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2章 李家新妇

杨家家主和老太君等人暗自庆幸,李家小郞果然与女帝关系非比寻常,凤娘初为李家妇便平白得了令寻常妇人无比眼红的三品诰命,这还是在李青无官无职的情况下,如果这位李家二郞用心苦读,参加科考的话,可以预见到将来必然是前程似锦。
这一波惊喜就像炸开了锅一样,在第一时间传遍了整个福城和落雁堡杨家,许多人都无法相信李家新妇竟能得到新帝青睐,还特别下了恩旨。
小白同学代替父母受了二哥与新妇的三拜,又接了茶,随即迫不及待的将两人轰进洞房,拿起酒坛子与众宾客开始惨烈的捉对“厮杀”。
有些消息还是不径而走,质疑声与反对声很快消失,随之带来的却是更多的猜测与希冀,这李家的背景当真神秘的紧。
杨家人心里明白,多半是因为李家的缘故,果然不能小瞧了这对兄弟俩。
流水席足足摆了三天三夜,这般气势让福城百姓们觉得李家的气派丝毫不逊色于杨家,不和_图_书愧是来自于帝都的大户人家。
他再次拿出太平坊大宅的房契和百万贯飞票,说道:“这是小弟的贺礼,二哥莫要推辞!”
“这是小弟应该做的!”
李青望着面前的飞票与房契,男人的自尊心让他涨红了脸,迟迟不肯伸手。
莫道我李家无人,统统放倒给你看!
“那个老太婆有一句话是对的,总不能让嫂子跟着你一起喝西北风吧!是吧?嫂子!”
李家子弟怎能给人当女婿,要不要再来一张圣旨教你杨家上下重新做人,以帝都天京李家的名义迎娶杨家小主凤娘,这件事儿就算敲定了。
李家小郞嘴儿甜,说的凤娘抿起嘴,想笑又不敢笑,佯怒道:“呸呸呸!什么老太婆?她老人家可是我的老祖母,将来也是青郞和你的老太君!”
凤娘替李小郞说合别家小娘,这杨家上下多半要人头不保。
一身红妆的凤娘明艳动人,二哥李青意气风发,无人不夸郞才女貌,门当户http://www.hetushu.com对。
“小郞!这,这让为兄怎好意思!”
杨家家主得了老太君授意,想要刻意修好于李家,然而派去福城李府的管家很快带回来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
世俗间婚丧嫁娶终日不断,哪个术道宗门会闲得蛋疼管这些俗事,天下间姓李的更是多了去了,诸多掩护便给了李小白同学足够的精力和时间安排二哥的人生大事。
“速请李家小郞!”
一位皇族供奉御剑飞行,日夜兼程赶到福城,将女帝的恩旨与赏赐带给了新人。
西延镇李家二公子要娶杨家小主的消息,就像风一样传遍整个落雁堡,许多人起初却是不信。
“嗯!男主外,女主内,嫂子,这些东西就该你来管着,记得给我二哥留些花酒钱就行,文人墨客风流才子嘛!”
也有人嫉妒李青这个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家伙竟然能够抱得美人归,李小白却漫不在乎,不服就放马过来,本公子专治各种不服。
小白同学强hetushu.com压世族杨家的气场与李大虎扬言要扒光焦寡妇给自家小郞看个过瘾的霸气几乎如出一辙。
送礼书,再交迎书,将六礼规规矩矩的走完,把杨家小主用八抬大轿抬回福城大宅,给自家二哥当婆娘。
李小白顺杆儿爬,将飞票和房契递向凤娘,顺带着促狭打趣起自己的二哥。
考虑到术道宗门还在长洛道、镇南道、东山道和淮扬道四处搜寻自己与妖女的踪迹,李小白干脆打着帝都天京李家的身份向落雁堡杨家提亲。
杨凤倒是没有拒绝小白同学的好意,施施然接过那些纸片,笑着说道:“好吧!我就帮你收着,要是小郞看中哪家姑娘,嫂子就帮你去说合!”
星罗宗和十几个大小宗门几乎像红了眼睛一样,将大武朝几个道折腾得鸡飞狗跳,他们哪里能够想到,真正的罪魁祸首正兴高彩烈的带着迎亲队伍一路吹吹打打进了落雁堡。
“圣旨到,李杨氏凤娘接旨……贤惠淑良,特赐三品恭人,赏金花一对,玉如意和图书一对……”
除了当朝皇族的周氏,昔日皇族杨家比其他几个世族更为敬畏圣旨背后代表的皇权,一张空白玉轴圣旨,自然而然给杨家族长等人带来莫大的压力。
直到杨氏一族的家主大人带着几位叔伯与老太君闭门详谈了一个多时辰,随后正式宣布确认了这门亲事,杨家上下一片哗然,李家小子到底使了什么迷魂汤,灌得家主大人和老太君做出如此糊涂之事。
能够让二哥得偿所愿,李小白也一样心满意足。
一个破落户家的后生,既不是世族,也没有官身,杨家什么时候需要向一个只有几个臭钱的破落户低头,将自家血统高贵的小主下嫁。
李小白在福城内买了一座大宅给二哥当婚房,又在城外买了一处庄园,找人开始置办起三书六礼,替二哥李青张罗起人生大事。
老李耍流氓,半个西延镇都得抖三抖,长江后浪推前浪,小李耍起流氓,整个杨家都差点儿跪了,乖乖将自家小主送出,使有情人终成眷属。
光是镇南道节www.hetushu•com度使裘恩大人带着十几位折冲府果毅都尉带着厚礼亲自来贺,便让许多人感到惊讶和难以置信。
李家小郞已经离开了李府,恐怕短时间内都不会再回来。
父母俱不在身边,只有兄弟二人,自然一切都从简,也干脆利落的多,很快就选好了吉日,将三书送上,顺顺当当的互换庚贴,随后双方流水般的银钱撒下去,声势很快造了起来。
落雁堡内原本还有少许不满和质疑,这下子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像小猫儿被踩到了尾巴,李青险些跳了起来,急忙结结巴巴道:“什么花酒!胡说!我心里唯有凤娘一人耳!”
……
要知道单单以杨家的前朝皇族身份这层忌讳就足以让许多朝廷官员敬而远之,即便是小主出嫁这样的喜事也依然不足以请动折冲府的都尉大人,更何况还有主管镇南道军政大权的节度使大人。
女帝在上!
杨家原本想让李青当上门姑爷,却被李小白与李青兄弟二人同时一口回绝。
佳人在侧,他哪里敢有这个贼心贼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