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4章 信件

吴尊中巫依旧和昨日一样淡定,丝毫并没有因为莫塔气急败坏的狼狈而去,而感到不安。
并没有参与叛变的蛮女与蛮勇看到这一部,全都吓呆了。
吴尊一怔,随即微笑起来,却不像昨日那样直接拒绝。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我勒个去的!真是邪门儿!”
“哼!找死!”
“呵呵,呵呵!”
生食活人脑浆似乎对这只本命蛊极有补益,它的扑杀吞食速度越来越快,几十名蛮勇很快变成了无脑之人,一个个翻着白眼,无神的望着夜空。
“公子早!”
笼罩住两人的“炫火罩”化作无数火星,消散在空气中。
“全部杀掉!”
左伯的惨叫声很快变成毫无意义的呻吟与莫名音节,反而变得更加恐怖。
石殿内的吴尊中巫静静的望着眼前那支玉瓶,终于伸出手,倒出了一枚碧绿色丹药,仿佛赌上一把似的直接吞服了进去。
那些蛮勇有心想逃,可是看到首领被巫主本命蛊吞食了脑浆的那一幕,早已经吓得手脚发软,根本连站都站不稳。
得到命令的毒牙战蚁再次一跳,扑到了一名蛮勇的脑袋上,一对硕大毒牙竟然直接掀开脑壳,钻了进去,又是一阵令人牙齿发酸的可怕咀嚼声,脑浆很快被吞噬一http://www.hetushu.com空。
牵着马,在守门蛮勇们的敬畏目光中,一人一骑飞快远去。
“嘶!”
“不,不,不要!不要,饶命啊,饶命啊!”
不论过程,只看结果,吴尊中巫真心实意的领下了这份情,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仅仅用几句话,就把莫塔等人给赶走,自己受几句威胁又算得了什么。
“大人,请饶命!小的家里还有三个年幼的孩子,还有老人要养啊!他们不能没有我……”
“无妨,这次多谢李公子出手!”
他带了头后,其他蛮勇也跟着一起跪下来连声求饶。
这封信也算是报答了昨晚李小白的援手之谊。
那对獠牙几乎有蚁身的四分之一大小,当即毫不客气的刺入蛮勇首领的脖子,惨叫声立刻走了调,变成了彻底的绝望。
混沌青莲微微颤栗,大量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飞快弥补着消耗殆尽的灵气。
巫主府门外的杀戮很快被清理,蛮勇首领和叛变蛮勇们的尸体被拖走,和他们的家人一样,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在这个世间一样。
清晨,在清新的空气和悦耳动听的鸟叫声中醒来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然而吴尊依旧冷冷的盯着这个背叛了自己的蛮勇首领和_图_书,一言不发,毒牙战蚁很快钻进了他的下巴,直入脑腔。
佝偻的后背似乎都挺直了不少。
巫门府门前一阵呯呯嘭嘭的磕头声,蛮勇们的额头很快见了血,可是为了乞求饶恕,依旧卖力的拿脑门撞地面,仿佛感觉不到痛疼似的。
片刻之后,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浮现出一丝血色,渐渐笑了起来。
“莫塔必然不会死心,眼下老朽与他已经撕破脸,公子不宜再留下,这里有一封信,公子可带着它前往多拉侬城,向玛哈开斯上巫求一件信物,凭借此信物,在我越庆国通行可以更加顺畅一些。”
别有风情的蛮女笑意盈盈,在她眼中,自从昨晚逼走莫塔中巫,这位来自于北方大武朝的年轻公子与府中的老巫主就已经毫无分别。
“昨晚惊扰到李公子,老朽深感歉意!”
李小白并没有推辞,很干脆的拿过了这支皮卷信,然而在收回手时,却留下了一支玉瓶。
“让李公子见笑了!请早些安歇!”
一只通体黝黑,长着一对硕大獠牙的巨蚁正附着在左伯的脖颈处。
大声哀嚎乞命的左伯一边磕得头破血流,凄惨无比,一边慢慢跪爬过来,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他突然毫无征兆的从地上一跃而起,手中握着一www•hetushu.com支明晃晃的牛耳尖刀,扑向只有两三步之遥的老巫师。
“小心!”
