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6章 逃脱

李小白在其他初识境弟子羡慕的目光中,跟在了昭平身旁。
正因为有恃无恐,李小白堂而皇之的跟着四处搜捕自己的静霜宗弟子混在一起,还临时客串参考模特。
刚冲到关押罗冥的房间,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酸臭,十几条断开的钢链横七竖八的摊在地上,链节断口凹凸不平,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过了一般,还有几支钢针头尾,给赶到现场的星罗宗弟子们透露出了一些线索。
“好像是的腐蚀力!”
静霜宗派出的每一支凝胎境弟子领头的小队都携带了一只闪灵雀,用以与定雪峰保持联络。
不过即便没有李小白和芷蓉的追击,他也会被星罗宗的倪震和花恋蝶阻止。
一名炼神境弟子勃然大怒,声音里面隐隐带着心神冲击。
昭平讶然,对方竟然没有跑远。
“速去!不能放跑了他!”
昭平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知道罗冥的血液和体液带有莫名的腐蚀性,却没有想到突然暴增到这种程度,连钢链和钢针都被蚀断。
昭平点了点头,并没有生气,反而语气温和地说道:“嗯,过来!你有武道修为,可以制住那家伙!待会儿我会掩护你!”
即将插入花恋和_图_书蝶喉咙的爪子忽然一滞,罗冥的身体莫名剧烈颤抖起来,嘴角抽搐着,仿佛从喉咙深处哆嗦着冒出声音。
像这般找法,真能找得到正主儿那才叫活见鬼!
别看闪灵雀身形娇小,飞行速度却如闪电般迅疾,比雪鹤还要快一倍有余,寻常鹰隼都难以捕捉到它,而且极具灵性,非常适合作为远距离传讯所用。
“师兄!不要!师兄!快来人啊!救命啊!”
不过节外生枝的抓到一个失去理智的星罗宗弟子,还发现了一些关于魔宗的线索,立刻引起了李小白的关注。
此前星罗宗的罗冥正是李小郞用钢针射住关节,这才制住了这家伙,昭平打算故伎重施,借助于李小白的武技再次擒获对方。
“闪灵雀,宗门回信了。”
他原本就打算在搜寻魔头李小白之余,暗中调察魔宗余孽的消息,即便原本任务落空,或许能够将魔宗在南海仙会掠走的宝物夺回一些,至少这一趟出山门并没有空手而归。
“不好了!那个,那个魔头逃跑了!”
花恋蝶闭上的眼睛猛然睁开,怔了怔后,浮现出喜色,大叫道:“罗冥!”
大黄岭的绿林盟主,陷空山大首领秦威大和图书叔与阿爷李大虎是过命兄弟,在他透露出来的一些不为人知秘辛里面,李小白的这副身躯竟与原本属于五宫八宗之一的魔宗有些渊缘。
罗冥师兄却站在师姐花恋蝶面前,瞪着血红色双眼,嘶吼着伸出了不似人族的尖锐爪子。
一个静苑仆人突然气急败坏的闯进了屋子,身上血迹斑斑。
昭平没有迟疑,当即放出飞剑,带着众师弟们冲出了房间。
不过屡屡受芷蓉师姐的警告,李小白不便将自己的关注和兴趣表现出来,只能像一个真正新晋外门弟子一样,安份守己的看着昭平师兄逐一审问这三个星罗宗弟子。
刚奔出十几步,他突然回头望向身后,说道:“小郞!你上前!”
闪灵雀带来的回复,并没有出乎昭平的意料,甚至在意料之中。
问完后,罗冥依旧用钢链锁半悬挂在房间里,另两个星罗宗弟子则收走了飞剑灵符及个人物品,每人一记封灵咒,足以让他俩在十二个时辰里无法再引聚灵气。
她作势欲扑向竟然嘶哑着道出自己名字的男人,可是对方却畏如蛇蝎般猛然疾退。
那个只是一介凡人的仆役脸色直发白,跪倒在地求饶道:“仙长饶命!并m•hetushu•com非我等没有示警,而是那魔头突然暴起,完全没有任何征兆!”
