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6章 灭门

楼阁内惊呼声不断,狂风大作卷起残砖断瓦向四周抛飞,整个望星山峰顶立刻变得一片狼藉。
“快逃出去!”
躲进阁内的术士们完全没有想到,这座足以抵御全真境真人全力一击的摘星阁居然莫名崩塌。
几乎同一时间,一道道灵光湛然的符文升起,将整座楼阁笼罩在其中,其他摘星阁弟子当即放弃了围攻李小白,冲向那座被灵光符文笼罩住的三层楼阁。
过年放烟花什么的,最好玩了。
为了凭借一己之力灭掉摘星阁,小白同学的混沌青莲剑光毫无保留。
天空中劈落数道闪电,真丹境大妖单挑凝胎境术士,丝毫不落下风,进化为蛟的清瑶与摘星阁阁主放对,后者败亡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更何况剩下的摘星阁门人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斗志,他们只想逃得一条性命,好能够继续活下去。
“碎岳!”
“你,你这个魔头!还我弟子的性命!”
七支“玄星”飞剑只来得及干掉两和*图*书个初识境与一个炼神境术士,其他人趁机躲进了摘星阁的守护法阵范围内,银色飞剑在流转不休的灵光符文前遇到了莫大阻力,根本难以侵入分毫。
趁着被炸懵圈的摘星阁术士们还没有回过神,李小白又扔出了两枚大号的钢壳炸弹,连忙堵住自己的耳朵。
直冲天际的赤红色光柱仅仅只坚持了两三息,就因为法阵被破坏,骤然消散在已经笼罩下来的夜幕中。
被对方像杀鸡宰狗般一个个杀死身边的门人弟子,摘星阁阁主方薪眼珠子都快红了,他愤怒的大叫却在无意中叫出了真相。
摘星阁的最后防线在混沌青莲的剑光面前,脆弱的犹如纸片一般,“玄星”飞剑无法刺入的灵光符文大网,瞬间被摧枯拉朽般突破,三层飞檐楼阁微微一震,雪白的墙壁表面出现大量裂纹,越来越多的碎片脱离跌落,整座建筑摇晃起来,最终轰然崩塌。
摘星阁阁主方薪只来得及和_图_书大叫。
魔头?好耳熟啊!
咕咚几声闷响,假山后面再无任何声息。
在某种程度上,他此刻所作所为已经不是什么一直标榜的智力碾压,而是彻头彻尾的实力碾压,一出手就毫不留手,武道、术道、炸弹与“玄星”轮番上阵,将摘星阁上下轮的欲仙欲死,更不用说还有妖女在一旁抽冷子下黑手,更让人防不胜防。
流星一样的白光在指尖出现,并激射出去,瞬间击中了那座假山。
仅存的那个长老突然发一声呐喊,与数名弟子不顾阁主方薪,向远处逃去,望星山峰顶毒雾缭绕,想要逃离,只能通过秘道。
悬浮在李小白身前的“玄星”变成一人多高的鸢盾形状,挡下了飞射过来的金属碎片,尽管距离只有十余步,他本人却毫发无伤。
当下形势比人强,他为了求一条活路,不得不低头求饶。
“冥卢!”
水克火的道理是对的,一颗钢壳炸弹还没来得及引爆,就和*图*书被浇熄了导火索,另一枚由于火星没入壳体,水龙已经来不及扑灭,又是一声巨响。
摘星阁发动了最后的守阁法阵,同时向方圆千之里内有过盟约的术道同门求援。
一道赤红色耀眼的红光升起,直冲天际,在黄昏下的峰顶格外醒目。
升腾的尘埃迅速被狂风吹散,二十多名身形狼狈的摘星阁术士灰头土脸的出现在李小白视线中,身周灵气盾微微闪烁,却阻挡不住无孔不入的飞尘,后者正好整以暇的打量着他们,嘴里叼着一支火折子,左右开弓的各扔出两个大铁疙瘩。
……
杀人灭门放烟花似乎也很有趣。
“小心!”
摘星阁阁主方薪听到那位长老与几名弟子的脚步声在假山后面戛然而止,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浑身遍体生寒,他倒退了数步,脸色苍白对李小白说道:“这位公子,你我往日无冤无仇,为何杀戮我宗门弟子?请公子高抬贵手,我方薪与摘星阁上下愿奉公子为主,效犬马和-图-书之功。”
与“碎岳”几乎截然相反,“碎岳”毁物不伤人,“冥卢”伤人不毁物,偏偏再加上一个琉璃心,那位逃跑的摘星阁长老恐怕到死都不明白,李小白究竟是怎么锁定他和那些弟子的。
七支“玄星”飞剑再次袭来,一次干脆利落的七连击,又有两名炼神境门人被洞穿护身灵气盾与身体,惨叫着倒下。
哪怕是再小的术道宗门,只要能够在这片百里之地的青水绿水间立足,依然不可小觑,有其自己独特的生存之道。
“怎么回事!”
李小白的声音就像来自于九幽地狱,绵密的剑网更胜往昔。
这是李小白第二次释放“冥卢”剑光,与上一次没头没脑的击杀三眼邪狮不同,这一次他完全弄清楚了这道剑光的效果。
琉璃心笼罩着假山前后,虽然看不到,却无碍于倒映入心神中,那名摘星阁长老与四名弟子毫无声息的扑倒在地上。
三层楼阁的废墟中央,惨叫声登时响起,四五个摘星阁术士浑和_图_书身喷血的倒下,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一名长老,几乎不分先后爆炸的炸弹每一颗装填的黑火药足足超过两斤,大如巴掌,小如米粒的铸钢弹片四散飞射,生生撞散了部分灵气盾,狠狠没入毫无防御的人体。
所有人的听力都没有恢复,他的大叫声完全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但是依然有人作出了反应,硕果仅存的长老凝聚出一条水龙扑向那两枚抛飞过来的炸弹。
摘星阁阁主没有任何迟疑,猛然往后退去,与仅剩的两位长老一同撤入身后三层白墙飞檐的楼阁。
李小白掏了掏耳朵,冲着逃到楼阁废墟旁一座假山后面的摘星阁长老等人一指。
摘星阁阁主方薪还在疑惑那两颗滚落到他们中间的大铁球时,突然火光一闪,天崩地裂般巨响震得他双耳失聪。
水龙被束缚在钢壳内的颗粒黑火药瞬间爆燃时迸发出来的冲击波硬生生强行震散,依然有一名炼神境门人被一枚锋利的弹片贯穿了脆弱的喉咙,当即一声不吭的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