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9章 宗门历练

“放心!我会老老实实的!”
要不是那个叫李小白的魔头,星罗宗怎会吃如此大亏。
传功殿收藏着静霜宗历代宗主与弟子自行领悟与通过各种渠道搜集的法术功诀。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看到小白这般惫懒,芷蓉怒道:“态度恭敬些!”
李小白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丹青朱墨绘制的腾蛟,头顶独角,张牙舞爪,类龙非龙,独有一种傲然的气息。
李小白嘴角扯了扯,对方估计打算把自己揍得连爹妈都不认得吧!却因为自己这张脸,暂时忍住了报复之意。
“咳!宗主到!”
“什么看图识字?你能看懂吗?大蛟的血脉中带有一丝龙气,属于最近于龙的妖种,天生骄傲无比,如果能够体会并领悟其中的气势与精髓,这幅《惊蛟诀》足以让你修炼到凝胎境?怎么样?吓傻了吧!”
不过想想也是,全真境的真人不是街边的大白菜,死一个就少一个,即便是五宫七宗也不可能咽得下这口气,还有十几个凝胎境术士尽数葬身山腹,再加上他在长洛道连灭数个小宗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星罗宗必然不死不休。
牟姑姑掩嘴轻笑,带着两个侍女自行离去。
芷蓉将整幅《惊蛟诀》挂在墙上,当面传授修炼诀窍。
芷蓉当即作了回头,她狠狠剜了李小白一眼,说道:“待会儿你不许乱跑,明白吗?”
“若是能够寻到此子踪迹,本宗自然会不遗余力的出手,不过此子行踪不定,让本宗该如何寻到他!”
静霜宗不仅仅为自己从星罗宗那里讨了好处,同样也为宗门弟子安排了一次规模浩大的历练机会。
“芷蓉!他刚入宗门没多久,又要出去历练,恐怕没有合适的功诀,你带他去传功殿领一份《惊蛟诀》。”
随即回转身,喝道:“还不拜见姑姑!”
他随后道:“一名凝胎境弟子带十名炼神弟子和二十名初识境弟子,遍寻镇南道,南陵道和百越道和*图*书,务必找出那个魔头,若有所发现,立刻上报。”
什么叫七分相似?根本就是如假包换对吧!照着劳资的画像敢说不是本人!你丫脑子抽抽了吧!
画像上一人一妖,身后有腾蛟虚影,虽然画技不错,但终究是只有黑白二色的简笔水墨画,想要凭画在茫茫人海中寻人,恐怕困难重重。
牟姑姑给李小白的《惊蛟诀》,算不上是十分高深的术道功诀,以一幅惟妙惟肖的腾蛟图与寥寥数百字的口诀组成,正适合李小白这样的野路子。
“姑姑你是好人!”
妈蛋,又被这个小娘皮给卖了,就知道相信她没好事!
像这般灯下黑,恐怕是真的要闹大了。
星罗宗俨然已经在李小白身上打下了魔头的烙印,自诩为替天行道,抢占道义高度,借以号令那些小宗门为自己行事。
那个中年妇人上下打量着李小白,对他的平淡态度并不以为忤,新入宗门的人稍有所成大多便会像这样心高气傲,待多吃些苦头就知道好歹了。
当星罗宗重光真人指着自己的时候,李小白就是一脸懵逼,众里寻他千百度,随手一指是正主,这家伙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
不过像静霜宗这样的大宗门,依然还是需要以商量的口气邀请,甚至还要付出一些代价。
“嗯!嗯!就是这般模样!有七分相似。”
“……”
前朝皇族杨家与静霜宗颇有渊缘,正所谓皇帝轮流坐,今年到我家,淡出世俗皇权的静霜宗自然乐意于看到星罗宗的实力遭到削弱。
宗主和长老们刚离去,许多人再次围到李小白身旁,星罗宗提供的画像并不准确,还是有真人参考更为靠谱些。
静霜宗宗主挥了挥手,让李小白退回原位,对星罗宗的重光真人道:“如果寻到此人,我宗多要一成!”
李小白十分无辜的耸了耸肩膀。
“有请星罗宗重光真人!”
“就是看图识字吗?”
