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3章 圣庙

鱼儿一旦入了水,就能够发挥出十倍的力量,十斤的鱼能够爆发出一百斤的力量,拥有化形境的修为,洪璃可以轻而易举的拖着乌篷小船在水面上肆意驰骋,哪怕身后这条船再大十倍也没有任何分别。
“救命!救命啊!”
不需要像来时那样按图索骥般老老实实循着地图路线,清瑶现出大妖真身,载着李小白与小红鲤,顺便抓起惊慌失措,咴咴嘶鸣的马儿,一路风驰电掣,很快重新抵达泯澜江边。
这下可好,天上有清瑶,地上有小白,水里有红鲤,水陆空三军全齐了。
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妖女刚踏上这片广场,李小白立刻就察觉到了来自于四面八方的目光,那些正在朝拜圣庙的蛮人不喜外人来到这个神圣的地方。
小红鲤紧紧拉着李小白的袖子,许多蛮人裸露着身体,身上布满了纹身,有代表勇武的,有代表吉祥的,有代表健康的,也有代表多子多孙的。
乌篷船上一男一女却悠然自得的站在船头,和图书迎风临水前望,一路乘风破浪,转眼间飞快远去。
刚过午时,一座大城便出现在李小白与清瑶的眼前,小红鲤拖着乌篷小船往岸边的码头靠去,码头上的蛮勇瞠目结舌的看着这只小船自行靠岸,他硬是没有看到摇桨的船夫,小船就像活的一样准确靠在了码头上。
巨大的圣庙就像一座山峰,表面各种石刻随处可见,或者说,干脆就是由一座巨大的石山硬生生掏空而成,接近顶端环绕着一圈淡淡的云雾,再往上便是终年不化的白雪皑皑。
李小白戳着大妖的额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的就是这妖女。
“莫胡闹,马在后面,难不成让它跳到江里去。”
“得儿!驾!快,再快!”
当前的都城已经将城市范围扩张到了泯澜江对岸,两边码头与库房林立,无数大小船只往来,水运相当兴盛。
在江边找了户渔家,丢出一锭银两,直接买下对方的两丈长乌篷小船,李小白便牵着战战兢和图书兢的马儿踏入船舱。
还没说完,一锭银锞子带着闪亮亮的银光飞了过来,前来收取费用的蛮勇连忙接住,当即眉开眼笑的帮忙把船固定在码头上。
广场上的石板或许就是从开山时挖凿出来,许多蛮人从四面八方赶来,虔诚的跪倒在地上,手握着香甜的蜂蜡,一边五体投地的朝拜,一边顺着动作摩擦身下的地面。
……
“看来这里的人们不欢迎我们?”
圣庙占据了整个都城的三分之一面积,不过随着生活在这里的蛮人越来越多,将城市与建筑往四面八方扩展,这个比例会越来越小,整个都城围绕着圣庙建立起来的。
“走起!”
水声哗啦作响,一身红衣的小红鲤跃上岸,娇小的身子转了三圈,无数水滴撒落下来,衣裳竟依然是干的,连头发都不曾沾湿了一丝。
每一个蛮人在一生中,至少需要前来朝拜圣庙三次,足岁一次,成年一次,老死前再一次,不过天灾人祸难以预料,能够完成http://m.hetushu.com三次朝圣的终究只是少数。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广场,立刻将所有蛮人的目光从一人两妖身上吸引走。
这一锭银锞子莫说停一天,就是停一个月都够了。
“收,收泊船金,一天百文!”
小白同学风度翩翩的一手甩出折扇,好一派浊世佳公子的模样,脚下乌篷小船骤然加速,飞快离开简陋的小码头,迅速逆流而上,隐约可见前方五六开外,麻绳没入水下的位置,偶尔一片红鳞尾鳞翻上碧绿的水面。
船舱后半截,一路充当坐骑的马儿不断打着响鼻,十分无辜的左右张望,满眼碧绿的江水让它有些发怵。
数步开外的蛮勇猛然瞪大了眼睛,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哪里曾想到,码头边的水里竟然还藏着一个大活人。
“这些人好可怕!”
或许是因为蛮人不愿意让铜臭污染了心中的圣地,圣庙前的广场上看不到一个商贩,甚至连周围都没有店铺,人们需要穿过一片深和图书约百余步的林地,才能够看到这片逾数顷方圆,铺满粗糙苍白色岩石的广场,每一块纵横约丈许大小的石板上布满指头般大小的晶体,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却没有人去抠出来当作宝石换钱,反而自带一块蜂蜡细心的在地上摩擦,将粗砺的石板磨出足以倒映出人影与天空的光泽,足见蛮人对圣庙的无比崇敬。
看到这一幕的渔家老小在岸边直接就给跪了,蛮人信仰驳杂不一,山精水怪能当作山神河神来拜,甫一看到小红鳞的真身,立刻对号入座,以为是泯澜江的水神之一,虔诚的五体投地,无知小儿还想多看一眼却被父辈摁住后脑勺,一齐以头抢地,将地面嘭嘭嘭硬生生磕出几个浅坑。
李小白目送着小红鲤纵身一跃,转眼间消失在江中,紧接着一条丈许长的红鳞大鲤冲出水面,随即重重落下,砸出一片水花。
妖女漫不在乎的撇了撇嘴,那些蛮人也不在哪儿来的胆子竟敢瞪她,换作以前还在昆仑妖域的时候,像这样的小和-图-书点心,她一口能吃十个。
妖女应景儿的乱喊着,很快被小白一颗栗子崩了回去。
因为是远离天邪教的据点,毋须太顾忌什么,更何况那个村子里的天邪教中人根本不知道已经有不速之客在暗中打了个来回。
越庆国首都毗邻泯澜江,庞大的都城却没有高耸的城墙,或许对于蛮族巫师们来说,有没有城墙并没有任何区别。
宽约两里的江面上出现一幕奇景,来往船只看到一艘乌篷小船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逆流而上,没有人摇桨,也没有纤夫,纤绳倒是有,奇怪的是,纤绳却伸进了水下,难道那道疯狂纤夫在水底狂奔吗?
悄然离开位于深山中的村落时,李小白的返程极快。
岸上船上一片目瞪口呆,啧啧称奇。
纳戒与储物蛟鳞虽大,却并没有携带多少铜钱,能用银两就决不用铜钱,当然得省得点花。
无需桨篙,两指粗的坚韧麻绳一端绑在船头,另一端抛入水中,很快绷得笔直。
前后不过一个时辰,便赶完了此前两天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