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9章 后患

小童吓得手舞足蹈,却丝毫挣脱不得,不过借着火光,他认出了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者。
“公子想要奴家暖床吗?”
清瑶看了一眼插在石台边缝隙里的计时线香,李小白虽然什么也没有多说,她却是十分担心,幸好离开帝都天京前,“草庐”女丹师严笑为她和公子炼制了大量的丹药,不至于束手无策。
光是一人一妖就能屠尽摘星阁满门,果然是绝世凶魔。
“潘观主,我是宋平,我师傅是熊刚!”
随着药力渐渐发挥,隐隐似有针刺一般不适的肌肉与脏腑立刻被温热和凉意交替包裹,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身体内部的隐患得到了极大的缓解与恢复。
一个人?
原本在望星山峰顶最为醒目的摘星阁此时却完全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片废墟和完全裸露出来的地下室洞口。
或许是初得青蛟血脉没多久,这双瞳仁一直没有办法彻底稳定住,不时会变回本体的模样,使原本就已经十分妖媚的容颜变得越发祸国殃民和-图-书
“师父和师兄们都被魔头杀死了!”
随即又是一道剑光从天而降。
暖床?
淬体丹,清浊丹,复脉丹,这些都是武道丹药,对于滋养与修复筋肉皮骨极为有益。
岩洞外响起羽翼扑扇的声音与雪鹤鸣叫,还有说话声。
“知道了!”
李小白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离火七篇》,从纳戒中取出几只玉瓶,各倒出一枚颜色各异的丹药依次服下。
明亮的篝火释放出热量,使深邃的岩洞深处变得温暖如春,平整的石台上,李小白一手捧着书册,一手捏动法诀,指间灵气缭绕,聚而不散,不时构建出一个法术,在即将成形的一霎,却被生生驱散。
潘牧森倒吸了一口冷气,摘星阁上下除了这个小弟子恐怕已经遭到灭门之祸。
大约,或许,妲己就是这样了吧!
“去去去!先到锅里把自己炖了去!”
李小白心中暗想。
“越师弟,小心些,说不定那个魔头就在里面!”
和*图*书为幸存小弟子宋平的描述,再加上各个小宗门自己的猜测,一个关于魔宗全真境魔头带着真丹境大妖屠灭摘星阁满门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
小童依旧惊魂未定,哽咽着回答道:“只有一个人,他身边还有一个妖女,师兄们说是大妖!”
……
心神中的混沌青莲第四片莲瓣“碎岳”灵光闪烁不休,将李小白掌握的法术烙印在莲瓣上,数量越来越多。
“什么?你是什么人?”
“公子在看什么?”
“咦?潘观主,你也在这里!摘星阁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再小,也依旧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宗门,无论是底蕴还是积累,都是寻常散修野修无法相比的,抛开那些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光是从中得到的术道功诀就让李小白的实力提升了一大截。
一个大妖?
记账这样的话,怎么可能从这个妖女口中说出来。
到底是谁给谁暖床?
李小白正准备重新拿起《离火七篇》修炼法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http://m•hetushu.com么,伸出左手食指准备在自己的右手指尖轻轻一划,却被清瑶冰凉滑腻的小白握住,螓首微微一摇。
“奴家不急,权且记账!”
小白同学一脸嫌弃将得寸进尺的妖女推开。
“宋平?熊刚的弟子,嗯,我记得你!”
“魔头?难道是魔宗的人!他们到底几个人?”
他刚想要说什么,忽然脸色一变,一甩袖子,升腾的篝火立刻熄灭,周围立刻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李小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却因此回过魂来。
与摘星阁有攻守盟约的小宗门足足有三四个,分布在这片方圆千里范围内,共同分享着钟灵水秀之地。
“公子该吃药了!”
不过强行吞服聚元丹,催发第八片莲瓣“万均”的后遗症依然未消除,尽管混沌青莲及时控制了暴乱的灵气,但是李小白的肉身依然变得千疮百孔。
李小白眨了眨眼,打量着眼前这头大妖,莫不是趁着自己不住意,被偷偷掉了包?
活见鬼了!
“俞师兄!这里有个http://m.hetushu.com山洞,不如咱们在这里暂时休息一晚!”
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不破不立,因祸得福。
以肉身为基的混沌青莲在消除这些隐患前,哪怕引聚再多的灵气,也不会再绽放下一片莲瓣,这就是冒冒然拔苗助长的代价。
妖女趁着小白同学一时走神,痴缠了上来,从背后将尖俏的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
位于两百里外听雨观的观主潘牧森转身望去,手一伸,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灰头土脸,衣衫破烂的小童擒了过来。
躲在角落里畏畏缩缩的小童胆战心惊的走了出来,他恐怕是整个摘星阁宗门弟子中仅存的一个弟子,因为飞剑被毁,无法参与围攻的战斗,侥幸逃得了一条性命,成为漏网之鱼。
从甘老头那里继承的剑匠灵气修炼法门完全被正儿八经的术道修炼功诀所替代,粗浅的功诀一下子鸟枪换炮,灵气引聚效率暴增了十倍不止。
彻底放下心来的小童放声哭嚎不止。
听雨观观主想到这里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单枪匹马以一和-图-书己之力挑翻整个摘星阁,还能够降得住真丹境大妖,这得是何等的可怕强者。
尽管摘星阁只是一个三流小宗门,莫说五宫七宗,甚至连抱术道十三门的大腿都不够资格,只能在山野间自立山门与其他的小宗抱团取暖,以免被更加强大的宗门欺压。
“有个魔头杀上山,阁主和师父师兄们都被他杀了!”
远处相继有剑光飞来。
他的脸色当即缓和了下来,将小童平轻轻放下,接着问道:“你们摘星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清瑶!今天的份额!”
听雨观观主上下打量着这个小童,依稀记得曾经来摘星阁论道时见过这个小家伙,自己曾经还指点一两句。
相必是看到了赤红色救援光柱,赶来看个究竟。
待服用聚元丹的隐患消除一些后,他将主动引动《沧浪诀》的武道真气,借着这次肉身受创的机会,利用真气像海浪一样一波又一波的淬炼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和奇经八脉,不仅使其加快恢复,还能够更加强韧。
清瑶眨着碎金色的瞳仁,一脸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