静霜宗宗主见和*图*书对方拿本宗弟子作比对,当即脸色阴沉下来。
在“万众瞩目”下,李小白只好硬着头皮走出众弟子中间,他可以明显察觉到许多人都在上下打量着自己。
雪豹似乎十分温驯,安然卧在边上,闭目假寐,只有长长的尾巴轻轻左右摇晃。
静霜宗不可能平白听从星罗宗的指挥,没有好处的事情无人会干,他们可不是寻常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宗门,即使平白被使唤了,也不敢反抗。
静霜宗的宗主目光湛然,给人以一种立足于云端之上,俯瞰世间的沧桑与超然,身侧左右各有数名气息隐晦的男女术士,一同来到殿内,随即齐齐坐下,他们之中却无一是年轻人,隐隐以。
殿内众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隐隐就像芒刺在背,身后有人轻轻一推,小声道:“上去,宗主叫你呢!”
重光真人一个激灵,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本座只是打个比方!”
“见过姑姑!”
李小白一路跟着她穿过长长的回廊,最后来到一座大殿内。
把李小白带到这里,也是芷蓉自己的主意,这些日子她听腻了山谷内的鸡飞狗跳,每每闹出乱子,十有八九都跟这厮有关,正好宗门有大事件,她便将这小子带了过来。
重光真人哪里听不出对方言语中的推托之意,忽然灵光一闪,计上心来,往在场的众多静霜宗弟子当中一指,说道:“画像上这个魔头酷似贵宗这位弟子,贵宗可以他为参考。”
李小白不断打量着周围,位于冰雪中的宗门让他感到好奇,不过说出来的这句话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信。
这家伙是谁?脑子有病吗?李小白一脸茫然。
重光真人代表星罗宗,手中掌握着一些授权许可,最终咬了咬牙道:“半成!”
“哼!小子!这次算你运气!”
“芷蓉!带着你身边那个,待会儿到鹰嘴崖集合,我们跟昭平师兄一起出发!”
“是你们自己乱伸手,弄坏了好端端的局面hetushu.com,还丢了皇库里的宝物,更何况星罗宗原本就占的多些,我等所得有如鸡肋,如果谈不拢,贵宗还是另请高明!”
有人忽然清咳一声,大殿内所有人立刻收敛声息,依照修为高低,自动分别站成整齐的左右两排。
芷蓉带着李小白,来到一个中年妇人面前,屈膝一礼后说道:“牟姑姑!人已带到!”
此前芷蓉领着李小白拜见的牟姑姑走了过来。
“请人过来吧!”
重光真人比对着手中的画像,又落在李小白的脸上,满意地点了点头。
李小白咧着大嘴,傻呵呵的发好人卡,让芷蓉直翻白眼,凤娘怎么就推荐了这么个夯货过来。
货真价实的“李小白”哭笑不得,你们这算是骑驴找驴吗?
这种事情可大可小,静霜宗位长老尽皆面色不善,星罗宗重光真人的话中隐有所指。
大殿内的静霜宗弟子大多都拥有初识境的修为,他们来到这里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
相似七成已经是水墨写实的极限,如果是极西之地的油墨画,这厮恐怕得当场原形毕露。
后者抬手虚点,那张纸在三尺开外平空定住,却是笑了起来,说道:“以这样的人像,不尽不实,怎么可能辨认得出来?”
满殿齐声回应。
“本宗愿意提供此子的画像,贵宗可以按图索骥!”
直到现在,静霜宗都仍然不知道李小白的本名,只知道是大武朝世族杨家小主凤娘推荐过来的李小郎,就像张三李四王五赵六,在术道修行有成之前,小白同学的大名还入不了大人物们的视线。
芷蓉解开了小白同学的疑惑:“他是内门弟子杨泽,五天前你揍了他的表弟吕斌洋!”
他也意识到,自己虽然有所保留,但是依然存在歧义。
静霜宗宗主仿佛又恢复了此前不食人间烟火的飘渺淡泊。
重光真人摇了摇头,皇库内被洗劫的众多天材地宝,早已有了去处,只不过是被截了胡,作为既得利益者,五宫七宗都有将其寻http://www•hetushu.com回的义务,而不是现在斤斤计较的谈条件。
“善!”
