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5章 争杀

跟妖女动刀子,岂不是找死?
“咄!”
安南上巫三角眼一翻,直接倒打一耙,他盯着妖女手中不断把玩的玉精,贪婪之色毫不掩饰。
这一次,蝎背上的老巫师谁都没有偏帮,一挥袖子,一只只鸡蛋般大小的毒蜂嗡嗡作声的从袖袍内冲出,转眼间将李小白与安南上巫围得严严实实。
“决斗?你可想好了,如果当场落败,圣庙可不会庇护于你。”
认清现实的金耳环蛮人十分清楚对方若是想要杀自己,就像砍瓜切菜一样毫不费力,他只能把上巫大人推出来撑腰,希望这个年轻人能够知难而退。
“别人不给,便要喊打喊杀的硬抢,不是强盗是什么?”
“够了!你们两个谁都不许动手,就在这里等候发落!”
“上巫大人!”
蝎背上站着一个老人,望着被圣庙护卫围住的李小白等人与安南上巫,怒声质问道:“你们在做什么?为何让这个神圣的地方被不应有的血腥玷污。”
“还不快把东西交出,本座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些!”
这柄鬼头环刀可以轻而易举的斩断碗口粗细的木头,却没有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变四分五裂不成了形状,对方的剑到底有多快多利,冷汗立刻从这个http://m•hetushu.com蛮人的脖子后面冒了出来。
李小白施施然的收剑入鞘。
蛮人不忌讳互相争斗杀戮和鲜血,有时候甚至会将活人献祭给蛮祖,但是在有些场合下,却不允许被任何东西污染,其中包括了圣庙与诸蛮朝圣的广场。
小白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论断。
有几分得意的安南巫师有恃无恐,仿佛吃定了眼前这个年轻人,至于对方身旁的顾础,在交出了玉精后,已经没有任何价值,连多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叮!
……
小白同学仿佛又进入了某种状态,两个妖女互相对视一眼,真是好熟悉的一幕,公子又是要找借口杀人吗?
“该死,你,你竟敢当着本座的面杀人?”
安南上巫洋洋得意的打量着李小白,根本没有在意身旁的那些体形硕大的毒蜂。
“我已经想好,夺我的宝贝,必须付出代价,此人一定要死!至于边上那几个!嘿嘿!”
就在这时,一队圣庙护卫冲了过来。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南无阿弥陀佛!
小白是这样想的,金耳环蛮人却想的又是另一样,眼前一花,手中一轻,便只剩下孤零零的刀柄,对方刚才到hetushu.com底出了几剑,自己完全没有看清楚。
“哼!就让你多活一会儿!”
圣庙代表了越庆国的最高意志,即使是寻常护卫,也能够毫不留情的喝斥人巫境的巫师。
当李小白的剑芒扫过那些蛮人,护卫们便知道出事了,一个个举起尖矛,对准了李小白和安南上巫,哪怕后者是蛮人,而且还是巫师。
跟着金耳环蛮人的其他蛮人同样目瞪口呆,吓得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鲜红的血肉在苍白色石板铺就的广场上格外刺眼,圣庙的反应极快,一只硕大的赤红色蝎子走了出来,尾钩高高挂起,毒钩清晰可见。
望着李小白身旁的妖女,安南上巫忍不住一阵心神摇曳,这只汉狗也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女人,竟然如此美貌。
这些毒蜂黑黄相间的胸腹部末端,整体乌黑,刺针足足以寸许长,尖端却带着鲜红,隐隐可见细小的倒刺,显然若是被插上一下,后果会非常严重。
“你说是你的,就是一定你的吗?我还说天上的太阳是我的呢?堂堂上巫所作所为,却像强盗一般!”
李小白一抖手中元央剑,悠扬清脆的颤音不绝于耳。
这些蛮人的死活,安南上巫根本不在乎,然而对方的举和-图-书动却等同于藐视与挑衅,他当即愤怒起来,垂在身侧的手一抖,拈住一物随手弹向李小白。
“怎么可能?”
