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7章 阴谋

如果没有西比阿家族的支持,一个军团士兵都休想踏足东方的土地。
小白同学也没完全由着妖女乱来,一锅香气四溢的鸡汤锅,一锅热气腾腾的米粥,各取所需。
照此以往,恐怕要不了多久,圣宗将不再是西比阿家族一家独大。
大人的世界真是让人搞不懂。
“也许你是对的!”
小白同学满脸懵逼,看了看已经气绝的天邪教法王,又看了看自己的娘亲海伦娜。
或许是猜到了自家小郞心中所想,海伦娜继续说道:“小郞无需担心,娘知道香君是小郞的人,要不是那周老头识相,把帝位传给小娘子,待凯撒陛下君临东土,兵戎相见,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娘会替你把大武朝争取为封地。”
东方术道,已经被灭的武道,虎视眈眈的极西王朝,暗中居心叵测的天邪教,死灰复燃的圣宗,彼此间割不断理还乱的错综复杂关系,已经无法用单纯的善恶正邪来定义其中每一个存在。
不得不说李大虎的血脉犹如神一般的短腿小柯基,与海伦娜的三个儿子,几乎个个都传承了东土人种的大部分特征,只有鼻梁稍挺,眼窝微陷,面部更加立体些,肤色也偏白,阳光帅http://m.hetushu.com气一个赛过一个,连香君小娘都割舍不下。
那个名叫凯撒的鬼把自己的爪子伸到东土,可是香君小娘的大武朝就在这里,岂不是要动自己的奶酪?
海伦娜气恼地想要反驳,然而一时间却失了声,怔怔的望着自己的小郞。
忽然一阵清光从天而降,化作人形的清瑶缓缓落在小白同学身旁,撸着袖子说道:“全部解决,快,快,火锅!”
她将极西之地的意图想的实在是太美好了,凯撒王的军团征伐东土,绝不是以解放者的名义,多半是以占领者和统治者的名义,甚至是屠戮者。
“能够结束极西之地长久战乱的王者怎么可能是一个简单的人,对于权力和野心必然是超出所有人的想像,任何忤逆他意志的人,都会成为他的敌人,哪怕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和朋友,没有人都不会例外,恐怕当初圣宗山门被破,多半也与他有些关系,娘可以暗中调查,宗门内的人是不是其他家族的人多了一些。”
一层薄薄的冷汗爬上了海伦娜的额头,圣宗山门被破,背后恐怕一层层阴谋诡计让人心底寒气直冒,自己竟然一直都没有察觉,绝对和_图_书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不愧是曾经给大武朝香君女帝上过造反课的先生,从母亲的言语中顺藤摸瓜分析出一些重要线索的李小白终于明白,自家那个不着调的江湖大豪阿爷究竟是怎么把这个极西金发大洋马给弄上手的,对于权力斗争未免也太轻视了些。
海伦娜端着粥碗却心思重重,香喷喷的米粥与爽口的腌菜如同嚼蜡一般完全食不知味。
不再继续消耗在内乱中的少年一天天长大,与他们的父兄一起,披上铠甲,拿起兵刃,组成一只只精锐军团,日夜枕戈待战,等待着他们的王一声令下,远征东方。
以自己在圣宗的功劳,再加上西比阿家族在元老院的影响力,想必不是什么难事。
李小白摇了摇头,上嘴皮跟下嘴皮一碰就能够言出法随,那还要医生有什么用?
凯撒?万王之王?
作为圣宗的执掌者,她的眼界无形中被限制在宗门之内,最多就是与其他术道宗门和天邪教的纷争,难以看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和更加复杂的利益纠葛。
好吧!早餐就吃火锅,也就只有这妖女才有这么好的胃口。
李小白并不想让海伦娜就这么一直陷入困窘中,一看旁和-图-书边,妖女竟已经将火锅支了起来。
海伦娜皱起了眉头,认为应该没有那种可能性,西比阿家族计划东迁已经有近千年,对东土最为了解,凯撒王想要动西比阿家族的利益,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如果不是亲情压倒了宗门利益,海伦娜绝不会将这个天大的秘辛透露给自己的小儿子。
在这个强者为王的世界里,一切保证都是空头支票,将东土王朝变成私家封地,那些来自于极西之地的统治者未必会这么好心。
极西之地的东征计划密谋已久,原本只是为了躲避战乱而举族东迁,恰逢一位伟大的王者突然横空出世,一手结束了犹如噩梦般无休无止的战争,将代表和平的橄榄枝洒遍每一个角落,东迁计划在这位野心勃勃的王者手中最终演变成了磨刀霍霍的东征计划。
……
海伦娜不甘心的再施展了一遍治愈圣术,渐渐僵硬的尸体依旧毫无反应,伤重不治的天邪教法王能够说出方才的话已经是相当不易,更何况身陷敌手,又无反抗能力,早已经没有求生意志,自然死的更快些。
看到小郞正一脸狐疑的望着自己,海伦娜终究是心中一软,说道:“娘来自于极西之地的和-图-书西比阿家族,凯撒是那里至高无上的王,他终结了延续数百年的战争,统一极西之地,无论是西比阿家族,还是元老院,在很早以前就将目光投向了东土,圣宗的祖师便是西比阿家族的一位嫡子,带领了上千名家族成员一路艰苦跋涉来到东土,在中原立下山门,此后西比阿家族领导着东征计划,不断派家族子弟随商队抵达东方,在四十多年前,娘便跟着父亲与母亲来到这里。”
沉默了许久,海伦娜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小儿子的话相当有道理。
“现在想那么多也没有用,先吃点东西吧!”
单单是香君小娘接受的大武朝,哪一次皇权更替不都是血雨腥风,杀得人头乱滚,像一统极西之地的王者,手段和心机恐怕绝不下于大武朝的老皇帝,不知有多少人被他卖了,还欢天喜地的替他数钱。
青蛟鳞片储物空间巨大,里面塞满了不少好东西,哪怕是荒山野岭,照样能够过得安逸自在。
至于极西之地的王者,对于无法无天的妖族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娘,你想得太乐观了!大武朝是一块大肥肉,只要是人都会想着咬上一口,世间人心最难测,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的例子http://m•hetushu•com多了。”
海伦娜是这具身躯的亲娘没错,可是圣宗又跟他没有半文钱关系,更何况还有幕后黑手的极西之地王者。
难得有机会出来放风,自然是玩好吃好。
小白同学心里直犯嘀咕,他可不想自己一番心血让别人占了便宜。
望着与相公一模一样的黑发黑眼,只有五官和脸形稍有几分极西之地人种的特征,海伦娜感到前所未有的纠结起来,一方是家族与王者,另一方却是自己的家庭和亲人,被夹在中间的棘手感觉犹如芒刺在背。
死了?
小儿子的话,犹如一语惊醒梦中人,正如他所言,圣宗遭到重创后,极西之地派来了更多的人手帮助她重振宗门,但是西比阿家族成员所占的比例确确实实在不知不觉间降低了许多。
看到亲娘的反应,李小白就知道自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青蛟在山谷上空盘旋,试图再找出一两个倒霉蛋让她耍个够。
“怎,怎会……”
香君小娘与李小郞有正儿八经的婚约,作为婆婆,她俨然已经将大武朝当作自留地,香君继承帝位等同于给李家打量家业,有这么一层关系,自然不再是圣宗的针对目标。
怎会这样?
“不会!娘绝不会允许他们动香君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