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4章 立威

这个一脸人畜无害的家伙下手竟然如此狠辣,分明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李小白从怀中将那封信掏出并递了过去,他对这个女人的第一印像并不怎么好,冷若冰霜并不算缺点,但是目中无人的态度却让人生厌。
另一名家丁也勇敢无畏的向小白同学挥出自己的拳头。
吃了睡,睡了吃,这是何等幸福,远处偷偷打量他的人暗中咽着口水,却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饶命啊!”
“想找死吗?告诉你,在这儿死了也算白死。”
不远处那些看热闹的人无不脸色直发白,根本不敢与这个凶残的家伙对视。
一个容貌艳丽的女子正站在李小白的脚边,冷冷的看着他,带着李小白来到这处山谷的那对年轻弟子正站在她的身后,两人略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年轻公子竟然如此警醒,让师姐的小法术。
容貌艳丽的女子正值双十年华,语气却越发冷厉。
李小白的目力所及之处,十几伙人远远望着这一幕,却没有人出面制止,正如对方所说,官府根本管不到这里,人要是死了,也无处可告。
唉!本公子只想当个乖宝宝,连这点儿愿望都满足不了。
当他的目光向周围望去,那些看热闹的和*图*书人无不作鸟兽散,这下子终于清静了。
“王法?哈哈哈,你们听到了吗?他说王法!”
跟李小白说话的那人冷笑了一声,说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从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吧!”
那个少爷指着李小白,他终于知道害怕了。
静霜宗将这些想要求仙缘的人集中带到这处山谷,却没有任何管饭的意思,任由其风餐露宿,住在此处的外门弟子们同样冷漠的看着这些外来者,完全是无视的态度。
空气中平空出现一丝异动,呼呼大睡的李小白突然睁开眼睛,毫不迟疑的抬起左手往旁边一拍。
同时手一招,喝道:“把他打残!然后扔出去!”
“给我松开!”
李小白一左一右各握着一只拳头,轻轻往下一拗,就听到两声惨叫,那两名家丁齐齐跪倒在地,挣得脸红脖子粗却没有办法收回自己的拳头,而对方的手就像铁打的一般越收越紧,自己的手指疼得几乎快要碎了。
笑了好一会儿,那人终于止住笑声,毫不掩饰的威胁道:“官府还管不到这里,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
嘭一声闷响。
“敢问这位公子,能不能打个商量!啊!”
咔嚓咔嚓先后和图书两声轻响,十指连心的疼痛使另一名家丁也跟着惨叫起来,两人脸色变得煞白,黄豆般大小的冷汗不断冒出,显然痛到了极点。
“你!你!”
“统统都滚,趁着本公子还没有改主意之前!顺便把这几个垃圾一起带走!”
那个少爷手舞足蹈的大喊大叫,可是光靠嚷嚷却于事无补。
妈蛋!连敬国公家的小公爷也照样打得,狗屁刺史家的小崽子算个什么东西。
抹了抹嘴,小白同学靠着大树渐渐打起了呼噜。
李小白的话让对方恨自己方才多嘴,竟然招惹到这么一个煞星,不过小白同学似乎并没有打算轻易放过他,接着说道:“你们几个,自断一条腿,然后滚出去!”
偏偏黄白之类的银钱在术道宗门内有如粪土,一些新来者不得不花了大代价才从那些外门弟子那里换来些许粗粝的食物,大部分人只能空着肚皮,眼巴巴的看着别人有吃有喝。
其他几人也是同样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显然已经结成了一伙。
静霜宗对外招收弟子不仅条件严苛,数量同样有限,为了争夺为数不多的名额,许多进入山谷内的年轻人自发性互相拉帮结派,尽可能排挤后来者,避免自己得到仙缘的www•hetushu.com几率大大降低。
显然这个为首之人也是大户人家子弟,来静霜宗求仙缘竟然还带着家丁。
“赶紧的,别耽误我求仙缘!”
当即有两个五大三粗的家伙撸着袖子向李小白逼近。
李小白随随便便一抬手,轻而易举的抓住了那名家丁的拳头。
对于各种威胁之语恍若未闻,李小白依旧不为所动地说道:“难道这里没有王法吗?”
有一个人战战兢兢想要商量着用什么代价来换取自己度过这一劫,可是没想到李小白根本不予理睬,直接一脚踹过去,这厮立刻抱着呈现出90度内凹大腿在地上哭嚎起来。
“你们两个!该死的,揍他!揍他啊!打断他的鼻子,踩断他的手脚,快起来啊!”
李小白微微一笑,从容的站了起来,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有信带给我?”
与那些真正冷酷无情的术道中人相比,这些纨绔子弟单纯的就像一群小绵羊。
有一名家丁终于忍受不住剧痛,哀嚎着求饶起来。
找到一棵大树,靠坐在树底下,重新拿出夹肉锅盔,美滋滋的继续啃了起来。
“仙缘不是凡夫俗子能够触碰的,老老实实的滚出去吧!”
又是一声闷响,就像方才那一幕hetushu.com的重演。
其中一名家丁握起砂钵大的拳头,在大喝声中向他的脑袋轰来。
最先开口那人就像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当即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其他几人也是同样笑着。
“谢谢你提醒我这里没有官府。”
君子以直报怨,这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知道方才这些人是打算把他给打残后再扔出去,现在自己只要他们断一条腿,算得上是大发善心。
又有一个人终于按捺不住,指着李小白喝斥起来,可是哪里想到这个凶人竟然不卖帐,径直走过来,一巴掌抽翻了这个刺史家公子,随后抬脚连跺,直接踩断四肢,让他只剩下哀嚎与求饶的份。
李小白苦恼地挠了挠头,根本无视那两个身形强壮的家丁。
李小白甚至连看都懒得多看这些废物一眼,就这样的货色,装什么大瓣蒜,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要不是琉璃心将身周的风吹草动无一遗漏的映射入自己的心神,说不定会平白挨上一巴掌。
这些人废话真多,李小白不耐烦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又是几脚,将那些迟疑不定的家伙全部踢断腿,满地打滚。
其他人一个个面无人色,什么狗大户也好,衙内也好,碰上这么一个魔头,根本hetushu.com没什么卵用。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
“这是凤娘给你的信!”
李小白松开手,拳头完全变形的两个家丁一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省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你是芷蓉?”
李小白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手指依旧缓缓收紧,脆裂声再次响起,使听到的每一个人无不心下胆寒,方才两名凶神恶煞的家丁只剩下了撕心裂肺的惨叫,甚至到了最后,连嘶嚎声都变得嘶哑起来。
正等着看好戏的人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并没有看到那个新来的小子被揍得不成人形。
“在静霜宗有谁会冒我之名?”
像李小白这样自带食物的人终究只有少数,不过他的狠辣立威手段绝了许多人的心思,直到一整张锅盔全部啃完,也没有人敢出来吱声。
“你,你莫要太过份,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告诉你,本公子是镇南道汀州刺史之子,怎么样?怕了吧!喂喂,你别过来!啊!啊!救命啊!不要,啊!饶命啊!小人错了!”
……
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却发出一声闷响,那一掌似乎拍到了什么东西。
李小白一句话,吓得那些断腿的家伙拖着四肢全断的同伴往山洞方向连滚带爬,期间摩擦碰撞又发出一阵鬼哭狼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