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8章 入山

李小白摇了摇头,身边有清瑶这只大妖,再加上意外加入的洪璃这个化形境小妖女,自己也不算是孤军深入,若是再碰上那个有天邪教法王坐镇的谷地,有极大把握强攻下来。
点了几样吃食,李小白问道:“这里附近可有住宿?”
“小的钱安,见过上使!”
一枚血玉符足以说明一切,李小白的身份不言而喻。
圣宗察觉并确认了天邪教这个幕后黑手,仅仅只是近两年的事情。
老掌柜钱安拿出一张牛皮纸,双手捧到李小白面前。
在看到圣宗长老差点儿送命,他就已经了然在胸,老娘虽然掌控着圣宗,日子多半也不太好过。
“上使请谨慎!”
就像招待来往的客人一样,蛮女推荐了一个客栈的名字。
这处茶寮建在沿江官道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仅供来往客商临时歇脚。
胡乱捡了一些柴火,当红通通的火光升起时,妖女和小红鲤这才现出身形,前者从钱袋内钻出,后m.hetushu.com者直接从吊珠的佩饰在红光中变成清秀可人的小萝莉。
“往前二十里有一个镇子,有家名叫近江的客栈还算干净。”
“明白,明白,小的已经为公子准备周详!”
李小白毫不客气的使用起老娘安排的这些人手。
在蛮人巫师统治的越庆国,与五宫七宗一样,圣宗并没有安排太多的术道修行者,一是人手原本就不足,二是越庆国与莽国同样排斥非巫师的修行者,尤其是需要报备一说,使不愿意抛头露面,走漏了形迹的圣宗术士们不喜。
不过让李小白尤为注意的是,这个村子竟然紧挨着一片妖域。
“白日里公子为何不让奴家出来,这些野兽根本不值一提。”
双方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已经知道各自的意图。
“是!”
刚入夜,用过晚膳的李小白把弄着手里的血玉符,恰好听到门扉上传来轻轻的叩击声。
李小白估摸着自己如果脚程够快,预计和_图_书后天中午就能够抵达那个村子。
李小白摇了摇头,他大致能够猜到圣宗的一些情况,如果有能力解决,恐怕老娘根本不会让他过来,自己就把天邪教给剿灭了。
……
“请进!门没锁!”
可以想像的到,位于深山中的那些村落,可以算得上是与世隔绝,高度自治的小国家,越庆国很难将自己的行政管理沿伸到这样的山里。
在远离蛮人聚居的山野,小村落如果户不过三十,将会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侵袭的猛兽将会毁掉整个村子,一人一马越往前行,脚下的小路便越发狭窄,到了最后干脆就完全没有了踪迹。
打开后,上面绘制着一张比较详细的地图,有近江客栈所在的镇子,还有几条前往彩云岭那个村落的路线。
白天接待李小白的客栈掌柜小心翼翼的推门而入,反身关上门后却立即五体投地的跪下来。
越庆国内偏僻的小村落不知道有多少,但和_图_书是天邪教选择毗邻妖域的村子作为据点,应该不是无缘无故,以妖为邻多半别有用意,或许那些妖怪是邪兽的口粮都说不定。
离开了泯澜江的江边官道,循着高耸的彩云岭山脉不断深入,便只剩下一马单骑的小径,随处可见一人多高的野茅草,远处鸟叫兽鸣,人烟迅速变得罕见起来。
“这些就足够了!”
地图背面还有一些文字记录,简要说明了调查情况与判断,还有一幅村内地形的简图。
“不必多劝!我自有分寸!”
不过这么快就让圣宗的人找到,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
“谢上使!”
圣女海伦娜回归圣宗,一直都在苦心经营与培养人手,勉强恢复了一些元气和实力,最近才将注意力放到这个罪魁祸首身上。
老掌柜只得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不过他却打定主意自行去联系那些宗门仙长,即便不能同行,最好也能够接应一二。
近江客栈的老掌柜松了一口气,凭着自己见识和_图_书过各色人等的眼光,这位圣宗上使似乎并不难打交道。
冷不丁从草丛里扑出一头吊睛白额的猛虎只是家常便饭,还没等到日落,豺狼虎豹熊罴猞猁的“热烈欢迎”便让小白同学体验了个遍。
好在琉璃心时刻将方圆百丈范围内的一切风吹草动倒映入心神,这些猛兽的各种花样偷袭完全成了笑话,元央剑总是能够在最巧妙的角度刺入它们的眉心,盈盈没寸,剑芒便将颅骨包裹的脑子震成一团浆糊,还没等落地,就被顺势收入纳戒,成为李小白战利品之一。
老掌柜钱安见李小白一意孤行,试图劝阻。
当李小白在一处废弃村落内找到一座半榻的屋子作为歇脚之处时,光是老虎就被干掉了三头。
“不必,我一个人先去探探底!”
在客栈里歇了一晚,李小白多购置了一些食物和生活用品,一旦进入彩云岭,便几近于蛮荒之地,连座茶寮都碰不着,如果不入村投宿,便只能在荒郊野外觅地歇宿http://www•hetushu•com
因此在仓促间,老掌柜需要先行通报越庆国内的圣宗仙长,这一来一回,不知需要多少时日。
上使又是什么鬼?小白同学没兴趣了解,他只是语气平淡地说道:“起来吧,好好说话!”
稍稍填饱肚子,牵着用了一些食水的马匹,李小白顺路向西,在茶寮蛮女口中的镇子里找到了那家近江客栈。
李小白并不相信天邪教弄出来的那么多邪兽都是不饮不食的怪物。
妖域有大有小,散布在神州大地各处,不过有一个共同之处,人族若是冒冒然闯入,除了沦为妖怪们的口粮外,绝无其他的可能。
“我的目的,你们已经知道了吗?”
妖女手中的敛息玉璧表面,法阵微光闪烁了一下,齐齐熄灭,就在同一时间,方圆数里之内的各种野兽咆哮与鸣叫戛然而止。
作为圣宗在越庆国的凡人眼线小头目,近江客栈掌柜谨慎地提议道:“上使孤身一人,还请多留几日,待小的多约请几位宗内仙长,随上使一同随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