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7章 说教

释道儒的大杂烩,加菜根谭,加心灵鸡汤,加卡耐基,一锅乱炖出来的理论已经可以变得连小白同学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这已经严重违背了他的职业道德,好人听了都会变成神经病。
沿江而居的蛮人村落不知凡几,连越庆国的国都圣庙所在也同样毗邻泯澜江,李小白想要寻找的彩云岭,恰好顺着江水绵延百余里,又拐了另一个方向远去。
“哦!久仰久仰!”
与名声鹊起的大武朝相比,所谓西延镇李家在越庆国依旧是默默无名。
“在下也是一介凡人,一样要吃喝拉撒,一样会生老病死,并不觉得与其他人有什么分别!”
李小白的胡说八道张口即来,一丝注意力投在心神中的混沌青莲上,莲瓣上的灵光轻轻摇曳,仿佛在不经意间引动了什么。
或许是看到李小白好说话,其他大武朝商人壮起胆子,纷纷走过来,递上自己的片子,他们打的是与顾础一般的心思,能够结交到多拉侬城巫主的贵客,哪怕没有眼前的利益关系,将来这份一面之交说不定会派上用常。
李小白语气淡然。
无论是巫师也好,还是术士也好,在他们眼中,这些凡人与自己完全和-图-书是两个世界的人,哪怕多说一句话都是纯属浪费口水。
李小白拒绝了多拉侬城巫主玛哈开斯的诚挚挽留,宴会的第二天,他就骑着马悠悠然离开。
不过惹祸精小郎既然来了,恐怕要不了多久,又会像大武朝一样,让不少人领教这块招牌的厉害。
他没有开口回答,而是拿出了那枚血玉符。
“呵呵!小门小户罢了!”
李小白深深看了一眼这位修为不弱的年轻巫师,与术道宗门相比,越庆国的巫师统治着这个国家,原以为已经够接地气,却没想到内心深处还是有着那么一丝优越感。
大堂内开始变得鸦雀无声,满堂的蛮人与汉人无不齐齐望向李小白,听着对方不明觉厉的话语,一时间觉得高深莫测,却又个个装作心领神会的模样。
“公子倒是好雅量,能与这些奸商折节下交!”
但是这个逼装的得加五分,至少蛮人巫师玛哈开斯已经信了七成,连称受教。
被邀请来的大武朝豪商们理所当然地往世俗豪门权贵方面联想,多半是世族中身份最尊贵的嫡系子弟,不然怎会被巫主大人如此看重并视为贵客。
大户人家或官吏m•hetushu.com的“名片”叫作名刺、名敕或名贴,商家的“名片”则叫作片子,一张厚实的纸片,印着商号和自己的名字,与名刺的作用相同,互相拜访所用,代表了比点头之交更进一步,可以互相登门入宅。
路上走了约三四天,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江横桓在一人一马面前。
许多人惊疑不定,在此之前根本从未听说过西延镇李家这个名头,以为是一个招摇撞骗之辈,却不曾想到香君女帝登基大宝没多久,八大世族之一的前朝皇族杨家风光出嫁自家小主凤娘,东床快婿正是西延镇李家的二郞,不少世族大佬们这才悚然一惊,仿佛有一头不为人知的大鳄即将浮出水面,其影响力和势力丝毫不逊色于各家世族。
“鄙人顾础专做玉石生意,手里有几家玉场,公子若是喜好美玉,本商号保证价格公道。”
蛮女立刻就像没事儿人一样,问起了李小白想要什么。
两人之间的亲切交谈,让不远处的玛哈开斯惊讶地多看了一眼,都说术道修士视凡人如蝼蚁,根本不屑于与寻常人交谈,尤其是在凡尘俗世中打滚,沾染满身铜臭的商人,双方居然能站在一起hetushu.com相谈正欢实在是让人出乎意料。
随着他在帝都天京只手搅动风云,神秘的西延镇李家也渐渐进入了大武朝诸多豪门权贵们的视线里。
“公子真是说笑了,巫师与术士都是得窥天道的天地宠儿,有望长生不老,破虚飞升,而凡人,恐怕百年不到,便会化成一捧枯骨黄土,哪里值得我等在意。”
圣宗之人?
……
灵气波动只不过是自己注意力放在混沌青莲上时,加速引聚灵气的正常效果而已,对于行走吃饭,撩妹睡觉都能修行的李小混蛋来说,只不过是信手拈来的装逼手段。
“好,多谢,顾东家!他日若有机会,在下必然会登门拜访。”
一阵让人神清气爽的习习凉风涌入堂内,让众宾客们不由自主地露出了舒爽的神色,玛哈开斯却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对方的话语竟然引动了天地灵气,这一阵阵沁人心脾的凉风实际上是灵气涌来时自然而然产生的异相。
修行者就是修行者,凡人就是凡人,双方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有太多相交的时候,即使坐镇领地,眼前的凡尘俗世不过花开花落,根本不值得留恋,一旦从人巫之境踏入地巫,他就会放弃领地m.hetushu.com,前往国都巫庙获得长老资格,就此精持苦修,至于原来的领地,根本不会在意到底会如何。
李小白一怔,旋即明白过来,对方这是在客气呢!
来自大武朝的豪商们在寒喧了几句,知机散去后,玛哈开斯上巫带着笑重新凑了过来。
像这样的人情往来,李小白并没有拒之千里,反而熟络的收下了这张片子。
他同样多看了一眼玉石商人顾础,这些被叫来凑数的家伙还真是会抓住机会,难怪越庆国的财富都被这些奸商给赚了去。
“嗯?”李小白一怔,随即看到对方不经意的做了一个奇异的手势。
豪商笑着递过来一张片子。
不过在民间,还是大武朝官方,西延镇李家依然声名不显。
刚在一间茶点铺子里坐下,抖着抹布前来招呼的蛮女妹子悄声问道:“敢问公子是否姓李?”
泯澜江是越庆国最大的河流之一,源头起自以白蛮人为主的莽国,从妖域深处汇聚山溪小河,最终形成一路奔腾向东的大江。
一方面是想尽快找到天邪教的据点,将其连根拔除,一方面有自知之明,待久了恐怕被戳破牛皮,倒不如带着一身高深莫测离开,从此留下哥的传说。
玛哈开斯摇了摇头http://www.hetushu.com,显然不认同李小白的观念。
“花鸟虫鱼兽是这方天地的一部分,人也是,妖也是,红尘俗世也是,道法自然,我既天地,天地既我,道心即凡心,凡心即道心,空不亦色,色不亦空……”
当然商家的片子还有另外一个作用,就是生意来往时打点儿小折扣或要点儿小优惠什么的。
神马世族,老李家的招牌迟早会压在众多世族之上。
尽管以讹传讹,李小白却依旧我行我素的打造着西延镇李家的赫赫威名,哪怕假戏真做,一旦势成,随便报个名头,再也不会发生被人随随便便踩上一脚的事情,至少像曾经初入封狼道折冲府边军千雉军时,像苏尚卓这样的世族子弟不敢轻易的嚣张起来。
“在下是封狼道西延镇李家三郞!”
待李小白结束了长篇大论的说教,玛哈开斯却出乎意料地说道:“受教了!”
不明觉厉的豪商装模作样。
多拉侬城巫主玛哈开斯向众人介绍时,并未说明这位大武朝贵客的术士身份。
能够不远万里,沿海绕行到蛮族巫师统治的越庆国,这些无孔不入的大武朝商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结交的机会,或许在某一天,某个接了片子的人就会成为大客户,狠狠发上一笔横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