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0章 巫术无效

在角斗场上与安南上巫交手,他便知道,法术对自己无效,巫术亦是同样。
虽然失去了通灵玉精,他却丝毫不后悔,经历了这场刻骨铭心的风波,让顾础知道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没有足够的实力,拥有重宝是自寻死路。
李小白拍了拍顾础的肩膀,往他手里塞了一锭银元宝,钱虽不多,却足够让他安然返回自己来的地方。
……
李小白瞪大了眼睛望向一直在与自己遥遥对话的巫师,对方是越庆国的统治者,巫王?
在两个多时辰后,李小白这才到了地方,此时他已经站在了圣庙的顶端,被挖凿开掘出来的山地,遍地白雪皑皑,寒风冷冽,很难想像山脚的天气却像盛夏,而山顶则是滴水成冰的数九寒冬。
全场的巫师们齐齐躬下身子,异口同声道:“吾等奉令!”
“你过来!”
那人忽然大声道:“传巫王令,引兵剿杀天邪教!”
顾础一脸茫然无知,完全听不懂李小白所hetushu.com说的关于天邪教与邪兽等词汇,毕竟这些可怕的东西距离他依然还很远。
随着众巫离去,整个观战席上很快变得空空荡荡。
李小白好心的提醒这位巫王,主动将自己的脑袋探过去。
李小白笑意盈盈的看着巫王再次睁开眼睛,他的目光落在指尖,绿光依旧在,可是什么信息都没有传递过来,李小白的身体就像无底深渊,巫力一投入进去,立刻就石沉大海,了无音杳。
怎么看上去与其他巫师毫无分别,坐在人堆里,如果不开口,根本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干瘪老头。
幸得老天开眼,让自己遇到了李公子,不然恐怕将会白白搭上一条性命,最终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悲剧。
李小白眉毛扬了扬,还是如实走上前去。
峰顶与角斗场一样,无法动用灵气与真气,不过混沌青莲的剑光倒是无碍,妖女虽然同样动不了妖气,不过以它的本体,足以应付得了一和-图-书些意外情况。
“哼!不尽不实,本巫该如何信你?”
“年轻人,莫要太自信过头。”
刚进入甬道,几名圣庙护卫便迎了上来,将李小白领着不断前行,时而在圣庙的山体内拾级而上,时而转出来,看着都城远景,在阳光上攀登,期间换了三四波护卫,可以看到沿途的防卫越来越森严。
纸上还惟妙惟肖的绘制了将活人变成邪兽的过程,尤其是被绑在邪恶祭坛上的不仅仅是蛮人,而且还是痛苦哀嚎的蛮人,最终变成了一头狰狞无比的邪兽,连环画一般的绘法让众巫师们看得目眦欲裂,感同身受,恨不得揪住李小白狠狠质问,究竟是什么人敢如此胆大包天,行此禁忌之事。
“好了,没事了,你也安全了,回去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吃顿饱饭,然后睡一觉,一切都过去了。”
关于天邪教,巫王并没有全信,也没有不信,毕竟那些素描图实在是太逼真了。
李小白可没兴趣让对方和图书在自己身上试过一百零八种巫术,很干脆的提醒这位巫王莫要白费力气。
更让他们为之忌惮与心寒的是,一个邪兽堪比中巫,如果成千上万头邪兽组成堪比成千上万中巫的大军,悍不畏死的横扫越庆国,圣庙众巫该如何抵挡?
巫王上下重新打量着这个年轻的外乡人,他越发看不透这个小子,一身神神秘秘,让人无法猜测。
待李小白走出十几步后,顾础这才终于回过神来,紧紧捏着手中那枚微凉的银锭,冲着远去的背影,跪下来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不断翻看着手中的白纸,突然出手一拳将身后的石椅砸成碎石,那人怒喝道:“可恶!外乡人,这伙势力叫什么,是什么来头?”
蛮族以巫师治国,远比那些寻常蛮勇武力更加强大的多,莫说叛乱,就是连生出一丝异心都不敢有,哪里会有能够容许其他势力生存的空间。
李小白无可奈何的摊开双手,表示这个锅自己不背。
将人生生变成和*图*书邪兽,连蛮人也无法幸免,这已经触及到了圣庙的底限。
他同时将手中这些白纸塞给了身边的其他巫师,开始迅速传阅起来。
巫王睁开眼睛,眼底丝毫没有老年人的混浊反而像年轻人一样清澈。
“这伙势力名叫天邪教,专司供奉祭祀天外邪神,视人命如草芥,无论是蛮人,还是汉人,要么沦为那些邪兽的食粮,要么变成邪兽自身,绝无幸免,这些邪兽比妖族更加可怕,寻常邪兽又被称作兽兵,另外还有兽将与兽王,即使是上巫,恐怕也不是兽将的对手,更不用提兽王的存在。”
“这没有用!”
“这是怎么回事?你身上有宝物?”
观战席上的气氛再次变得凝滞起来,许多人伸长了脖子,去张望那几张白纸,想要看个究竟,不过更多的人却是不信的。
“没有宝物!是天赋异禀!”
然并卵!
“嗯?”
巫王探出右手,指尖凝聚着一颗淡淡的绿光,似慢实快的点向李小白的眉心。
“你随我www.hetushu.com来!”
传令?奉令?
那人正是李小白在角斗场看到的巫王,似乎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
“放开你的心神,本巫会看到你曾经看过的一切,你毋须紧张,只是观战,不会有任何伤害。”
李小白亲手绘制的图纸重新回到巫王手中,他向站在角斗场内的李小白深深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开了观战席。
巫王却摇了摇头,一指点在了李小白的眉心,他微微眯起眼睛,似要感受这个巫术传递过来的信息。
“你看,我说过了,没用!”
李小白一番详实的言语描述,让这些原本骄傲自大的巫师们听得遍体生寒,更何况与兽兵甚至兽将交手更是他的亲身经历,在介绍中刻画的犹为真实。
长长吐出一口白色雾气,李小白看到山顶上的一座粗砺石殿前,盘腿坐着一个老人,任由雪花扬扬洒洒的从天而降,落在身上却像有一股无形的推力,顺着皮肤和衣服滑落到身边,没一会儿功夫便堆起了一个圈。
“这,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