫的殿门外,一股肉香便顺着寒风飘了过来。
当车驾旁面的太监与宫女们面面相觑的时候,女帝已经径自下了车。
她这才明白过来大伯的良苦用心,李小白看似胡说八道的妄语背后却是深谋远虑。
大臣们见女帝要离开,连忙开口,暖阁还有一大摊子事情需要乾纲独断,他们可作不了主。
……
总管太监看到一个小太监在阁门帷帘处探头探脑,当即快步走过去,轻喝道:“小邓子,你在干什么?”
火锅?
“啊!是老奴失语!老奴该死!”
“嘶!秦椒(花椒)放太多了,好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