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9章 清兰城

李小白点了点头,根本没有将对方话语中的隐隐警告放在心上。
……
“反正是死,战死算了!”
李小白拿出了一吊铜钱,准备交什么劳什子的税,听对方的口气,就知道是在欺负外地人。
“多少?”
如果再这么放任下去,人心贪欲沟壑难填,百万贯都有可能叫得出来。
像越庆国这样的蛮人国度,除了铜钱交易,在很多时候,以货易货的方式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
吓得加泰莱和他身边的汶桉镇蛮勇们无不色变,这个外来的家伙手段竟然如此凶残,生生的大活人就像屠鸡宰狗般,在眨眼间大卸八块。
“等等!”
“等等,外乡人入城税一千贯,人头税一千……”
为了能够顺利进城,不想多生事端的他没打算跟这些小喽罗计较。
“呵呵,谢谢了!顺便问一声,清兰城在哪儿?”
“跟他拼了!”
“贱人!”
附近出入城门的黑蛮人无不向李小白投来同情的和图书目光。
李小白悻悻然收回元央剑,两贯,两百贯,两千贯,没完没了往上加,这不是在敲榨勒索,而是公开抢劫!
“本地人入城税十文,人头税十文,外乡人入城税一贯,人头税一贯!”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现官不如现官,这几个蛮勇守在城门口也算是一霸,不仅仅是勒索钱财,遇到漂亮的蛮女,甚至还会上前占些荤素便宜。
加泰莱一脸苦笑,为李小白指了方向。
“外乡人,进城要交税!”
清兰城是吴尊中巫的城池,只有在那里,才不用担心莫塔中巫的直接追杀。
“好吧!抱歉了!”
当值两百贯的银元宝等闲能够砸死人,事实上这个蛮勇头领不吃不喝一辈子,那些饷钱也未必能够凑到这两百贯。
李小白随便丢出一锭银锞子,差不多十两的模样,正当值十贯,因为铜钱与金银兑换比例并不固定的缘故,如果换成铜钱,这锭银锞子恐怕还不止和图书十贯。
人杀都杀了,篓子都捅了,还在乎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往西南二十里!”
不要找钱是因为这些蛮人满身腥膻,天晓得有没有洗过手,实在是脏的令人嫌弃。
“快走!快走!走的越远越好!”
剑气嘶鸣,元央剑出手即回。
有钱,任性,壕!
加泰莱并没有骗他,走了约二十里后,一座大城出现在眼前。
老虎不发威,还真当他是小白?
“外来人,你最好到清兰城报备一下,这里的事情,我会尽力帮你说项。”
听到他的话,其他蛮勇得意的哈哈笑了起来,今天算是捞到了一个肥羊。
参与攻打汶桉镇的果桉镇蛮勇们少部分当场自尽,一大半作鸟兽散,剩下的七八个蛮勇终于做出了艰难的选择。
李小白也没在意,牵着马径自往城内走去。
“嗯?”
但是刚走了没几步,加泰莱突然叫住了李小白。
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当看到和图书那个外乡人牵着马即将走进城门,嘴角露出坏笑,当即冲了上去,再次将对方拦住。
统治清兰城与周边几个乡镇的吴尊中巫就住在清兰城中央的巫主府内。
汶桉镇的巫主加泰莱悲愤的大吼,一方面是承对方的情,自己侥幸活命,另一方面却是因为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本命蛊已死,一身巫术失去了大半,除非自己嫌命长,去主动挑衅这个能够一指头干掉葛里郎下巫的家伙。
一堆切口整齐的尸块跌落在他的脚边,鲜血和破腑的内脏在地上摊开,空气中的血腥气更加浓郁了数倍。
小白同学回过身,疑惑的望着对方,他看到有几分纠结。
“十贯!莫找了!”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施施然离去。
“快去告诉左伯大人!”
除了马匹是本地矮身粗腿的品种外,这一身月白色襦衫与越庆国的黑蛮服饰明显格格不入。
“尼恩死了!”
当即将其他蛮勇给吓懵圈了,和_图_书城门口一阵尖叫与呼喊,出入城门的蛮人四散奔逃,生怕被牵连。
为首的那个蛮勇腆起肚子,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为巫主报仇!”
考虑到葛里郎身死,获得好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吴尊中巫大人,虽然对方违反了越庆国的规矩,加泰莱却做不出恩将仇报的事情。
这些人明知回去以后必定死路一条,他们抄着兵器,怪吼着冲向李小白。
一锭大元宝飞来,将蛮勇头领砸了个趔趄。
守门的喽罗们面面相觑,今天真是碰了一个豪客,一个个露出喜色,两百贯如果分润一些,今年大家都能好吃好喝的过个好年。
外国修士进入越庆国,都需要向就近的大城巫主报备,加泰莱的提醒,也是为了维护越庆国的巫师统治规则。
守门蛮勇提着粗壮的骨朵兵器,拦住了一人一马。
越庆国的巫师统治已经持续了有数百年之久,经年累月的积威之下,这样的规则根本不容许任何挑衅。
李小和_图_书白终于意识到自己貌似又捅了篓子,真心不是故意的啊!
李小白仅仅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
也懒得捡回那两百贯,就当丢给这混蛋当棺材本。
噗!
跟在加泰莱下巫身旁的本镇蛮勇一时间不知所措,他们虚张声势的呼喝几下,连上前一步的胆子都没有。
呼啦一下子,反应过来的守门蛮勇们作鸟兽散,丢下了一地的铁骨朵。
除了风玄国有自己的金银币外,大武朝的孔方铜钱在周边几个没有自己货币的邻国中也算是硬通货。
沉甸甸的银子砸到手里,守门蛮勇头领不禁了一愣。
剑光一闪,蛮勇头领的脑袋从脖子上骨碌碌跌落下来。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捧着那锭大元宝的蛮勇头领依旧不肯死心,继续拦住了一人一马的去路。
李小白从镇子里找了一匹无主的马,直接翻身而上,向这个下巫所说的方向渐行渐远。
“对不起,今天的规矩改了!外乡人入城税一百贯,人头税一百贯,哎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