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6章 兄弟

李小白有几分感慨天意弄人。
二哥李青原本在杨凤口中被亲昵的称为李郞,只不过眼下有两位李郞,李青自然而然的升级为青郎,“李郎”功成身退。
李青与李小白刚入主厅,清香扑鼻的美人尖香茗便奉了上来。
听完李小白的话,李青几乎能够从其若无其事的语气中听出血雨腥风的杀伐,背后汗毛直竖。
前面两进变成雅居,寻常贩夫走卒连门边儿都不够资格摸,后面主宅、厢房及小院依然保留了下来,亭台楼榭奢华大气,看上去丝毫不像客栈。
香君小娘在看过其父前太子周德留下来的遗书后,根本提不起对大伯的仇恨,夺嫡之战成王败寇,每一位皇子都由不由己,根本无关对错善恶,只有生死之分。
“啊!什么?”李青登时瞪大了眼睛,当日武家小娘被掳走,他也是亲眼目睹的,落了皇家秘情司手里,怎生还有个好?他急道:“小郞,你莫要莽撞!皇家秘情司可不是好惹的。”
阿爷与大兄不在身边,他当仁不让的担当起长兄为父的责任。
久别重逢,李青拉着李小白的走,往太青居大门内走去。
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丫鬟仆婢和老妈和图书子们在护卫保护下,相继进入了太青居。
皇位争夺,兄弟互相翻脸无情,彼此争杀,上代四个皇子,以“文成武德”为名,最小的皇子周德被立为太子皇储,却没想到没争过大兄,落得身陨帝都,斗将白霜掩护着门客武夫子,带着襁褓中的太子之女逃到封狼道西延镇隐姓埋名,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报应,弑杀了三个亲弟的大皇子周文虽然登基成为治世天子,面对着皇宫佳丽三千却毫无所出,为了稳住朝野臣民之心,不得不在皇族宗亲选出二人过继,不过最终还是将周香君从封狼道接了回来,作为自己真正的继承人,也算是物归原主。
“抓我?他们躲我还来不及!”
“恭喜二哥!贺喜二哥!”
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小郞,香君可是姓武!”
李小白迫不及待地发问。
李小白的话恰似挠到了女郎的心尖上,虽然极有涵养的笑不露齿,但是弯成两轮月牙的美目却将满心欢喜的心情暴露无遗。
……
“因为香君小娘现在是女帝!”
“实际上是姓周!香君是前太子的亲生女儿,治世天子无后,自然将帝位交给血脉最亲和_图_书近的人。”
颐指气使的女管家指挥着仆婢们安静而迅速的替换着青龙台内的摆设,床垫被褥全部换成自带,四处点起价格昂贵的沉香,精致的瓷盘瓷碟瓷盏换成了更加精美的玉盘玉碟玉盏。
“二哥不必担心,小弟已经寻到小娘!”
“小弟明白,嫂子好!”
话刚出口,两人相视一笑,却没有回答对方的话。
李小白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
李小白当即拱手表示佩服佩服。
尽管青龙台原本就被太青居收拾的干净整洁,该有的一样不少,可是作为前朝的皇族,失去江山却留下了财富,大户人家有大户人家的规矩。
“怎么回事?”
李小白甚至没有想过,这个香君女帝是他自己亲手培养出来的,在不经意间玩了一次女帝养成游戏。
她微微一屈膝,接着说道:“妾去安排后宅,青郞与小郞且先在这里聊。”
女帝登基的消息已经昭告天下,李青当场一脸目瞪口呆,他根本没有想到此香君正是彼香君。
口中提及李凤,李青不由自主的一脸感激和幸福,正如李小白此前猜中的那样,这位二兄与那位女郞明显有情愫。
小白同学哪里不明白二哥傍上了白富和_图_书美,直接一揖到底。
李青给李小白介绍那位端庄娇媚的年轻女子,说着说着却卡了壳。
李青看到小弟依旧是那副惫懒无赖的模样,止住唏嘘,不禁摇头说道:“可惜你与香君小娘的亲事,待有机会,为兄让凤娘帮你择一贤惠貌美女子,早日成家立业。”
“你是青郎的小弟,自然便是妾的小弟,自家人毋须多礼。”
太青居原本是一位丝绸富商的别院,后来富商破产而转手,却不知怎么的被改建成了客栈。
“我?”二哥李青一脸苦笑着说道:“为兄被家丁们护着一路逃亡,到最后身边只剩下小九和十三两人,我又发烧昏迷不醒,家丁小九替我去抓药,不小心被偷了钱还与人发生争执,幸好遇上祭拜过观世音菩萨道场返回途中的凤娘,不仅替为兄付了药金,还请了郞中,这才捡回一条命,能够遇到凤娘,也算是为兄三生有幸。”
“二哥,你怎会在这里?又怎么找到嫂子的?”
李小白不忍看到李青脸上黯然神伤之色,笑嘻嘻地说道:“二哥毋须挂心,小弟我过的还不错,逍遥自在。”
“小郎,进去说话!”
这便是君临天下的代价,残酷而现实!
书中http://m.hetushu.com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古人诚不欺我。
李小白哈哈大笑。
小弟的态度让作为二哥的李青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生疑惑。
那娇媚女郞看着兄弟二人,也不言,便婷婷袅袅的跟在后面。
“小郎,方才忘了介绍,这位是杨凤,二哥的,呃……”
在病愈后,一个欣赏对方满腹经纶,才华横溢,另一个心怀感激,又受沉鱼落雁姿容吸引,郎才女貌,相处日久自然两情相悦,接下来的事情几乎是很常见的套路。
“你,你真这么做了?莫怕,有二哥在,一定不会让他们抓你!”
离开西延镇,长了不少见识的李青十分清楚皇家秘情司有多么可怕,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他当即着急上火,想要去喊来凤娘,借助于世族的关系,想办法把小郞惹下的祸事抹平了。
“小郞,二哥一直担心你与大兄,能够看到你安然无恙,二哥也算是踏实了许多。”
大武朝八大世族,无论哪一个都是不容小觑的存在,即使是前朝皇族,能够得其嫡长女青眼有加,在小白同学看来,绝对能够配得上他的书呆子二哥。
因为保留了大部分原貌的关系,使太青居这家客栈在淮州和_图_书城小有名气,来往豪门富商往往会选择这里作为暂居歇脚,颇有些宾至如归的感觉。
“没事!都已经惹过了,皇家秘情司的门脸儿都让我拆了三遍!”
李小白脸上笑意更盛,神马贤惠貌美的小娘,不及香君小娘更加贴心一些,自己满天下的四处乱窜,待在宫里的小娘子正忙着给他收拾手尾呢!
拆三遍啊拆三遍!
皇权至上,以国运作为赌注的更替大事,率先被牺牲的便是这些平民百姓们眼中的天潢贵胄。
人人敬畏有加的皇家秘情司在一段时间里,几乎成为了帝都天京上下所有人眼中的笑话。
一时足成千古恨,抢了武家小娘,却招来这么个混世魔王,若是能够未卜先知,秘情司指挥使多半宁可报一个寻不到人,也不会让“破军”焦寡妇去抢人,给自己抢回个大麻烦。
想到西延镇被千余马匪攻破的那一日,李青依然心有余悸,好端端李家在一日之间家破人亡,再也难以回到昔日一家人和和美美生活在一起的美满幸福。
杨家早早在太青居订下了原主人主宅被分割成五分之一的青龙台,丫鬟仆婢们后入先至,带着马车上的物品,迅速将青龙台里里外外重新布置起来。
“香君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