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2章 神秘的银水

李小白不再催逼鲜血,含住指尖伤口,使鲜血不再往外溢流。
瓷碗下面衬了一只铁碗,这才免除了撤去真气后,瓷碗被黄豆般大小的银水颗粒压碎的命运,饶是如此,碗底依旧在厚重的木桌上压出明显的痕迹。
现如今,连熔化成赤红色岩浆态的皮壳杂质也被高温蒸发的干干净净,坩埚内部只剩下了纯粹的陨星本体。
“无妨!总之是帮了小子的大忙!”
李小白掏出了一颗补充气血的丹药,吞服了下去。
刚刚搅动两下,忽觉不对,当即抽回钢钎,却发现探入“银水”的那一截在不知何时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点点就像溶解腐蚀剩余的末端。
“果然有用!”
大妖之火!
甘老头失声道:“怎么会?”
李小白十分疑惑,血又不是火,怎么可能熔炼矿物,这不科学!
就像那滴鲜血遇到高温瞬间气化一样的声音,然而令甘老头目瞪口呆的是,并不是那滴鲜血被气化,而是那颗在高温和*图*书中依旧纹丝未动的天外陨星突然诡异的被腐蚀了一大片,黑乎乎的外表就像逆转一般变成了银白色,呈现出一个斗笠大小的镜面凹底。
当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头晕目眩时,坩埚内的天外陨星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汪银白色的液体,就像是水银一般。
“你已经熔炼了多久!”
“轻随我来!”
“好奇怪的矿物,老夫从未见过!”
看上去像水银,居然还拥有比水银更霸道的溶解特性。
“有这样的东西?”
“就是精血滴淋?”
李小白随即找了一只铁勺,试图舀出一点,却连勺体都被溶解掉了,自然是毫无所获。
无论是铜勺与铁勺,只要一没入这汪“银水”中,立刻就像冰块跌入开水,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
“甘老!这次多亏了你!”
“火熔不成,可用精血滴淋!嘶!血炼秘术,这不可能!不可能!”
或许哪怕把自己的血全部放尽,也未必能够和*图*书产生任何反应。
难以熔炼的天外陨星变成一汪“银水”,如镜子一般倒映出坩埚外的一切。
……
甘老头望着坩埚内部黑黢黢的陨星,隐隐散发出神秘的气息。
李小白没有任何迟疑,拈起飞剑在指尖轻轻一划,甘老头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一滴鲜血滴落入坩埚内。
哧!~
准确的说,不止是熔炼,还是一个淬炼过程。
李小白引着甘老头登上炉旁的铁梯。
“老夫也只知道这个!”
哪怕只有黄豆般大小的一粒,却足足有上百斤重,若非李小白用出了锻体境真气,这么一小粒也是相当不容易。
“可以一试!”
甘老头诧异的打量着李小白手中的钢钎。
甘老头叹了口气,随着时间的推移,师承流失的所剩无几,血炼秘术也仅存这么一句话,连以笔墨记录下来的资格都没有,若非口口相传,恐怕早已经遗失。
李小白并未听说过这个名词,但是其中带着一个“祭”总和-图-书归让人感到一丝诡异。
“血祭?”
他想起了师门并未记载于书册的一个传说,仅仅只是传说,却从未真正使用过的秘法。
“好家伙!比乌金还沉!”
甘老头咧了咧嘴,这小子玩的太高端,恐怕就算是真正的炼器士也未必有机会使用这样的火源炼器。
因为镌刻有法阵的缘故,火炉散发出来的高温大多数都被束缚在坩埚内部,若是全部释放出来,恐怕整座工棚瞬间变作一片火海,然后灰飞烟灭,连整片后花园都难逃一劫。
甘老头随意说出的血炼,竟然真的引起了天外陨星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片刻之后,随着药力发挥,苍白的脸色迅速红润起来。
他完全没有想到,李小白的鲜血竟然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李小白如实说道:“最初用青炭熔炼了一天一夜,随后又用大妖之火熔炼了三天三夜!”
这座足有两层楼高的铁梯下面带有青铜轮,可以推着移动开来,站在最上层http://m.hetushu.com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巨型坩埚底部。
李小白刻意运转真气,逼迫血液往指尖的伤口涌去,一滴滴血珠不住落下,天外陨星表面很快被“轰炸”出一大片的银白色,甚至连原本坚硬的本体就像遇到高温的蜡块,迅速软化下来。
甘老头说着说着,突然摇起了头。
甘老头的三个徒弟试图去端那两只叠在一起的碗,刚一入手就立刻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重量。
甘老头也亲手试了试,随即摇了摇头,说道:“比乌金还要重百倍不止,绝非凡物!”
“老夫也只是随口说说!”
甘老头一脸苦笑,师门流传的血炼秘术果然有这回事。
几乎在火炉旁生活了一辈子的甘老头并非没有熔炼过天外陨星,大的有西瓜般大小,小的也有枣核般大小,却从未遇见过无法熔炼的存在,当即生出几分好奇。
工棚内各种材料齐全,李小白用各种金属去碰触这颗黄豆般大小的“银水”,即使离开主体,溶解能力和图书丝毫不减,无论什么样的金属,无论多大的体积,只要一触及到这颗“银水”立刻就会被吞噬,消失的无影无踪,哪怕是乌金也不例外。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明明有这么大的重量,却并没有压垮坩埚与火炉,方才用钢钎搅动时,甚至比水还轻盈几分,只有在分离少许后,才会突然出现出乎想像的重量。
李小白拿起一根钢钎,探入“银水”轻轻搅动,天外陨星变成的“银水”并未凝固,依旧保持着液态,表面如水般轻盈荡漾起来。
为了取出少许作为研究样本,他最后还是用一只瓷碗绑在木绑上,勉强从这汪“银水”中舀出了一点点。
“是很奇怪!”
“可以试试血祭之法!”
李小白指尖溢出的血珠不断跌落,天外陨星表面在哧哧作响中泛起一片片银白。
引自身精血炼化铸形,这已经不是剑匠的技艺,而是非常高深的炼器之道,寻常炼器士根本没可能掌握这样的秘术,需要用多少精血,如何熔炼都毫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