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2章 不速之客

“莫塔!你来这里干什么?清兰城不是你的地盘!”
互相争斗夺取领地,只不过是巫师阶层的内部优胜劣汰,强者享受更多的资源供养,弱者只能得到最少的那一部分,甚至被打杀淘汰掉。
“赔偿?好啊!那就拿清兰城来赔好了!”
“小心!”
好快的剑!
就在这个时候,莫塔中巫开了口,将吴尊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一个下巫,作为越庆国巫师阶层的最低层,就算再厉害,也怎么可能抵得上像清兰城这样的大城。
降服三品毒蛊噬血独仙失败的吴尊连反应都慢了一拍,然而就听到叮叮当当数声连响,在夜幕下,李小白身前出现了十几条淡淡的白光乍闪即逝。
很少有像李小白这般肆无忌惮的开门见山,事实上蛮人性格直爽,有什么就说什么,愿意告诉便会知无不言,不愿意则会直接拒绝。
嗡嗡声大作,一群毒蜂飞了出来,在场的众多蛮勇骇得连连散开,甚至退到了十和*图*书几步开外。
白日里,大武朝的年轻术士若是将这个蛮勇首领也一并打杀了才好,这些蛮勇根本一个都靠不住,居然里通外人,让自己的老对手就这样轻轻松松的闯进来。
……
“老朽知道,这只是一个意外!”
如果不是莫塔中巫在场,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站在这里,即便修为大跌,吴尊中巫也不是他这样的小人物能够招惹的。
莫塔中巫身旁的两个下巫齐声大喝,齐齐一挥袖子,数道黑光闪电般扑向李小白。
吴尊怒道:“你莫要欺人太甚!”
吴尊果然守信,并没有直接将李小白推出去。
“李公子,这里有老朽就行,你先回去休息!”
莫塔洋洋得意的举着巫杖,金线铁背蜈发出嘶嘶轻响,空气中弥漫开令人头晕目眩的腥甜,显然这只本命蛊也是一头奇毒之物。
琉璃心的映射距离,恰好覆盖到巫主府大门口,察觉到城内异动的李小白来到吴尊中巫身hetushu.com旁,与他并肩站到一起。
“吴尊,本巫手下的葛里郞死在汶桉镇,你不会不知道吧?”
“哼!如果他与加泰莱争斗而死,我也就认了,技不如人,死了也活该,可是他并不是加泰莱所杀,有人犯的规矩,吴尊,你还要继续包庇吗?”
“如果加上我呢!”
吴尊在人群中看到了清兰城蛮勇首领左伯的身影,忍不住怒哼了一身,这个狼子野心的左伯,一见自己修为跌落,立刻就改弦更张,投向了与自己素有嫌隙的莫塔中巫。
紧接着地上噼哩啪啦的跌满了各种模样古怪的虫子,支离破碎的残躯溢出体液刚触及沙土石砾,便冒出淡淡的黑烟。
“是你!受死!”
巫师大人们的手段,根本不是他们这些蛮勇能够承受的,哪怕随便挨上一点,都有可能是尸骨无存的下场。
莫塔中巫瞳孔微微一缩,他几乎没有看清对方究竟是如何出招的,手中便平空出现了一支三尺www.hetushu•com长剑,明晃晃的剑刃透着一股沁入心神的凌厉寒意。
“该死!”
统治整个国家的巫主被称为天巫,下面则分为地巫和人巫,人巫中又分为上巫,中巫和下巫,清兰城的巫主便是中巫,战斗力堪比术道炼神境,只不过是近修习巫术发生了意外,领地遭人窥觑。
“找死!”
夜幕中,一袭月白色襦衫缓缓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其他异国人往往自以为忌讳或不敢轻信的缘故,只愿意自行打探,搜集到的信息有时候并不全面,甚至多有猜测和脑补,以至于失真。
“吴尊!出来!”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就像炸雷般在巫主府上空回荡。
那两个下巫随手放出的毒蛊虽然不是本命毒蛊,也依然不容小觑。
愤怒的吴尊中巫佝偻着背,拄着巫杖一步步来到巫主府大门前,就见到一个留着花白长须的中年男子在数名巫师以及上千名蛮勇的簇拥下,正得意的望着自己。
有什么样的hetushu•com中巫就有什么样的下巫,吴尊的口气几乎与白日里初次见面的汶桉镇巫主加泰莱一般无二。
被人拿捏住把柄,吴尊无可奈何地说道:“外乡人不懂规矩,不知者不罪,老夫赔偿你便是!”
然而宾主尽兴的宴会结束后,已经进入梦乡的清兰城突然被一片火光与噪杂声惊醒,无数蛮人高举着火把从四面八方赶来,将整个巫主府围得水泄不通。
这个主要由黑蛮人组成的国度,与其说是一个国家,倒不如说是一个庞大的宗门,修行的不过是巫术罢了,没有巫术天资的普通蛮人供养着整个宗门,等阶森严的统治规则自然无可厚非。
通过巫主府蛮女的口述,他对越庆国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莫塔中巫施施然的顿了顿手中巫杖,一只尺许长的金线铁背蜈从袖中爬了出来,攀附在杖头,冲着吴尊张牙舞爪。
“哼!欺的就是你,吴尊,你还认不清现实吗?现在你可不是本巫的对手!”
吴尊中巫同样情不自禁和-图-书的多看了身旁这个大武朝年轻公子一眼,不是说好的初识境术士吗?怎么连用武技也这么厉害。
吴尊中巫与所有蛮人一样,即便修为受损,招待客人依然十分热忱,接风晚宴十分丰盛,甚至可以看到府中蛮女们欢快的歌声与舞姿。
见自己精心饲喂已久的蛊虫被群杀,那两名下巫同时勃然大怒,其他几个跟在莫塔中巫身旁的下巫也跟着一起动手。
李小白作为一个十分合格的听众,从蛮女巧妹那里获悉了不少越庆国的信息。
哪想到吴尊中巫的话正落入莫塔的下怀,当即哈哈大笑的来了一个狮子大开口。
事实上葛里郞被杀,也颇趁他的意,像他与莫塔这样的中巫,领地内的下巫也不过寥寥六七位罢了,死一个便少一个,没了一个葛里郞,莫塔中巫的势力等同于受到不小的打击。
周围那些蛮勇们看到这只蜈蛊,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察觉到老巫主正怒视着自己,趾高气扬的左伯立刻缩了缩脖子,往后一步退入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