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7章 落雁堡

“恭迎小主!”
随着杨凤快步前往后宅,一路上的仆婢不断行礼,显现出与寻常世族截然不同的教养。
小白同学乐呵呵地接过碗。
李青哪里想到,小白同学离开天京的缘由可不是因为这个,篓子完全是捅破天。
“嫂子手艺很不错啊!”
兄弟俩异口同声的回礼。
女郎将另一碗桂花藕粉羹放在案几上,两颊晕红的深情望着李青,脉脉不得语。
尽管取而代之的周氏一族对前朝杨氏多有掣肘,但杨家还是打了一些擦边球,座落于落雁堡的连片主宅颇有些宫城的格局,不过却缩水了不少。
“凤娘!”
很难想像,像杨凤这样的豪门贵家女也能够素手调羹汤,亲自端着一个木盘来到兄弟二人身前,木盘上摆着两碗热气腾腾,异香袭人的羹,半透明的羹汤里悬浮着不少橙红色的桂花,而且是少见的丹桂花。
“小主吉祥!”
小郎看着这对恋奸情热的狗男女,感觉自己被http://m•hetushu•com强塞了一嘴狗粮,在场还有其他人好不好。
杨家主宅并不在城内,而是在福城东面的落雁堡,十辆马车刚出现在宽阔的砂石驰道上,便有人飞奔着赶回落雁堡。
片刻之后,李青这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小郎!让你见笑了!”
“无妨!你且去,我和小郎能够照顾好自己。”
杨凤按捺不住女儿家的羞赧,提着裙角带快步走了木盘。
……
“多谢老丈!”
“二哥,除了香君,我还遇到了白老大和樱儿,樱儿现在是金吾卫大将军,威风的很。”
“多谢嫂子!”
李小白跟着未来的嫂子杨凤和二哥在太青居住了两日,便跟着杨家的车队继续南下,前往镇南道的福城,杨家主支所在。
这一路上并非真的盗匪不生,只不过杨家曾经贵为皇族,因为最后一个皇帝实在是无能昏庸,被人夺了江山,建立大武朝的周太和图书祖倒是没有赶尽杀绝,只是将杨家贬为世族之一,民间出于对皇权的敬畏,对于杨家还是保留有几分敬意。
这位杨氏嫡女也是极为有心,盛羹的碗并非是豪门惯用的精致小碗,而是偏平民化的稍大些青花碗,显然是担心兄弟俩不够吃,所以用了大碗。
李小白似乎意犹未尽,在帝都能够遇到香君和樱儿恐怕是他最大的收获,不远千里迢迢,总算没有白跑一趟。
皇家秘情司的死士小厮将马匹送入太青居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似乎认为他加入杨家的车队比秘情司暗中掩护更加安全。
“小主回来了!小主回来了!”(“小主”一词取自《吕氏春秋·当赏》与《三国志·吴志·孙綝传》,指主人或小公主,在这里特属于有前皇族背景的杨氏长女)
想想原本需要一个半时辰才能走完的路,一下子只需要一个时辰就能赶到,无论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就在二十里外,就和_图_书有两支折冲府军驻守,作为以防万一。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从淮州城到福城的近半个月,不仅没有一个术士或武者拦截,甚至连个毛贼都没有遇上。
“……”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异样的情谊。
从福城到落雁堡之间,长达十里,可供十马并行的驰道并非杨家所修,而是大武朝太祖的旨意,当然不是为了方便杨家子弟出入,而是便于大军镇压,震慑杨家不敢谋逆的手段。
“小郞,以后有二哥在,不必再掺和这些事情了,踏踏实实过日子!”
李青的神色微黯,他是凤娘前往普陀岛观世音菩萨道场小住的途中意外相遇,彼此互有好感,若是要真正谈婚论嫁,恐怕世族嫁女没有那么简单。
当初阿爷李大虎救下魔宗圣女娘亲和大兄设计陷杀摘星阁阁主长孙几乎是小儿科。
闯祸都是无师自通的家传本事!
李青可以想像的到,西延镇出了名纨绔的小弟在颠沛流离的日子里究竟hetushu•com吃了多少苦,一颗心当场就揪了起来。
三重门第依次渐开,随着地势一级级往上,这般气派还真不是一般世族所能够拥有。
李青温文尔雅,丝毫不见恼,反而十分理解凤娘要做什么。
“嗯,听二哥的!”
担心老太君身体的杨凤向李家兄弟俩人抱歉地说道:“青郎!小郎!你们先入府安歇,我去去就回来!”
李青一时情动,牵住女郎的柔夷,感动不已。
李小白心下一片暖意,往日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已经完全不见了,此时此刻的二哥李青仿佛判若两人。
想必是入秋时分刚满树盛开,就会摘下来烘干待用,做甜品羹汤时撒上些许,立刻就会变得香气扑鼻。
李小白假装没听到,端着桂花藕粉羹舀起一勺,吹了吹,立刻被来自于舌尖的香甜所征服。
“小郞,我和凤娘只是两情相悦,还并未有婚约!”
香君小娘成了女帝,恐怕小郎又没了着落。
桂花香和_图_书混合着蜂蜜甜,使原本无味的藕粉滋味变得缠绵动人,就像一个身形窈窕的舞女正在忘我的舞动身姿,演绎着辗转悱恻的动人故事。
“青郎!凤娘能遇青郎,已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责任在肩,他完全将自己代入到长兄为父的角色里,不忍看到小白再继续如浮萍般继续飘零下去。
“小主吉祥!”
唉!
衣着光鲜的仆婢们站的整整齐齐,躬迎从普陀岛观世音菩萨道场祈福回来的杨家嫡长女。
虽然身为女子,但是光一个嫡长女身份就足以让杨凤在杨家中拥有不同寻常的话语权。
“青郞,小郞,你们聊的应该也有些渴了,刚煮了桂花藕粉羹,先尝尝看。”
杨家已经不再是皇族,不过家族内的仆婢规矩却依旧是照着宫人的标准看齐,随着时间推移虽然不再似当初那样森规戒律,却依旧比其他世族更加严谨,一个老管家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冲着兄弟两人躬下腰,说道:“两位贵客,请随老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