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1章 入住巫主府

做好这些后,便随侍在一旁,脸红红的,乌溜溜的眼珠子不断在这个年轻公子身上打着转。
看在对方愿意帮自己扛下意外发生的麻烦与允许自己盘桓几日的份上,他自然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老巫师骤然大怒,喝道:“出去!”
杀了莫塔中巫座下的果桉镇巫主,随即又杀了自己的守门蛮勇,这个年轻人杀气未免也太重了些,哪怕死于非命的那两个家伙是活该!
“呃!”吴尊中巫直勾勾地盯着李小白,嘴角抽了抽,说道:“公子还没有惹其他什么事端吧?”
蛮女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这个年轻公子竟然真的只是说说话吗?
那汉子怔了一怔,旋即恼羞成即怒的瞪了李小白一眼,悻悻然退了出去。
蛮女终于回过神来,羞窘的低下头去,开始结结巴巴的介绍起越庆国的情况。
不过李小白依旧坐在那里,甚至连起身的意思都没有,望着这个容易害羞的蛮女说道:“本公子初hetushu.com次来越庆国,巧妹姑娘帮我说说贵国的一些风土人情,人物事迹!”
整座小楼内十分干净清爽,显然每天都有人洒扫,不过摆设与面见老巫师的石殿一样,除了几间充当卧室的房间里有床外,便只剩下几张桌子和矮柜,比不上大武朝的奢华,但是在越庆国内,已经算是相当上档次了。
看着那汉子离开石殿后,老巫师突然咳嗽了几声,向李小白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说道:“老朽近两日修炼出了岔子,下面的人开始不服管教起来,让你见笑了!”
不应该扑上来迫不及待的温存着成就好事?
看到闯进殿内那人最后的怒目而视,小白同学一阵莫名其妙的冤枉,好端端的,冲自己瞪什么眼。
“目前为止……”李小白三省吾身,最后松了一口气,坚定地说道:“没有!”
名叫巧妹的蛮女十分勤快,很快给李小白打来了水洗手净面,并且端来不少瓜果,以供享用www.hetushu.com
李小白秒懂!
老巫师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汉子依旧兀自大声嚷嚷。
他之所以生气,并不仅仅是因为蛮勇首领左伯的莽撞,更是看出了对方的桀骜不驯就像石头一样即将从水面下浮出来。
“大人,有人欲行不轨啊!”
“巧妹姑娘?”
“老朽这里有堪舆图,公子尽可以抄录一份,至于风土……”
绘制完最后一笔,李小白放下紫毫玉笔,向蛮女巧妹招了招手,朝着边上的长凳示意了一下。
“啊!是,好的,公子!”
“巫主大人!”
在越庆国这样的地方,毒蛊横行,任何入口之物需格外谨慎。
“我这里有一些丹药,不知吴尊大人是否需要?”
蛮家女娇小可人,待听到巫主大人的话后,一张小麦色的脸浮起了红云,这个远道而来的外乡公子显然比本地的那些野蛮粗汉要强多了。
这个蛮女是本城巫主招待客人的小手段,作为客人自然可以享www.hetushu.com受对方的各种服务,询问风土人情,根本不算什么。
“公子请随我来!”
领着李小白来到这座石殿的蛮女恭恭敬敬地走了进来。
吴尊的目光望向门外,笑了起来,大声道:“巧妹!”
“公子说便是!巧妹听着。”
对方正在抄画巫主大人的堪舆图,那般认真的模样使蛮女心跳不已。
跟聪明人说话,不需要浪费太多的口水。
李小白心平气和地说道:“方才杀了守门蛮勇的人是我,那家伙竟敢要一千贯的入城税和一千贯的人头税。”
吴尊面色不愉,吓得蛮女连忙退了出去。
……
李小白刚要开口,门外蛮女忽然禀告道:“巫主大人,左伯大人有急事求见!”
啊?!
李小白终于知道为什么加泰莱的镇子会遭到攻击,恐怕这个老巫师已经穷途末路,无法守住自己的地盘。
“没看到我在这儿待客吗?让他稍等一会儿!”
小白同学有些着恼,自己明明已经修身养性,http://www.hetushu.com以德服人,偏偏怎么会有那么多不开眼的家伙哭着喊着求杀身之祸,这不是贱的么?
李小白觉得这个蛮女似乎有些不太正常,他皱起眉头,出于职业习惯的开始分析对方的“病情”。
然而还没等李小白再次开口,一个孔武有力的汉子闯进石殿,同时声震如雷道:“巫主大人,有人杀了守城蛮勇,闯入城内!”
巧妹望了一眼长凳,这位公子的喜好还真是别致,脸上的红意更盛了几分,虽然嘴上这么说,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了长凳上。
“不必了!多谢公子好意!”
李小白正式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
老巫师摇了摇头,别人给的丹药他可不敢随便乱吃。
“带这位客人去休息吧!”吴尊随后向李小白点了点头,说道:“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吩咐巧妹,公子尽管随意。”同时意有所指的笑了笑。
一千贯入城税和一千贯人头税?还是向大武朝的术士勒索,真是活的够够了。
“我初到贵国,想去http://m•hetushu.com泯澜江的彩云岭,不知该往何处去,顺便也想了解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
“出去!”
“别站着,坐吧!我们说说话!”
李小白被领到一座四层石砌小楼,一片片巴掌大小的砾石混合着桐油粘土砌成外墙,内部完全是实木结构,顶层高过巫主府内的树木要,就像一座可以俯瞰全城的瞭望塔。
从侍女口中,应该可以了解到这个蛮人国度的最基本情况。
收服三品毒蛊噬血独仙失败,使自己修为大损与本命蛊遭到重创,清兰城内暗流涌动。
吴尊根本没有怀疑李小白的解释,根本没有说谎的必要,下面的蛮勇是个什么德性,他还不清楚,更何况寻常蛮勇贱命一条,死了再招就是了,有人抢着要为巫主效力。
伺候这样的客人,她自然是十万个愿意。
圣宗眼线找到的天邪教据点就在泯澜江彩云岭内的一个村子里,也是他进入越庆国的目标。
老巫师握住了巫杖,指节隐隐发白。
“呃!是!”
“多谢吴尊大人!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