正当昭平与众师弟们商量着如何处置这三个星罗宗弟子的时候,一只长有一对白眉的黄色小雀从夜幕中落下,穿过窗棂,落在了昭平的肩膀上,发出清脆的鸣音。
芷蓉看到李小白傻头傻脑的模样,忍不住推了他一把。
自家阿爷绝对是个胆儿肥的,连魔宗圣女都敢往自己家里扒拉,生下三个小崽儿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个能比一个惹祸,天灾人祸硬生生把三兄弟拆得天各一方。
若非如此,当初在静霜宗定雪峰的宗门大殿内,星罗宗的重光真人就已经直接将李小白指认了出来。
当初罗冥深爱着花师姐,却没想到今天师兄竟然想要杀师姐,这是何等的命运弄人。
门外有初识境弟子在叫。
两行清泪从脸颊上划过,她认命的闭上了眼睛,等候最后时刻。
“不要让他跑了!”
放眼天下,同名同姓,甚至长相酷似的人多了去。
许多术道宗门齐聚琼崖道的紫琼山,将各自的天材地宝与法器互通有无,没想到数百头狰狞异兽被人驱使着闯入紫琼山,疯狂咆哮着见人就扑杀,将各个宗门的和*图*书弟子们杀了个措手不及。
恐怕在这段时间,星罗宗没少误抓与小白同学相貌相仿的年轻人,多半已经变的麻木。
“吱啾!”
……
“师兄!那人就在隔壁,跟那两个星罗宗弟子在一起。”
十几名初识境弟子立刻将隔壁房间前后左右围住,甚至屋顶上也跳上了几人。
一名炼神境弟子看到了白眉小黄雀的脚上挂着一支铜管,正是他们白天放出的那只闪灵雀,带着请示返回定雪峰的宗门。
李小白与芷蓉抓到的星罗宗罗冥正是被杀散的众弟子之一,似乎因为沾染到异兽的奇毒而失去理智,行踪不定,漫无目的四处杀戮,就连世俗官府邀请来的术士供奉也被杀了不少。
昭平点了点头,摸出一把大黄米,往身前的桌上一撒,趁着白眉黄羽的闪灵雀扑上去不断啄食时,摘下了那支铜管,从里面抽出一卷两指宽的纸卷,扫了一眼,说道:“受星罗宗重光真人所托,宗主让我们协助那两名星罗宗弟子治好罗冥的疯症,并且暗中寻访魔宗余孽的踪迹。”
“小郞!师兄在叫你!”
反正一支羊是赶,两支羊也是放,一个凝胎境弟子,十个炼神境弟子再加上二十个初识境,给宗门充当前锋,http://m•hetushu•com完全绰绰有余。
“跑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示警!”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凝胎境的昭平师兄身周距离最近的永远是那些炼神境的师兄们,而李小白与芷蓉总是与那十八个初识境弟子在一起。
“我?”李小白疑惑的指了指自己。
花恋蝶浑身微微颤栗,却莫名鼓起了勇气,颤声道:“罗冥!”
“恋蝶!”
李小白跟着昭平立刻冲进隔壁房间,却看到那个罗冥双眼赤红的站在两个退到墙角的星罗宗弟子面前,他的眉心散发出醒目的红光,赫然是一枚奇异的符文。
异兽凶残,驱兽的术士也同样厉害,不仅将几个宗门杀得丢盔弃甲,连交易的天材地宝与法器都被抢走了不少,数年一次的南海仙会因为这群不速之客而完全乱了套。
就在十几息之前,星罗宗弟子倪震胸口留下一道极深的血色爪痕,鲜血不住的渗出,他声嘶力竭的大叫,脸上充满了绝望,灵气被封的他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甚至比凡人都多有不如。
李小白丝毫不担心静霜宗的弟子们能够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要妖女不现身,不擅动混沌青莲的剑光,很难让人将他与各个宗门遍寻天下的“魔头李小白”联系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