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8章 小白的本命蛊

……
“咝!”
满场咝咝吐信声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不仅仅是安南上巫的银丝蛇王,众蛇同样莫名其妙的停止了前进,留在原地,动作变得僵硬。
李小白甜甜的笑着,作为一位义务科普老师,他无异是十分称职的。
在这一刻,他终于尝到了自己方才威胁李小白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那种滋味。
安南上巫忽然作出几个手势,猛然吐出一口黑血。
“吼!”
“哼!银丝蛇王是本座的本命蛊,怎会听你的……呃,这,这又是怎么了!”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安南上巫的声音就像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他看到自己的银丝蛇王竟然转回头,似乎在不怀好意的打量自己,当即气急败坏地吼道:“你望着我干什么?去吃掉那家伙啊!”
场外的观战席上惊呼声连连,谁能想到,这位上巫召集过来的蛇群竟然会玩火自焚般反噬自身。
“你,回转身,吃掉他!”
银丝蛇王此时完完全全的转回身体,就像方才面对李小白那样,冲着安南上巫张开了獠牙,咝咝作声,整个角斗场再次被咝咝声填满。
独眼邪蚣原本就以毒蛇为食,更是不断扑中七寸,被扑到的毒蛇,哪www.hetushu•com怕是蚺蟒,也会立刻浑身僵硬,完全失去反抗能力,血狼蛛更是选择毒性极烈的毒蛇,每次扑咬,都会有蛇翻滚倒地不起,偶尔撒出几条蛛丝,那些毒蛇就像触了电一样,浑身抽搐不止。
狠心杀死自己的本命蛊银丝蛇王,安南同样受到了重创,他向在场的圣庙长老们发出求援,只要能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小青蛇极具情绪化的瞥了小白同学,你才是面条,你全家都是面条!
安南上巫瞪大了眼睛,他分明看到,那条小青蛇出现后,自己的本命蛊,银丝蛇王竟然在后退。
“让他人间蒸发吧!”
所有人看到一具惨白的骷髅从黑雾中飞奔而出,还没来得及冲出十几步开外,便四散开来,变成一地乱滚的白骨。
安南上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感觉到与自己心神相连的本命蛊银丝蛇王似乎在颤栗,在恐惧着什么。
银丝蛇王似是发出了某种命令,蛇群忽然如潮水般涌动起来,前仆后继的扑向安南上巫。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低等无智的蛊物完全依照巫术行事,倒是让小白同学无机可乘,群蛇涌上来,很快被和-图-书这些蛊物扑杀。
圣庙的巫师们无不惊讶莫名,他们根本就不曾听说过这种蛇蛊。
“谁帮我诛杀此獠,本巫愿意全部身家相赠!”
自始至终都没有巫师主动跳出来为安南出这个头。
“呐!这是我的本命蛊,小名叫作面条!面条,快跟巫师大人打个招呼。”
从未料到这种事情的安南上巫放出其他蛊虫,刀枪不入,以金属为食的涅金甲虫,以毒蛇为食的独眼邪蚣,擅长纵跃,行动如飞的血狼蛛,一黑一白,两条阴阳双生蛇,面对掉过头来逼近自己的蛇群,他几乎将自己的压箱底的蛊物全部释放出来。
观战席上一片死寂,没有一个巫师接他的话,反而像看死人一样看着安南上巫。
统驭群蛇是蛇王的天赋,安南上巫耗费无数资源,苦心培养的本命蛊却在这个时候造了自己的反,他立刻慌了神。
“你!你,你是什么怪物!”
“蛇蛊反噬?这不可能啊!明明是本命蛊!”
为了活命,安南毫不犹豫的拔腿就逃,试图冲进自己出来的那处甬道,远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你,你,你这是?”
蛊反噬只出现在修习不精的巫徒身上,但是性命交修的本和*图*书命蛊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反叛,尤其是巫术精深的上巫。
涅金甲虫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将一条条毒蛇扯得支离破碎。
“当然是本命蛊啊!”
