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1章 白骨圣杯

静霜宗弟子们自作主张的将驱使异兽的人当作魔宗余孽,但是方才那两个人的失声惊呼,却使整个事情变得不那么简单起来。
远处溪水潺潺的声音立刻被打乱,一群密密麻麻的血瞳与诡异血色符文在上游亮起,并且迅速冲了过来。
锻体境高阶的武道真气催动提纵轻功,使李小白在山林间纵跃如飞,然而在山脚下,除了几个脚印外,他并没有找到魔宗弟子的身影,随后便前去被“曦和”剑光击落的赤红色剑光坠落点所在。
魔宗老者刚要提醒这个静霜宗弟子,寻常鲜血根本不足以催动白骨圣杯,若非自己借了圣女精血为引,暂留于体内保存,再以秘法引发,否则根本无法使用这件以圣宗初祖遗蜕头骨炼制的强大法器。
魔宗老者嘴唇已经毫无血色,哆哆嗦嗦地喃喃自语道:“是啊!我圣宗的白骨圣杯以精血催动,可以放出灭杀一切生灵的圣灵雾,该死!再多出来一些血啊!”
这厮行事有时候就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好端端的看戏就罢了,偏偏要亲自上场。
十指连心,指尖血即是心头精血,左手食指立刻溢出鲜红的血珠。
附近还有一具肢体扭曲变形的尸体,背心至前胸留着一道http://www.hetushu•com指头大小的圆孔,人早已经气息全无,鲜血已经流尽。
“哈哈!魔宗余孽,没想到我们会杀个回马枪吧?乖乖交出白骨圣杯,我们可以饶你一命!”
方才还洋洋得意的认为这里没有其他人,然而李小白的声音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
“好胆!”
此时白骨圣杯中生出的圣灵雾根本不足以完全护住两人,葬身兽口是迟早的事情。
“小子,你……”
“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入了静霜宗倒是可惜,不如改投我天邪教吧!本法王可以给你做引荐人,本教最喜欢青年英杰!”
“静霜宗的小术士何德何能,竟然能够杀我天邪教的弟子,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天邪教法王一击未能得手,反而召回了自己的飞剑,上下打量着李小白,不知是赞赏这个静霜宗弟子的胆大包天呢,还是勇气可嘉。
那人满脸扭曲起来,对李小白似有深仇大恨,他咬牙切齿地对一旁气势惊人的中年男子躬身道:“法王大人,就是他,他是静霜宗弟子,杀了曲阜师弟!”
面色苍白的魔宗长老一脸难以置信,这个仅有初识境修为,连御剑飞行都www•hetushu•com无法做到的静霜宗弟子竟然会出手救下自己。
魔宗长老大急,他咬破手指,欲挤出鲜血滴入怀中的白骨圣杯,一滴鲜血落入杯底,立刻升起一大团白雾,然而几滴下去,却让他眼前阵阵发黑。
“卑鄙无耻!人在做,天在看,你们以为能够一直瞒得过别人吗?”
“咳嗯!”
被称为法王的人,看似不经意的甩了一下袖子,一道赤红色剑光从袖中射出,瞬眼间便来到了李小白面前。
天邪教法王的声音就像夜枭一般刺耳难听,他拿出一支金色小笛,手指虚按在笛口,一阵诡异曼妙的笛声响起,远远回荡在溪谷中。
因为这些行踪与行事诡秘的天邪教更加不像是什么好人。
李小白左手轻捏着御剑法诀,一步步来到魔宗老者身旁,因为自己这具身体与魔宗的渊缘,他打算介入此事,并保住对方。
这使得李小白心生疑惑,琼崖道南海仙会遭到袭击,恐怕暗藏玄机。
“等等,没用的!”
李小白轻轻一抖手指,两三滴指尖心血准确的落入杯底。
……
催动圣灵雾将上千异兽变成白骨的人是魔宗弟子,那么驱使异兽的又是什么人?准确的说,又是什么样的隐秘势力存和图书在?
