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3章 敲门

有人送礼,不收的是王八蛋,李小白摆了摆手。
……
“少爷,您可回来了,这几天可把小的们给担心死了。”
李小白又夹起一片肉,狠狠沾了一大片秦椒,塞进了妖女期待的嘴里,人人有份。
“别,马公子请起!”
“咦!你们怎么一个个都成了熊猫?”
太平坊李府中门大开,胆战心惊了整整三天三夜的管家李无双终于迎回了自家少爷。
马尚书的大公子怎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求见?
李小白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十足,不怕女帝天威的,尽管放马来!
“少爷回府了!”
那些仆婢们齐齐点着头,少爷没回来,让他们一直跟着担惊受怕,茶饭不思。
一想到被满门抄斩,鸡犬不留的殷王府,无双管家就一阵后怕与庆幸,幸亏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不然跟那些门客一样,被拖到街头,挨那颈上一刀。
马尚书大公子马进以为李小白不肯接受马家的投献,当即痛哭流涕起来。
和图书小人,马进,拜见李公子!”
来啊!互相伤害啊!
“好好好,你也有份!”
李小白想了想,香君为了立威巩固帝位,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平复朝局,未免杀戮过甚,导至满朝文武人心惶惶,他倒是并不介意扮一个红脸,帮忙安定人心。
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小道消息,太平坊李府的李公子在平叛过程中立下大功,惶惶不安的马尚书为了不被新帝杀鸡儆猴,以为皇家秘情司与夜家刺客正在磨刀霍霍的按图索骥灭门,为了自保,不得不找上门来,想要得到宽宥的机会。
帝都恐怕没有哪个脑残的会这么干。
愁眉苦脸多日,无双管家终于露出了笑脸。
小太监缩回脑袋,小心翼翼的开溜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完全落入李小白的琉璃心倒映下。
“是!少爷!小的们,精神起来!”
小白同学这一手撩妹技艺浑然天成,注意力被肉片与蘸料混合后散发出来的诱人香味成功转移http://www.hetushu.com,香君立时雨后初晴,乖乖的张开樱唇,将肉片含入口中,嚼了几口咽下,仿佛忘记了一切的烦恼,恨不得时间就此停下来。
后者当即娇呼起来。
“是是是!小的终于放心了!”
“担心什么?本少爷一不是皇子,二不是大臣,屁民一个,谁会找我的麻烦!”
李小白将“两个凡是”搬出来,让马大公子连连点头,激动不已。
李小白惊奇的发现,不仅仅是无双管家,连那些家丁婢女个个都顶着浓浓的黑眼圈,一副无精打彩的憔悴模样。
“没事!让大家放宽心,没人敢找咱们的麻烦!”
门子没敢开门,胆战心惊的躲在门后问道:“是谁?”
“好麻!好麻!”
不能再看了,再看就要人头落地。
“请公子救救我马家!若能逃过此劫,我马家一定会以公子为马首是瞻!”
坐在对面的妖女醋瓶子打翻,作出小鸟待哺的模样。
“无妨,让他们进来m.hetushu•com吧!”
锦衣公子一进前厅,毫不迟疑的向李小白跪下,在他身后,十几名家丁挑着担子,里面堆存许多礼物,看样子都是些珍贵的珠宝绸缎。
门外的人高声说道:“马尚书大公子求见李公子!特备厚礼!”
无双管家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难不成府内开化妆舞会,大家都扮演熊猫?
“奴家也要!”
府门刚关好,就听到门环敲击的声音。
“好了!既然马大人求到我这里,我就指一条路吧。”
马大公子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李小白摇了摇头,径直往府内走去。
“好吃!小郞做的真好吃!”
“李公子请讲!”
小白同学不去欺负别人就已经是谢天谢地,哪儿还有人敢招惹他,莫说是女帝在位,即便是治世天子仍在的时候,也没人敢。
事实上也是当局者迷,作为局外的旁观者,李小白轻轻一戳,便点开了这层窗户纸。
无双管家满头雾水,在这个时候,那些http://m.hetushu.com达官显贵应该到处投机钻营自保才对,怎会求到李府,少爷最多只是敬国公府上的先生,又不是朝中重臣,实在是让人想不明白。
无双管家心有余悸地说道:“这几天城里兵荒马乱,天天有人杀头,小的可是被吓坏了。”
无双管家当即吩咐起来,少爷回府,所有人心里都有了主心骨,不再忐忑不安,精气神全部回来了,当即忙碌起来。
小白同学腆着肚子,打着饱嗝施施然走下马车,就像刚刚赴了一顿大餐回来,这般闲情逸志,与帝都天京城内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人心惶惶截然相反。
锻体境武道修为在手,马进无论如何都再也跪不下去。
下令杀的帝都人头乱滚的女帝竟被人调戏着,跪坐在桌旁,忙着添菜和蘸料,对面还有另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媚女子,这位李公子公然脚踏两只船,竟然能够安然无恙,实在是令人超乎想像。
……
在皇宫里待了两天,终于有机会返回太平坊的府宅,毕竟老是待在东和_图_书宫也不是个事儿,毕竟那是太子待的地方,他又不是太子,住久了会遭人闲话。
李小白动作很快,还没等对方的膝盖触地,当即起身离座,其扶了起来。
“第一,揭举不忠不义之人!第二,血书效忠!第三,新皇登基,需攘内安外,可以投献财物!最后这一条量力而为,不能让自己吃不上饭,徒生怨意,也不能盘剥他人,给新帝抹黑,关键在于表态,凡是女帝的决策,坚决维护支持,凡是女帝的指示,始终不渝的遵循,嗯!差不多做到这些就行了!你且先回去吧!”
现如今少爷安然无恙的回府,让所有人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没走多远的仆婢们一颗心又拎了起来,他们生怕是像前日杀入坊内某座大宅内的兵丁,气势汹汹的杀入大门,在一阵绝望的惨叫与哭嚎过后,鲜血从门槛缝里溢了出来,几乎是真正的血流成河。
小太监小邓子躲在门外往殿内偷偷望了一眼,乖乖隆的冬,辣眼睛!辣眼睛!
原来大妖也怕花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