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1章 强压杨家

“老太君!”
李小白完全吃定了杨家。
自信吃定了这对不自量力的兄弟俩,杨老太君目落触及李二郞手中那支卷轴,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死死盯着它。
李青猛然瞪大了眼睛,这份卷轴内侧,除了开头与末尾留有秀气的朱笔,还盖了两份大印和一方小印,中间一片空白,似乎,似乎可以任人填写。
谁能想到这家伙给别人当先生,第一节课教的就是造反。
诸多贵妇们见老太君都服了软,她们更加折腾不出什么浪花,表情各异的带着丫鬟离相继离开了这座厅堂。
“没什么不可能的!认命吧!老太婆!”
李青突然觉得手中的圣旨变得烫手无比,好端端的求亲竟然连圣旨都亮出来了,这种事情根本闻所未闻。
一向心高气傲的杨氏一族,什么时候这样低头过,两个小年轻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凭什么如此重视。
“二哥莫担心!圣旨是真的,只要把内容填上,就等同于皇帝金口玉言,除非杨家满门不想活了,不然就休想阻止嫂子和你在一起。”
以往所有人都不当回事的西延镇李家,恐怕这一次要真的名扬天下了,与那些真正的世族也不遑上下。
“不,不,你,你http://m.hetushu.com到底是什么人?”
李青既感激又感动,他十分清楚能够迫使杨家答应凤娘下嫁有多么困难。
“老太君!”
两百年前,这枚帝玺正掌握在杨氏手中,而现如今,随着江山易手,同样落在了周氏手里。
李小白收回笔墨和圣旨,又亮出了两支,在手中当作小把戏的抛了起来,骇得满堂杨家老娘们儿面如土色,一份空白圣旨就已经十骇人了,你弄那么多要搞批发?
“怕什么!”
“小郞,你,你从哪里得来的!”
就像脱离的牢笼束缚的鸟雀,杨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三步并作两步,一头扑进李青的怀中。
杨家小主她已经管不了,就算家主老爷在此,也没可能与圣旨对抗,因为前皇族的关系,杨家原本就为现皇族周氏所忌,稍有异动,就会授之以柄,招来无可挽回的祸患。
两份最为正式的玉轴空白“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十份普通的黑犀牛角轴空白圣旨,每一份上面都盖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传承国玺,皇帝私印与中枢大臣的官印,意味着一旦填上内容,立刻生效。
李小白将圣旨另一面翻给杨老太君看,自和_图_书打对方一再使绊子,他就对这个老太婆再无任何好感,直接以“老太婆”喝之。
李小白顺手拉开二哥手中的金色卷轴,绫锦质地背面祥云瑞鹤,左右两侧绣有银色巨龙,中央绣着红色大字。
躲在堂后门口的杨家年轻男女们一阵目瞪口呆,被称为杨家小主的凤娘竟然如此大胆,与陌生男子搂搂抱抱。
心急气短的杨老太君突然大声道:“慢着!”
“啊?老太君,您,您怎么答应了!”
“呵呵!早知如此,何必方才!像这样的空白圣旨,本公子还有十来份,哪个敢不服气,尽管放马过来!”
“唉!老身老了!”
难道皇帝不敢这小子造反吗?
杨家上下的轻蔑与冷漠让李青满腹辛酸。
就像变戏法一样,手中平空出现一支金色卷轴,随手塞到二哥手上,又拿出一支玉杆紫毫笔和一只雕龙墨盒,冷笑着说道:“二哥,想什么就写什么!这位老太太想要圣旨,本公子就给她圣旨!”
“青郎!”
“圣旨”!
“小郞!”
杨老太君仿佛受了莫大的刺激,身子直打晃,作为昔日的皇族,杨家怎么可能不熟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传承国玺的印迹。
在场的贵妇们慌忙冲hetushu.com上去扶住老太君。
“小郞!这,这……”
“老太婆!你还想要阻止我二哥与凤娘嫂子吗?没关系,尽管划下道来,我李小白接着便是。”
李青的脑子已经完全跟不上小弟的趟。
堂中的贵妇们却是敢怒不敢言,毕竟旁边那个李小白手中还抓着令人忌惮的圣旨。
杨老太君顿着龙头长杖怒道:“住口!真是没见识的东西,那是圣旨!你们真要我杨家成为笑话吗?”
那些偷看的杨家年轻男女们害怕老太君喝斥,纷纷作鸟兽散。
若是换个角度细想,能够拥有空白圣旨在手,足以证明这个李家小郞简在帝心,而且极受宠眷,将凤娘与其二哥的婚事答应下来何尝不也是卖好于新帝,再保杨家百年安荣。
“就是!不过是一个圣旨,说不定是假的。”
一份空白圣旨的威力比尚方宝剑还大,更何况李小白从皇库里取来的“元央”剑原本就与上斩昏君,下斩奸臣的尚方宝剑没有太大区别。
“小郞!这次谢谢你了!”
杨老太君厉声喝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李青拿着玉杆紫毫笔,犹豫着要往圣旨上书写,为了与凤娘厮守一生,就算是大不敬,他也不顾不得了。
大宅,m.hetushu•com银钱,世族关系,甚至连皇权都漫不在乎的砸出来,天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样的可怕底牌。
天家圣旨,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给人,而且还是让人随便填,真把皇权当作儿戏了吗?
小郞聊发少年狂,左女帝,右妖娘,放眼天下,谁最狂!
李小白看了看相拥在一起的凤娘和二哥,微微一笑,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将此处空间让于两人,自己则站在门外欣赏着园子里的景致。
他一转身,看到凤娘和二哥李青站在一起。
李青将手中的东西往小弟怀中一塞,紧紧抱住凤娘。
“小郞,这次真是多亏了你!”
李家小郞的笑声充满了魔性,杨家人无不暗道这小子又要闹什么妖蛾子。
自己写的毛笔字像狗扒,这个活交给二哥这个书生正合适。
李小白收起笑声,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哼!我西延镇李家!就是不信这个邪!”
这十二份空白圣旨是香君女帝留给李小白借用大武朝官府力量的手段,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圣眷隆恩”。
然而李小白前脚刚走出去没多久,就听到身后响起未来嫂子的声音。
“什么!”
李小白冷笑一声,看向失了方寸的杨家女人们,说道:“你们可看好了,这是货真价和-图-书实的圣旨,天下没有人敢冒着诛九族之罪伪造,现如今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今天我们西延镇李家把话放在这里,若是敢抗旨不遵,哼哼,休怪我诛你们九族!世家?呵呵,有皇帝大吗?”
“不,不必写了,老,老身答应了!”
这个西延镇李家,恐怕真有不为人所知的可怕之处。
从小白同学拿出这支空白卷轴起,西延镇李家瞬间就变得老牛逼了!
……
现场气氛莫名变的诡异起来,贵妇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从容淡定的老太君突然如此失态。
因为老太君的话而陷入绝望的杨凤因为这笑声,一时间愣住了。
身心俱疲的杨老太君再无阻止这对年轻男女在一起的想法,认命的摇了摇头,在贴身丫鬟的搀扶下,往堂后走去。
慑于老太君的威严,贵妇们立刻没了声音,心中忐忑不安,面对现实的她们开始意识到这对连世族都算不上的兄弟俩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真让李家二郞写上这么一份圣旨,杨家恐怕将颜面扫地,杨老太君不得不服软,像这样的年轻人简直是太可怕了。
听到老太君松口,杨家上下立刻整个儿都不好了。
李小白昂首挺胸,朗声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西延镇李家小郞,李小白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