“安南上巫身份高贵,怎么可能是强盗。”
老巫师看了那枚玉精一眼,同样生出几分惊诧,却限于职责,并没有窥觑的念头。
借十个胆儿,金耳环蛮人也不敢承认上巫大人是强盗,否则即便夺回了玉精,依然难道被严惩。
那个指头般大小的东西一离开安南上巫的手指,当即发出嗡嗡的响亮颤鸣,速度再次加快。
远处传来一个冷冷声音,一个穿着黑色葛丝巫袍的男子一步步走来,裸露出来的手腕上纹着一条小蛇,蛇头恰好就在手背出,作着吐蛇信的动作。
“你信不信我能把你的屎都打出来!”
在正式进入圣庙前,安南上巫也不敢过多得罪这些护卫,悻悻然的摊开手,如逢大赦般的湮金甲虫迅速飞回他的掌心,轻轻震颤着翅鞘,发出可怜兮兮的清鸣。
前者惊诧自己没能一剑将这只甲虫斩成两半,后者却是无法相信以金属为食的湮金甲虫居然没能把对方的宝剑吃掉或撞断,反而被斩伤。
金耳环蛮人咽了咽口水,壮了壮胆子说道:“这里是我们黑蛮的地盘,自然是我们说了算和*图*书。”
下一刻,包括金耳环蛮人在内,追杀大武朝汉商顾础的蛮人当场四分五裂,跌落在地,变成一堆碎肉,血腥气立刻冲天而起。
在这种场合下,嘴炮若是有用,那还要元央剑作什么?
“外乡人,这里是我族的圣地,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没错!自然是我们蛮人说了算!”
蝎背上的老巫师在没有真正弄清楚情况前,在第一时间还是站在了同为蛮人的安南巫师这一边。
金耳环蛮人似乎重新抖起了威风,丢掉刀把,从怀中抽出一支牛耳尖刀,恶狠狠的盯着李小白说道:“还不快快跪下!上巫大人可以赏你一条全尸。”
“长老大人,我愿意与他在圣庙决斗,胜者拥有失败者的一切!”
“上巫大人!”
“再动手,就剁掉你的爪子!”
一言不合,李小白便下手屠戮,他毫不示弱的与来到三四丈开外的安南上巫对视,说道:“当然是拳头和刀剑说了算!”
除了琉璃心,李小白也看得真切,对方扔过来的那东西是一只乌黑油亮的甲虫,一对膜翅却是猩红色,迅捷如闪电。
李小白与安南上巫同时皱起了眉头。
一柄三尺多长的鬼头环刀只剩下一支刀柄,而寸许厚的刀刃化作几十块碎片跌了一hetushu.com地。
原本巴掌大小的蝎子居然能够长成大象一般的体形,几乎与蝎妖没有任何分别,但是因为蛮族的巫术手段,这只大蝎子并没有与妖族一样的灵智,除了本能和低微的智慧外,一直都在被控制之中。
剑芒数闪,丁零当啷满地乱响。
安南上巫一声轻喝,催促起犹豫不定的湮金甲虫再次攻击。
他救的不是顾础,而是那个蛮勇。
“错!”
“安南上巫是强盗吗?”
那些蛮人纷纷惊呼起来。
“你,你胆敢挑衅安南上巫,不,不想活了吧?”
李小白的牙缝里突然迸出一个字,元央剑再次出鞘,剑芒急闪,划过那些蛮人的身体。
元央剑像是斩在了一颗钢豆上,响亮的金属撞击颤音清晰可闻,那只甲虫惨嘶着飞了出去,在肥硕的腹部留下了一道细细的剑痕,隐隐有液体渗出。
老巫师没想到这个本族巫师竟然会如此决然,与一个外族人作生死对决,难道不知即便什么也不做,圣庙的裁定也会偏向自己人吗?
李小白脸色一冷,空气中平空出现了一丝森寒的杀机。
李小白毫不客气的反驳,这个巫师已经无耻到没下限了。
“住手!圣庙广场禁止厮杀!”
“启禀长老,此人拿了我的东西,我欲将其夺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