巫主府内响起失声尖叫。
全程目睹的李小白倒吸了一口冷气,越庆国的蛮人巫蛊之术果然诡秘可怕。
当啷!蛮勇首领再也拿不出行凶的牛耳尖刀,鬼哭狼嚎的去捂住自己脖子,试图阻止毒牙战蚁继续向上钻,然而毒素迅速弥漫全身,四肢就像灌了铅一样,整个人渐渐软倒在地,偏偏神智还清醒的很。
蛮勇首领左伯被盯着背后直冒虚汗,他腿脚一软,跪了下来,以头抢地,磕得呯呯作声,哪里还有平时趾高气扬的威风。
吴尊中巫的本命蛊毒牙战蚁虽然受到重创,但是对付左伯这样的蛮勇,依旧轻而易举,这只本命蛊毫不迟疑的扯开左伯的脖颈皮肉,一头钻了进去,明显可以看到皮肤下拱起拳头般大小的那么一块,并且迅速向上钻去。
“没关系,我也不能置身事外。”
李小白背后汗毛直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些巫师的手段实在是太诡异了,根本不像术道修士的法术那样有迹可寻。
老巫师的声音就像数九寒冰的冰棱,无情的插在那些叛徒们的心口。
此时此刻,他不再是佯装乞命求饶,而是真的怕了巫主大人的手段。和图书
老巫师的目光旋即放在滞留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那些蛮勇身上,最终盯着清兰城蛮勇首领说道:“左伯!你太让我失望了!”
有了新抄绘的堪舆图在手,李小白自然知道吴尊中巫所说的多拉侬城在哪个方向,在风土人情与大武朝截然不同的国度内,那件信物对他还是十分有用的。
十几息后,已经完全没了声息的蛮勇首领眉心忽然裂开,一只浑身湿漉漉的巨蚁抖动着触须钻了出来,仿佛有些得意的张合着巨牙,看得那些蛮勇们无不胆战心惊。
看着莫塔等人的背影与火把亮光渐渐消失在视线,李小白转过头冲着老巫师歉然一笑。
“嗯!多谢吴尊大人!”
吴尊胸前红光闪烁了一下,一个鸡蛋般大小的身影直射出去,正扑到左伯身上,这位蛮勇首领冲势立减,面露惊恐之色,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李小白伸着懒腰推门而出,正好看到蛮女巧妹已经打好了洗脸水,早已经恭候多时。
黝黑的甲亮泛着油光,饱餐后的毒牙战蚁似乎极为精神,随后一跳,跃入吴尊中巫伸出的手掌,冲着李小白晃了晃獠牙在闪烁的红光中,消失在掌心。
“吴尊大人,方才真是抱歉了!”
关系总是在不经意间建立下来。
他摇了和-图-书摇头,赶紧滚回去睡了,生怕多留一会儿,晚上会做被虫子钻脑袋的噩梦。
清兰城巫主府门外,临街的窗户内一扇扇亮起了灯,光线透过窗缝和门缝撒在街上,形成纵横交错的光斑。
……
恐怕毋须等天亮,巫主大人在莫塔中巫的突然发难中成功赶走了对方的消息就会传遍全城,原本一些首鼠两端,蠢蠢欲动的心思将会清醒许多。
在一阵翻白眼和剧烈颤动中,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那只怪蚁在脑子里面吞噬脑浆的声音,在场的蛮人无不脸色煞白,手脚发软的瘫倒在地。
用过五颜六色糯米糌粑,薄得几乎能够透过人影的炙肉片和口感清爽的酸瓜作为早餐,李小白又被此间的主人,老巫师吴尊约见。
灯光中,人影晃动,似在小心翼翼地倾听着门外的动静。
吴尊仿佛根本没有在意自己方才的屠戮,冲着李小白微微一笑,佝偻着身子往府中走去。
李小白自然知道莫塔中巫闯入清兰城的真正目的,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偏巧送上去的借口。
“不,不,吴尊大人,小人一时糊涂,一时糊涂啊!”
这便是背叛巫主的代价!
吴尊中巫将一支皮卷推了过来,细细的丝绳将这支皮卷信扎紧,并且压上了特殊的封漆。
“去死吧!”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