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8章 强盗

巫杖顶端的本命蛊铁火蝎突然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整个蝎体迅速膨胀起来,最后嘭一声炸开,变成岩浆状的液体四射飞溅,有两三名蛮勇躲闪不及,身体沾上了少许,当即迅速腐蚀入身体,整个人很快变成一具残缺不全的可怕尸体。
在上百名袒胸露背,手执逆刃弯刀的蛮勇拱卫下,一个脸上纹有诡异青纹的男子冲着已经退到镇内中央一座竹木阁楼门前的十向人大声呼喝。
吃不准这个从天上落下来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葛里郎下巫还是呲牙硬气地说道:“没错,我们就是强盗,小子,不想溅一身血,就滚远一点!”
巫师虽然是整个国家的统治者,但是培养与传承不易,死一个便少一个,根本不允许肆无忌惮的互相厮杀。
这简直是无妄之灾啊!
“……”小白同学一脸茫然。
百余名蛮勇呼啦啦一下子将李小白围了起来。
如果手中的镇子一个个被夺走,即便是中巫,也只能变成丧家犬,仓皇而逃。
http://www.hetushu.com天空中传来一个声音,随即狂风大作,一个年轻男子缓缓从天而降。
底层巫主争斗,只能一对一交战,绝不允许以多打少,不然整个越庆国会被这种没有规矩的乱战拖入深渊。
作为镇子的巫主,加泰莱并没有冒冒然邀请对方帮助自己,天知道来的是敌人还是朋友,自己原本就已经是雪上加霜,岌岌可危,他并不想再恶化到一发不可收拾。
“抱歉,能打扰一下吗?”
“葛里郞大人死了!”
“清瑶!我们下去!”
“巫师怎么了?他自己承认是强盗啊!杀强盗并不犯法吧!”
“那个镇子有点儿问题!”
加泰莱一想到自己也有可能被牵连,一点儿也不领情,甚至有些气急败坏的大叫起来。
“你,你杀了他?!”
盗匪明显是李小白心头的一个禁忌字眼,当即毫不犹豫地抬起剑指。
“妈蛋!看你们獐头鼠目的模样就知道是强盗!”
“啊!我们完了!”
和_图_书白同学洋洋得意地吹了吹剑指,就像一支刚刚击毙敌人的左轮手枪。
李小白也注意到那个镇子里有不正常的浓烟和火光冒出。
李小白漫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眼前这家伙是怎么了?
李小白眨了眨眼,又望向明显占据了上风的葛里郞等人,说道:“你们是强盗!”
“绝无可能,吴尊中巫待我恩重如山,还屡屡指点巫术,我岂能背叛于他。”
“你,你是什么人?”
加泰莱下巫难以置信的指着李小白,失声惊叫起来。
“是啊!强盗嘛!当然该死!”
吴尊中巫助他收服的一品本命蛊金甲虫在方才的战斗中,被对方的本命蛊铁火蝎撕碎并吞食。
噗哧!
“曦和!”
汶桉镇的巫主加泰莱实力不足,坚持了半日后,终究被对方攻破了镇子,一步步被逼到镇中央,与十几个残兵败将已经无处可逃。
性命相连的本命蛊一死,他不仅元气大伤,同样修为暴跌,根本没可能抵挡得住对方占领自己的镇子。
m.hetushu.com强盗当然不犯法,但是杀巫师,尤其是一个外来者杀了本族的巫师,根本就是挑衅整个越庆国的巫师阶层,对方恐怕不止是帮错忙,恐怕还是来找碴的。
“你,你闯大祸了!他是巫师,不是强盗!”
那些没有被铁火蝎自爆浆汁沾染到的蛮勇们接二连三发出绝望的哀嚎。
可以预见,即便是吴尊中巫大人恐怕也保不住他。
“你是镇长?”
“先打探情况,顺便歇歇脚,一会儿就走!”
“大人死了?”
清瑶早就变成一条小蛇,钻进了钱袋,最后放出一道妖风,卷着小白同学安全着陆。
“这里是汶桉镇,远来的朋友,请你先离开!如果我还活着的话,稍后再请你喝酒!”
“加泰莱!你这样的反抗是没有意义的!吴尊那老东西妄想收服噬血独仙却遭到反噬,恐怕已经命不久矣,识时务者,赶紧放下权杖,向莫塔中巫大人献上你的忠诚!”
完全占据上风的葛里郎狞笑着抬起手中虬结的巫杖,杖头出一只http://www•hetushu•com拳头般大小,通体乌黑的蝎子作势欲扑出去。
巫主大人身陨,他们这些随同出战的蛮勇与自己的家人难逃牵连,甚至会沦为陪葬。
加泰莱满脸怒容,愤怒地拒绝,话音刚落却喷出一口鲜血。
清瑶转回硕大的蛟头,她开始放慢速度。
加泰莱一怔之后,终于明白过来,却是越发的绝望。
难道自己又闯祸了……
自己明明好心救了他和这个镇子,居然还责怪他,真是不可理喻,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几乎一瞬间,一道淡白色的光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贯穿了正洋洋得意的葛里郞眉心之处。
趁着统御包括汶桉镇在内五六个镇子的吴尊中巫收服三品毒蛊噬血独仙不成,因为反噬而实力大损的好机会,为了得到莫塔中巫的奖赏,相邻的果桉镇巫主,葛里郎下巫带着上百名蛮勇,主动向这座位于两位中巫大人势力交界处的镇子发起进攻。
“啊!你不是蛮人!你竟然杀了巫师!完了完了!”
即使有一些商业上的往来和-图-书,越庆国对于大武朝来说,依然是一片充满神秘与未知的土地,在深入这个巫术盛行的国度前,做一些最基本的了解还是有必要的。
天晓得会不会因为一些风土人情或习俗禁忌的产生纠葛,为了寻找天邪教的据点,却一路灾祸不断的横淌过去,恐怕还没有找到地方,就已经打草惊蛇,对方早已经逃的无影无踪,或者干脆就是严阵以待。
他对越庆国的镇与镇之间争夺巫主之位的争斗完全一无所知。
“既然如此,你的一身精血正好可以饲喂我的铁火蝎,说不定还能让它再提升一品。”
一息之后,红白相间的脑浆子这才从他的眉心与后脑喷涌而出。
几个想不开的蛮勇直接拿刀划了自己的脖子,喷出浓浊的血箭,尸体轰然倒地。
毕竟在大武朝的地盘上,他可以肆无忌惮的为非作歹,可是越庆国却没有香君女帝供他倚仗。
突然被打断摘取胜利果实的葛里郎又惊又怒,当即倒退数步,如临大敌般望着对方。
李小白向载着自己的青蛟打了个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