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4章 一砖撂倒

杨家小主绝不是一个见识短浅的,当即认出了这枚晶石,正是千金难求的灵晶。
李青只好祭出杀手锏,摊开手掌,露出一块黑不溜丢,材质不明的小牌。
“凤娘,莫哭了,小郞没事的!”
李小白用新改良的法阵灵胶取代了临时验证法阵的灵气,将新刻好的法阵彻底固化下来,随着时间推移,灵胶将会牢牢附着于法阵的细小沟槽内,呈现出晶莹的琉璃质地。
“这算什么鬼东西?你还成天捏在手里当个宝!”
“去!”
濡慕化妖之恩,从西延镇外的居摩湖不远万里来到李小白身边,没想到他身旁竟然还有一只大妖,洪璃这心情一直忐忑不安,如果不是公子护着,恐怕真有可能被这只大妖给一口吞了。
……
李青只好苦笑着解释:“我李家兄弟三人一向命硬,小郞更是如此,他的本事不比为夫小,应该能够化险为夷!”
需两三人合抱的树干在剑气面前,并不比豆腐坚硬多少,轻轻一挥剑,凛冽的剑气瞬间和_图_书贯穿整个梢头干尾,削木为板,他很快搭建出一座暂时栖身的小木屋。
在李青递过来的眼色中,凤娘若有所悟。
幸好夫人是大家闺秀,没有刻意招呼脸,不然就不是胸口被擂的生痛,而是家里的葡萄架子倒了,猫儿发了疯。
“就这个?还不如不说!我的小叔哎!”
……
就听到嗖嗖轻响,身影连闪,听到动静的护院们纷纷冲了进来,除了夫人和老爷,却没有看到破坏假山的贼人。
“你说,妾就不信,你还能说出花来。”
只见自家相公将这枚灵晶与那个小牌放到一起,五指合拢后一捏,再摊开手时,一块厚重的黑色方砖出现在他的掌上。
在帝都天京干得那一票捞了不少,极品玉石还是不少的,大不了多做几件,把这妖女武装成黄金圣斗士都可以。
这件礼物让小红鲤又惊又喜,满脸爬满了红云,双手紧紧握着玉璧不肯松手,一副任君采撷的小模样,显然是极为喜欢。
李青只好http://m.hetushu.com紧紧抱住又气又急的夫人,好言相道:“凤娘,凤娘,且听为夫说!”
对此芷蓉也感到十分抱歉,甚至因此与昭平师兄吵了一架,为了一个新入宗门的外门弟子得罪内门师兄实属不知,因此她还受到了众师兄师弟们的冷落。
“公子!奴家也要嘛!奴家也要嘛!”
凤娘张大了嘴,毫无疑问,二郞手中这枚毫不起眼的小牌竟然是一件法器,而且还是术道中人才拥有的宝贝。
察觉到小红鲤身上的气息变化,妖女又开始嘟起嘴,放开自己眼前的火锅,扑过来缠住小白同学。
凤娘哪里不认得这个小牌,只知道二郞捏在手里抚弄,似乎只是一个小玩件,非金非银非玉,实在是让人看不明白。
“灵晶?”
“什么没事?又是仙长,又是妖怪,你以为小郞能够活着回来,你这个没良心的,老娘看错你了!”
李小白嘴角直抽抽,只好再掏出一方美玉。
李小白用元央剑在岸边树林里连伐了十http://www.hetushu•com几棵参天大树。
新伐的木板饱含着树汁,用一只含着妖火的法器瓷炉源源不断释放出热量,一个多时辰后,便将整座木屋内部勉强烘干,不过屋内依旧弥漫着淡淡的木材清香。
李青冲着院里的假山丢出了这块方砖,就听到轰隆一声大响,两人多高的假山瞬间变成一堆碎石。
凤娘难以相信自己的相公竟然会说出如此无情无义的话,气得扑过来,一顿粉拳,砸得李二郞满脸苦色,只能生生受着。
“奴奴谢谢公子!”
与做给清瑶的那面铜镜法器相比,这枚玉璧不仅能够完美掩住洪璃的妖气,还可以将妖气转化为灵气。
静霜宗的鲛绡密友,芷蓉托人送回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李家小郞在参与宗门剿杀魔头的行动中,遭遇天邪教突袭,不幸落水身亡。
凤娘依旧气不过,又要哭嚎起来。
无论是谁都不会想到,这个灵气逼人的小丫头竟然是一只小妖。
李二郞的正室,原为城外落雁堡小主的李杨氏凤娘捏着m.hetushu•com帕子,眼睛红红的望向自家相公,哽咽道:“二郞,你带人去一趟百越道,无论如何也要将小郞的尸骨带回来。”
“都有份!都有份!”
正反两面的精美云纹包围着精致的法阵,以灵气为阵,灌入法阵的细槽内,将这枚玉璧往小红鲤身上一按,缭绕的淡淡妖气立刻消失无影无踪,在玉璧中央的圆孔处,反而缓缓散逸出一丝灵气,环绕着小红鲤,聚而不散。
趁妖女忙着捣鼓晚餐,李小白握着一方美玉,指尖聚出细小的灵气针,在碧绿的玉石上飞快切削和刻划起来。
此时天色恰好暗了下来,妖女带着火锅迫不及待的搬了进去,她还真从毗邻的江里捞出了几条大鲤鱼,吓得小红鲤面无人色,显然被这头生猛霸道的大妖给吓得不轻。
方才说某人喜新厌旧的,也不知是哪一个?
说着还弃如敝履般丢出那面铜镜,任由它滴溜溜在木屋里乱转。
“凤娘,你且看这个!”
“嘘!”
想起方才自己以“老娘”自称,有违大家闺秀风范,hetushu.com凤娘不得不冷静了些,一口气却还是没消。
李青又摸出一颗指头大小的晶石,内部似有氤氲白雾在流动。
成了!
“他,他是炼……”
手里捏着一个小玩意儿的李青也不知该如何相劝自己的夫人。
没一会儿功夫,一枚巴掌大小的玉璧便制作完成。
“没事,没事,你们都散去吧!”李青挥了挥手,让满腹疑惑不解的护院们都退下后,这才压低了声音在夫人凤娘耳边低语道:“这是小郞给的,他专门给为兄量身定制的,你莫要外传!”
作为李家妇,让她怎么向李家列祖列宗交待。
虽然看上去有些歪歪扭扭,却并不影响歇住上几晚,甚至坚持三四个月都没有任何问题。
“相公,这,这是?”
感恩于小叔子让自己和二郞有情人终成眷属,风光过门的凤娘不禁悲从心来,后悔自己不该写信推荐小郞去入什么劳什子山门,这下可好,哪想到会参与那么凶猛的宗门任务,最后落了个尸骨无存。
镇南道首府,福城内的李府。
“妇人之见!你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