天邪教法王似乎吃定了魔宗老者与李小白,不住的冷笑,带着身旁的天邪教弟子一步步往后退去,让异兽群将李小白与魔宗老者围得水泄不通。
李小白叫出了从天邪教弟子那里听来的名字。
剑气一闪,李小白手中的短剑被削掉了两寸长的剑锋,不过那道迅雷不及掩耳的赤红色剑光却被剑气生生撞飞。
神情萎靡,伤势不轻的魔宗老者突然开口,提醒李小白不要轻信。
“为本教牺牲,是你等的荣耀,待妖神降临,我等统治这个世间,哪里还在乎什么五宫七宗,你们魔宗就是榜样!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哈哈哈!”
溪谷边的林子里,突然传出一声清咳,李小白施施然的迈着方步,来到三人的视线中,表示自己的存在感。
“圣灵雾?”
距离赤红剑光的落点附近,隔着一百多米开外,李小白就听到远远传来说话声。
“老头,本公子借你几滴血!”
吾命休矣!
可惜了一把价值至少一百贯的好剑,右手一抖,残剑收回纳戒,换成了皇库内珍藏的元央剑。
“聒噪!”
更何况就在不久前,对方还帮了自己一把,将挤满山头的异兽群悉数变成了白骨。
“呵呵!投降吧!本法王可以留给你们和-图-书一个全尸!”
李小白看了看在月光与星光下蜂拥而至的异兽群,又看了看拼命往惨白色圆杯中滴入鲜血的魔宗老者,忽然抬起元央剑在指尖轻轻一划。
竟然有一大群异兽埋伏在溪谷另一端,听到笛声当即冲了过来。
“不要信他,天邪教向来满口谎言,最善蛊惑人心!年轻人,快跑!”
两名天邪教之人正在与一个魔宗老者对峙,后者地上散落着一些碎片,如果拼凑起来,似乎是一支飞剑。
声音尖锐沙哑的天邪教弟子喝斥起来,魔宗老者闻声睁开眼睛,却见一支银色飞剑悬在自己身前。
魔宗老者的声音里带着咳嗽声,显然受伤不轻。
然而身体却本能的拒绝更多鲜血溢出。
说话的是之前最先听到的那个尖锐沙哑的声音,似乎是仗着己方高手,肆无忌惮的威胁魔宗老者。
他打算从那个被自己击杀的神秘人尸体上寻找一些线索。
叮!
“静霜宗弟子竟然会救下魔宗长老,呵呵呵!如此有趣的小辈,本法王已经很久没见了!”
“该,该死的,是邪兽!”
“呸!当老夫是三岁小孩,可以随便愚弄,白骨圣杯是本宗至宝,老夫宁可毁掉,也不会让它落入他人手中,你们天邪教别得意忘形,莫以为行和*图*书事隐密就无人知晓,总有一天纸包不住火,天下群起而攻之,看你们如何抵挡!”
体内灵气贼去楼空的,魔宗老者紧紧抱着一只巴掌般大小的惨白色古朴圆杯,认命的闭上眼睛。
“哼!在这荒山野岭,谁还能救你这个老匹夫,你倒是喊啊!看看有谁会应?”
站在悄无声息的山顶静待了片刻,确认没有谁来找自己麻烦后,李小白这才抬脚往山下走去。
双方短短几句话,蕴含了极大的信息量,使李小白选择出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保有这样才能弄到更多的线索。
即便如此,他所能够催发出来的圣灵雾只有十之一二,想要完全释放这只白骨圣杯的威能,必须是纯粹的圣女精血才行。
方才与天邪教法王交手,受伤使他失血过多,此时仅仅几滴指尖心血,却有支持不住的趋势。
前此那个声音尖锐沙哑的人正是天邪教的人,身形佝偻猥琐,气急败坏的指着李小白道:“你!怎么是你?”
叮一声轻响!
白骨圣杯的杯口,源源不断的喷涌出圣灵雾,就像无穷无尽,转眼间弥漫出数十丈纵横。
就在下一刻,魔宗老者瞠目结舌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天邪教法王脸色一寒,飞剑就像一道红色电光,激射向魔宗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