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5章 试选

鱼儿在水中灵动无比,从岸上望去,看到的位置往往并非实际所在,想要徒手捉鱼几乎是不可能,然而偏偏李小白就像从鱼筐里捞鱼一般,轻而易举的抓出一条又一条鱼,没一会儿功夫就用现搓的草绳串起了五条至少一尺长的大鱼。
昨日与李小白见面的芷蓉仿佛看惯了这一幕,脸上丝毫没有任何表情,倒是身旁的那些面容稚嫩的弟子们却是交头接耳,对那些外来者评头论足,不时发出一些笑声。
照例被冲上来的武奴拖了下去,只不过动作却轻了许多。
山谷中央矗立着一座留有岁月沧桑痕迹的高大石台,每一个前来求仙缘的人都需要站上去,由刻印在石台上的法阵检验他们的资质。
在这些人心中已经与魔头画上等号的小白同学倒是无人敢打扰,啃够了干粮的他径自跑到山谷内的溪边,既不用钩,也不用叉,撸起袖子直接插进水里,随手一拽便抓出一条大鱼,甩到岸边,然后又是www.hetushu•com一探,再是一条大鱼,干脆利落,从不走空。
嫂子凤娘的亲笔信到底还是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这个女人并没有因此有多加照顾,只是与其他人一样,最多交待一句日程,便再无其他。
在岸边找了块大石头,用小刀划开鱼腹,清理掉内脏,再用盐姜搓满腌制,李小白甚至还在附近草丛中找到了野生的薄荷,正好用来解除鱼腥。
看到灵光在自己身上丝毫没有任何逗留的那人哭嚎着不肯离去,然而守在石台边的两名武奴冲上前来,像拎小鸡一样,将他拖了下去。
潺潺溪水在琉璃心面前如同空无一物,只要够的着,基本上都逃不出小白同学的魔掌。
负责催动法阵的老术士根本没有在意这个年轻人的奇怪举止,服了一颗加快恢复灵气的丹药后,手掌按在石台边上的石兽头部,灵气源源不断的注入法阵。
天刚刚放亮,静霜宗的试选便早早开始和_图_书了。
灵光从法阵上冲起,旋即消散,不断为石台灌注灵气的一位老术士面无表情的宣布试选结果。
老术士似乎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呆呆地望着石台上的李小白,忍不住问道:“年轻人!你已经拥有术道修为,师承自哪里?”
“我与凤娘虽有交情,但是宗门的规矩就是规矩,你且先待在这里,明日开始试选,我无法帮你,只能看你自己的运气!”
老术士冲着站在石台上的那个幸运儿点了点头,那人疯狂的又哭又笑又叫起来。
傍晚时分,升起的篝火烤炙着鲜鱼,油脂混合着香料散发出来的味道对于附近饥肠辘辘的人来说不啻于一种难熬的折磨。
石台法阵灵光一涨,环绕在参加试选者身上,持续了几息,这才缓缓消散。
那对年轻男女弟子向李小白投以歉意的眼神,连忙追着师姐远去了。
当李小白在心里意淫着将这个芷蓉该圈圈叉叉,还是叉叉圈圈的时候,对方终http://www.hetushu•com于看完了凤娘的亲笔信,虽然语气依旧冷漠,却没有继续恶劣下去。
前来求仙缘的人大多生活优渥,平头老百姓连填饱自己的肚子都困难,哪里有闲功夫考虑什么仙缘,这些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人注定要遭这一趟罪,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术道宗门对他们的一种考验。
而那些小宗门的弟子,则更不会轻易改换门庭,叛师之徒往往会被所有宗门抵制和排斥。
“无门无派!自己随便练着玩的!”
“我得仙缘啦!我得仙缘啦!我要成为仙人啦!哈哈!”
“不,不要,仙长,再给我一次机会!”
“资质中下,过!”
构成法阵的所有线条和符文骤然一齐亮了起来,形成一股奇异的波动迅速从李小白脚下涌了上来,最终形成一道灵光,环绕着他的身体流转不定。
昔日李小白的大兄李墨遍寻天下,因为资质与术道无缘,徒耗多年,依旧被排斥在术道宗门外,连个小宗门都进和_图_书不去,更何况像静霜宗这样能够排入五宫七宗之一的大宗门。
打量了李小白好一会儿,老术士这才终于开口。
李小白向对方拱了拱手,快步走上石台,更加直观的打量起石台上的法阵,双手不自觉的比划着,除了法器与飞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法阵让他见猎心喜,忍不住开始推算刻印在石台上的法阵结构。
“资质不足,下去!”
李小白望着那娘们儿的背影,嘴角抽了抽,不过初识境巅峰的术道修为,骄傲个什么劲儿,劳资一道剑光秒秒钟插死你。
说完便转身就走!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说了一句大实话,他还真是自学成才。
“资质上中,过!”
像这般野蛮粗暴的捉鱼手段让那些正在关注他的人无不目瞪口呆,甚至连不少静霜宗的外门弟子也有些直楞神,那鱼是自己送上门来等着被抓的吗?
像这般带着术道修为来参加试选的人虽然以前有过这样的案例,但是极为少见,大多是散修野修,而且hetushu.com资质低劣,通常并不会被静霜宗纳入门内。
术道修行除了需要刻苦努力,天资也相当重要,如果天资不足,空有努力也是白搭,散布在天地间无处不在的灵气可不会看你长得帅就会主动凑上前来。
老术士望着依然在打量石台的李小白催促道:“下一位,快上去!别发愣!”
……
李小白刚走下石台,芷蓉便拦在了他的面前,毫不客气地直接问道:“你的修为到哪个层次了?说实话!”
听到老术士的话,无论是经过或正在等待试选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幸好他们没有轻举妄动,这个凶人竟然已经是仙长。
山谷内又因为争夺食物发生了好几次争斗,这些前来求取仙缘的人似乎有意排除异己,在动手过程中,总是将对手打的筋断骨折,至于被逐出山谷后的死活,却没有人在乎。
冒冒然质问他人的真实修为是大忌,但是这个女术士却根本不在乎。
一息,两息,三息,四息,足足持续了二十余息,这才终于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