芷蓉连忙拜谢,随即回头瞪了李小白一眼,这个没眼力劲儿的家伙,真不晓得牟姑姑会如此看重他,还赏了功诀。
“多谢姑姑!”
十几个全真境?
几十只火盆不仅提供了殿内的光亮,也驱散了不少寒冷,当两人抵达时,这里已经有不少人。
“你这小猴子!”
正好有初识境中阶的修为,可以一同参与进来。
双方寒喧几句后,一身青衣的重光真人直接进入主题,说道:“五宫七宗原本同气连枝,为了阻止那魔头继续为祸苍生,还请宗主早日决定,与我等一同遍寻天下,将此子击杀。”
“比方?如果只是比方就好!”
“不行!周氏皇库原本就是我等五宫七宗事先分配好之物,怎可坏了规矩?”
站在人群中间的李小白心头微微一跳,因为对于灵气波动的敏感,他察觉到这些人身上隐晦的气势与自己曾经见过的凝胎境术士完全不同,更像是星罗宗那两个追杀自己的厉害术士。
有人传话出去。
自我催眠般,小白同学昂首挺胸,希望这些家伙不会自惭形秽的绝望自尽。
“遵命!”
片刻之后,一个满头白发的年轻人从殿后走了出来,身旁跟着一头气势沉稳,灵气逼人的雪豹。
片刻之后,一个青衣老者带着四个黑袍术士走了进来。
芷蓉冷哼了一声,在前面带路。
芷蓉以一种看乡巴佬的目光蔑视着李小白,初识境的小术士碰到大蛟往往只有死路一条,《惊蛟诀》能够用极其高超的丹青之术和术道秘法将大蛟神形兼备的烙印下来,不失为一份极其精妙的术道法诀。
好吧!就当自己帅呆了!帅的令人发指!!!
有人招呼着芷蓉,宗主设定的历练组合配比,宗门弟子们有自己的一套组队方式。
“芷蓉,这就是那个挺会闹腾的初识境新人吗?”
静霜宗宗主冷哼一声,将目光投向众弟子中间,手一指道:www.hetushu.com“你,出来!让这位星罗宗的真人看看,这个名叫李小白的魔头究竟长什么模样。”
静霜宗宗主气息渺渺,态度淡然,似乎对此兴趣并不大,死道友不死贫道,星罗宗想要染指大武朝世俗皇权,既然有这份贪心,理所当然的也要付出一些代价。
事实上在这次商谈前,静霜宗与星罗宗在私底下已经有过几次对话,而现在则是真刀真枪的利益分配问题。
正是芷蓉的声音。
有一年轻内门弟子来到李小白面前,冷笑着上下打量着他。
恐怕星罗宗的重光真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方才所指的静霜宗初识境外门弟子正是全宗上下遍寻无着的正主,却堂而皇之的站在他的眼前。
满头白发的静霜宗宗主一开口,便是中年男子的声音,他的年龄显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多半是修了什么秘法,将容貌维持在年轻时。
星罗宗的重光真人拿出一叠棉纸,拈起其中一张,轻轻一推,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平空托着飞向静霜宗宗主。
他喵的!李小白心中在咆哮!
李小白猛然瞪大眼睛,星罗宗的真人终于找到了这里。
大武朝封狼道西延镇老李家父子几个都是天生惹事的祸秧子,而且一个比一个强。
“细心观想图上的腾蛟,默颂口诀,要心无旁骛,不可杂念丛生!”
“你是说我静霜宗弟子杀害贵宗真人,勾结妖族,祸乱天下?”
李小白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很是随意的拱了拱手。
这个世界的“仙人”可不是凡人眼中超脱红尘,出世淡泊,餐风饮露的高高在上,他们的需求层次更高一些,不再是充满铜臭的黄白之物,而是凝聚天地灵气的珍稀天材地宝、法器、丹药、功诀等。
静霜宗宗主并没有重光真人想的那么单纯,毫不客气的针锋相对。
“宗主所言极是,那妖女本体是青蛟,擅长隠匿,不过这魔头却是地地道道的人族,嗯!”
“正是他,留在谷内多生事端,不如带出来正好历练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