“怎么回事?那头蛇王怎么了?”
“不,不要杀我!”
他的话音刚落,蛇群忽然动了起来。
刻意饲养训练的蛊物战斗力虽然不逊色于在场的任何一条毒蛇大蟒,但是蛇多势众,很快将这些蛊物淹没,安南上巫终于失了方寸,他撒出一片毒粉,大片大片的蛇类被当场毒杀,蛇群却悍不畏死的前仆后继,欲要将他生生吞噬。
“该死,你们逼我的!”
安南上巫终于意识到自己踢到了一块铁板,对方没有用法术,也没有用武技,照样能够在举手抬足之间轻而易举的杀掉自己。
在场的圣庙巫师们齐齐发出一片惊呼。
李小白指着比筷子也大不了多少的小青蛇,大言不惭地说道:“当然是本公子的本命蛊!厉害吧!”
而且还是统一方便面!红烧牛肉味儿的!
这么小的体形,恐怕连泥鳅都能欺负几下,被取个歪名叫面条,还真是形象的紧。
角斗场内这种情况,对圣庙的众巫们而言,根本是闻所未闻。
“咝!”
李小和*图*书白手一指对方,他要代表月亮征罚这个坏巫师。
安南这才意识到,对方放出来的竟然是一条比自己的银丝蛇王还要可怕的青蛇。
付出这个巨大代价的结果便是,蛇群终于变得茫然起来,可是他还没有高兴多久,那些蛇再次恢复了目标,个个昂起蛇头,冷漠的强势围观。
此时此刻悔之晚矣!
不过它们的方向不是李小白,却是安南上巫。
“本公子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阴阳双生蛇完全是一对暴力双胞胎,身形扭动间,将近身的同类狠狠抽飞出去,不过它俩被李小白的小青蛇瞪了一眼,不知怎么的就像失去了魂魄一样,不再动弹。
一条筷子大小的青蛇跌落在李小白的脚边。
安南的声音里透着心虚。
平地起惊雷,一团黑雾喷涌而出,眨眼间便将躲闪不及的安南上巫笼罩了进去。
尽管相信他的倒霉孩子没有一个是好下场的。
“这是什么东西?莫要故弄玄虚!”
生死决斗是你提出来,场地也是你选的,众蛇是你召集过来的,现在遇到这种局面,又能怪得了谁。
啪!
自己的本命蛊是蛇王,可以号令群蛇,怎么可以畏惧一条毫不起眼的小青蛇。
青蛇吐出鲜http://www•hetushu•com红的蛇信,角斗场内的蛇群突然慌不择路的四散奔逃,它们的本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大恐怖。
李小白指了指自己的脚边,促狭的冲着方才得意忘形的蛮族巫师笑了笑。
天然的血脉压制,让银丝蛇王就像遇到了天敌,哪里还敢轻举妄动,虽然不是妖,但是本能上的恐惧却无法消除。
原本正冷冷望着他,驱动蛇群反戈一击的银丝蛇王就像被抽去了骨头,轰然倒地,遍体银鳞出现一片片越来越大的黑斑,就像燃烧起来,很快整条蛇躯化作飞灰。
李小白堂而皇之的指着对面的银丝蛇王,就像自己的马仔一样发号施令。
李小白脚边的面条,不对,小青蛇扭动着蛇躯,体形变得越来越大,几个呼吸间变得水缸般粗细,个头甚至远远超过了方才的银丝蛇王。
这不应该啊!
李小白的话就像是命令,银丝蛇王反倒像是成为了他的本命蛊一般。
观战席上的巫师们彼此面面相觑,一个个身子往前倾,望着满场的群蛇,与安南上巫一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可是偏偏又看不出来。
一条小蛇,一条大蛇,小青蛇对银丝蛇王,小眼瞪大眼,后者明显是吓得连魂儿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