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1章 侦察

青光一闪,妖女变作一条尺许长的小蛇,吐着信儿便一头钻了进去。
伸出剑指,对准了预计的方向,李小白一声轻叱。
可不能让清瑶给带坏了,不然这只妖萝莉非往二货方向发展不可。
一旁的小红鲤跃跃欲试,也想跟着钻进去,却被李小白一把拉住,喝道:“你一条小鲤鱼瞎凑什么热闹,难道想当旱鱼儿吗?”
不过眼下这个村子装不了那么多人,不仅仅是因为小丘内部的空间,还有食物饮水的限制,那些被掳走的南平城百姓多半被关押在别处。
难怪那么多人平空不见了踪影,原来是被天邪教用刀嘴飞蝠邪兽抓走。
暖床都不会,想要逆推?下辈子吧!
李小白吓唬着这个懵懂未经人世的傻丫头,这只萝莉好骗的很,不像妖女有那么多心机。
李小白左右张望着,将五十余步内风吹草动映入心神,就像开了挂一样,带着两妖轻而易举的又溜出了村子,躲在石墙外面的角落里。和图书
李小白连忙捉住妖女的手,把如嫩葱白一般的食指掰了出来,与中指并列,这才凑出了一个剑指,而不是想要逆推。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一束淡白色的剑光倏忽间没入地面,斜斜射入小丘内,转眼间又从另一面射入,直接没入夜幕中,消失在毗邻的妖域方向。
为了能够让小白同学理解她的意思,甚至还握紧拳头,竖起一根中指。
“青金法王!这是今天的鲜货,一共十七个,尽早献祭给邪神大人,兽兵永远都不嫌多。”
如果不幸蹭到谁,就只能怪他活该倒霉吧!
抬脚走向屋门的蓝莫法王望了一眼灯光渐灭的村子,边走边道:“最近你这里一定要多加小心,黑苍法王刚被魔宗所杀,他们必然不会就此罢手。”
这般恶作剧心态与拿闪光炮炸屎坨子的熊孩子没有任何区别。
在村子里打探了一番的李小白正准备像来时那样悄然离去,身旁的hetushu.com妖女忽然扯了扯他的袖子,同时指指月明星稀的天空。
说话声渐渐微弱,两人进入了设置有机关的地洞。
院子里似乎有人候在那里,两人之间的对话立刻让李小白的耳朵竖了起来。
混沌青莲的剑光似乎并不是法术,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灵气波动,自然也没有惊扰到围墙内村子里的天邪教诸人。
李小白向一大一小两个妖女打了个后撤的手势,清瑶却扯住了他,凑到耳边吐气如兰地小声说道:“公子可往里面打个洞,奴家变作一条小蛇儿钻进去!”
然而小白依旧瞪大了眼睛,这妖女是几个意思?
待李小白看清青蛇口中叼的细绳,直接犯头晕。
这群邪兽并不是无缘无故的飞到这里,而是有人带领。
尽管有不少百姓从城内逃出,侥幸活命,但是依然有不少人不知去向,城内城外都无迹可寻,再联系到自己刚刚看见的这些刀嘴飞蝠邪兽,李小白心下当即了然。
……http://m.hetushu.com
她这是打算放烟花,把这座空心山丘给崩上一下。
“还是那些宗门术士好,大半都能活,如果武道还在,说不定我们又能多得几只兽将。”
小红鲤吐了吐舌头,还好不算太笨!
“还有五万多人,都是些没用的凡人,根本承受不住蚀心,一百个人里面只能活下来五六个,其他的都喂了兽兵。”
“南平城的人还剩多少没有送过来?”
“先到外面去!清瑶,你能变多小?”
“像这样的大小!”
从刀嘴飞蝠邪兽背上落下来那人拿出一支骨笛,吹奏了一连串奇异的笛音,天空中不断盘旋的刀嘴飞蝠邪兽相继将爪子里的人放下,不轻不重的扔在了院子里,随即又腾空而起。
……
尺许长的青蛇钻进去没多久,又溜了出来。
剑光消失后,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指头般大小的孔洞。
小白同学不得不给她强行纠正,恨不得把这只妖女摁在腿上,用力打屁屁一百下。
李小白在心和-图-书底冲着妖女竖起了中指,往边上一瞧,却见小红鲤正蠢萌蠢萌的一手剑指一手中指比划着,明显是不服就干的意思,直接一巴掌拍了过去,低声喝道:“女孩子家家的,竖什么手指头。”
清瑶迅速恢复了人身,嘻嘻笑着从洞口内扯出的导火索,笑嘻嘻地说道:“奴家在里面放了四五桶火药,要不炸一下试试?”
“这里地处偏僻,又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中,魔宗怎会寻得到这个地方,蓝莫法王,你多虑了。”
妖萝莉傻乎乎的追问。
当它们掠过藏在暗处的李小白头顶上空时,琉璃心立刻分辨出了被刀嘴飞蝠邪兽擒在爪子里的竟是一个个大活人,眉心之入血光隐隐发亮,显然中了蚀心毒,而且中毒已深,完全被控制了心神,这才毫无反抗的任由邪兽抓住,在天空中飞来飞去。
妖女又再次不依不饶的竖起一根中指,让人看着就像欠收拾,似乎与公子做对异常有趣。
“旱,旱鱼儿?它长什么样?”
www•hetushu•com不要,不要,奴不要做旱鱼儿,不要做鱼干。”
其中一只刀嘴飞蝠邪兽背上还坐着人,飘飘然从天而降,落在小丘顶部那座大宅的院子里。
李小白预判了下山丘内部那处空间的位置,估计一记“曦和”剑光足以将整个山丘贯穿。
月光下,隐约可见符文血光,一群刀嘴飞蝠邪兽爪下不知抓着什么东西。
南平城?他可不正是从南平城过来的吗?
被称作青金法王的村人,摇了摇头,往屋内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蓝莫法王请先稍作休息,待我把这些人都安排好,明晚一起献祭给邪神。”
十余道黑影扑扇着翅膀从远处飞来,在小丘顶部不断盘旋。
“当然是剖开肚肠,抹上盐、料酒和花椒,挂在屋檐下晒的鱼干!”
“清瑶,里面有什么?咦?你叼的是什么东西?导火索?你这是要疯啊!”
“曦和!”
小红鲤吓得小脸儿直发白,拼命摆着手,鱼儿离不了水,她宁可被下了火锅,也不愿意被挂在屋檐底下晒鱼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