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7章 帝都皇库

“学生受教!”
想必小公爷将他的话带回给府上的管家后,那位管家估计要感恩戴德了,下次有机会问问敬国公府里有什么好宝贝,像神兵利器或武功秘笈什么的,老公爷这身归元境的武道修为真是令人羡慕的紧。
李小白也是个懒鬼,他支的招儿无一不是偷懒秘诀。
况且对方身旁的那只大妖,让老术士忌惮不已,怀疑这小子该不是哪个术道宗门的掌门子嗣吧?而且还是嫡子。
用过晚饭后,李小白就直接打发小公爷滚蛋,蹭饭也就罢了,想赖着再蹭客房当然是没门,一个白天塞进来的礼物几乎填满了所有房间,就算李小白愿意,也没有多余的房间给小公爷留宿。
原本这是僭越,只不过因为女帝的刻意交待,小白同学便稀里糊涂的得到了与帝王一样在宫中驰骋的待遇。
“这是陛下给你的?”
幸好一早宫内没有御史,不然乌台的那些家伙还不用弹章淹死这孙子。
当然,高品阶飞剑若是花些功夫,自然能够攻破断m•hetushu•com龙石,不过这样的强者已经不是大武朝所能够招惹的,有没有接下来的防御手段已经变得并不重要。
收罗大武朝天下无数稀世珍宝的皇库位于皇宫内,位置所在只有总管太监和历代皇帝等少数人才知道,早已经得了消息的宿卫放开宫门,任由李小白的马车直接入宫。
事实上现如今有没有这块金吾卫铜牌已经没有任何分别,换作旁人胆敢违背宵禁戒严的规矩,多半得打个半死然后送官,而李小白只需要刷一下脸,那些武侯们立刻讨着好放开大路任由他的马车驰骋。
邓非心里立刻有了底,似乎心头放下了什么胆子。
李小白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方完全是瞧不起人。
他略一沉吟道:“事情多,无非是理顺主次,管家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去操心,不然非把自己累死不可,关键在于抓大放小,管家下面还有管事,要舍得放权,不然每月的月例岂不是喂了狗,既然给了银钱,自然要往死m.hetushu.com里使唤,想必那些管事一定会非常乐意于使用这些权利,嗯,你可以问问我的管家,他应该深有体会!”
说完,李小白向侍候在一旁的无双管家看了一眼,后者当即躬身道:“小的做事,全凭少爷信任。”
小公爷邓非带来的消息果然不假,他前脚刚走,宫中的千牛卫便将从风玄国使节团那里敲榨来的天材地宝悉数送了过来。
“偷?”老术士摇了摇头,说道:“这东西要是能够偷得,大武江山差不多也快完了。”
……
李小白考虑到敬国公是世族一分子,不像李府,一个无双管家就可以顾得过来所有事务,敬国公府恐怕除了管家和管事,还有更深层次的权力划分。
验证金牌的宫廷供奉老术士用一百个怀疑的目光不断上下打量着李小白,他很难相信,这块只属于皇帝的金牌怎会出现在一个宫外人的手中,而且还是个年轻人。
诸葛亮是怎么死,当然不是聪明死的,是累死的,这就是什么都要抓,样样www•hetushu•com都要管的代价,貌似呕心沥血,忠心耿耿,却不利于人才储备和衔接,所以他一挂,蜀汉立刻玩完,最后还闹了个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这就是孔明先生的失策之处。
李小白自然不会猜到背后的缘由,眼前敬国公是当朝的红人之一,府上杂务突然多起来也无可厚非,瞧瞧自家府上这几天乱得跟菜市场差不多就知道了。
因为惦记着皇库内的诸多宝贝,李小白已经根本不在乎那些继续上门送礼的人,小公爷邓非送过来的那枚皇库金牌代表的价值远远超过了这两日送进府内的财物。
清晨一早,不待坊门开启,李小白便带着金吾卫的铜牌和妖女清瑶叩开了坊门,直奔皇库所在。
“莫要小看抓大放小,作为主家,还是要时时监督,如果连管事都忙不过来,可以安排人对各项事物进行分级,按照重要,次重要,普通,小事等几档划分,无足轻重的小事可以授权给管事底下的人负责,普通的事情交给管事决定,你只需要做好重和-图-书要与次重要的事情决策既可,就是同意,留中或反对,动脑子的事情让下面人去做,做选择题自然要比问答题轻松的多。”
进入宫中的皇库甚至比封狼道节度府内的皇库还要复杂几分,外围不仅有千牛卫重重把守,在前往入口的路上,甚至还暗藏着阵法与机关,可谓步步杀机。
当初老皇帝若是能够躲在皇库内,光凭着这些表面上的布置,那位拥有全真境的守央真人恐怕都休想轻易构成威胁。
“作为主人,永远都应该是甩手掌柜,怎能把自己活活累死!”
“难不成还是偷来的?”
皇库不仅仅存放着供奉给术道宗门的天材地宝,同样还有大武朝历代皇帝积累下来的财富,哪怕每年只存进去一点,经年累月下来,也是一笔难以想像的财富。
两千枚灵晶,三枚赤沙晶与一颗直径逾丈的陨星,赌注里的原本不止这些,只不过乌血参和破境丹都在风玄国国师安木合身上的纳戒内,虽然没有要那些银钱,但是李小白得到的远远超过了约定的赌注,和*图*书他与香君女帝各取所需,收获不菲。
当供奉老术士带着李小白与妖女清瑶到达地方时,两人一妖眼前是一座高逾十余丈的小山。
小公爷邓非当即大喜,之前李小白所说,只不过是指点了一个方向,而后面补充的却是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对策方针。
小白同学从来就不嫌自己手上的底牌少。
不得不说小公爷邓非,不,应该是扮成小公爷的香君小娘灵机一动,将自己当前陷入的案牍之困以敬国公府杂务的借口说出来,请教这位一向智计百出的李家小郎。
言下之意自然是证实了李小白所说的放权。
“多谢先生指点!”
带着清瑶去皇库,一是习惯了身边有这个妖女,另一方面是他担心自己新得的纳戒不够装,身边这头妖形自走仓储,至少能够装上一批宝物回来。
皇库就在山体内部,深入山腹的洞口由一块巨岩镇守,抛开布满山体与巨岩的法阵不谈,单单是这块镇门断龙石本身就是一件难得的宝物,寻常低品阶飞剑甚至难以在其表面留下些许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