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3章 消耗战

小红鲤欢天喜地的用力点着头,一路蹦蹦跳跳的冲向血肉横飞的杀阵。
一听到李小白话中带着“刺王”的字眼,就像触及到了心中的某个禁忌,圣庙护卫们便忍不住冲他怒目而视,他们自始至终都提防着这个外乡人。
前仆后继的邪兽仿佛无穷无尽,放眼望去黑压压一大片,漫山遍野,原本茂密的草木都横遭践踏,前方暗藏着邪恶祭坛的小山丘已经就在眼前,但是巫师们却艰难推进。
就像添油一样,越庆国损失的是人,天邪教的损失的却是邪兽而已,一个巫师需要十几个甚至数十年的培养,而一头邪兽只需要一个能够扛过蚀心毒的活人放在祭坛上献坛转化即可,前后不过一刻钟,普通人成为邪兽的概率怎么也比成为巫师的概率更高,这笔消耗战的帐怎么算都是巫师们吃亏。
锋利的风刃足以斩金断铁,将那些本能逃散的刀嘴飞蝠邪兽斩得支离破碎,天空中就像下起了血雨,比巴掌还大不了多少的血肉扬扬洒洒落下。
“列阵!”
初入化形境的小鲤鱼,实际战斗力恐怕比当初的青蛇还要弱上不少,像这样的混战需得多加小心一些,李小白这才让妖女多照顾她一些。
和_图_书非在猝不及防中,被那些邪兽扑个正着,这些体形娇小的蛊物虽然在混战中看上去毫不起眼,但是击杀最多邪兽的却是它们。
巫师们飞快念动神秘诡异的咒文,身上不时飞出一两只蛊物,见缝插针的往前冲去。
“我只负责刺王杀将,不对付小兵!”
由于等级森严的统治结构,越庆国的巫师们比术道宗门的术士们更像一支军队,中军主帅是巫王,将官是地巫与上巫,巫术驱使着千余头猛兽拉出一条长长的阵列线,骤然加速,悍不畏死冲向出现在前方数百步开外的狰狞邪兽,双方甫一接触,便掀起一阵血雨腥风,不时有猛兽和邪兽哀嚎着被甩上半空,落入对方阵营后,转眼间被撕扯得无影无踪。
“清瑶,看着她点儿。”
此前一直藏着掖着,不想在众巫面前太过高调,只是巫王已经注意到他在故意藏拙,倒不好意思继续装下去,别的巫师或许并不清楚,但是两妖的真身却瞒不过拥有天巫修为的巫王。
这些邪兽显然有人在背后控制,对巫师和寻常蛮人明显是区别对待,后者往往直接杀死,前者却被俘虏后强行带走。
“让那些护卫和蛮勇都回来!”
和-图-书以巫术驱使的飞禽对抗刀嘴飞蝠邪兽极为吃力,不时有刀嘴飞蝠邪兽从天空中扑下来,抓住一个躲闪不及的倒霉鬼便扑扇着巨大的膜翅冲向天空,邻近的巫师与圣庙护卫往往很难及时救援,弓弩与投枪虽然能够构成一定威胁,却总是投鼠忌器,在这样的混乱中,甚至有巫师也猝不及防的中了招,在凄厉的嚎叫声中被带着越飞越远。
一道灵气盾挡在李小白与巫王头顶上空,倒是周边那些圣庙护卫们在猝不及防间被淋了满身污秽,狼狈不堪。
前方列阵的中巫已经开始出现伤亡,这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他们到现在为止,连一个天邪教的人都没有看到,却被数量众多的邪兽给死死挡在这里。
有不少巫师直接看呆了眼,作为蛮人中的黑蛮,他们也同样擅长制毒,只不过想要制作出同样效果的毒性并不困难,难的却是如此巨大分量的毒源。
李小白喊住了慢条斯理往前走的清瑶递,示意了一个眼神。
“奴一定会好好表现。”
蛟身周围狂风大作,其中夹杂着不少巨大的风刃,猛然向四面八方乱射,地面上的巫师们位置所在,却没有一轮风刃落下,甚至连狂风都没和图书有波及到。
队伍进展不利,巫王似乎并不着急,他淡淡的看了李小白一眼,以一己之力对抗天邪教并且还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应该有些不为人知的杀手锏才对。
天空骤然一暗,一头展开双翼足有两丈的刀嘴飞蝠邪兽从天而降,两只粗大的巨爪,一只抓向巫王,一只抓向李小白。
在地面上,妖萝莉忽然一声轻喝,身周凝聚出来的水刃绕过蛊物与猛兽的身体,狠狠射进了邪兽群中间,就像砍瓜切菜一般,斩得那些邪兽四分五裂,即使是巨甲邪兽,厚厚的甲片表面前一刻伤痕累累,后一刻直接分崩离析。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巫师大人们就像士兵一样整齐的站在一起。
不少被驱使的猛兽长期接受巫师的精心驯养,再加上身覆甲胄,战斗力颇为不凡,甚至不逊色于天邪教的寻常兽兵,在辗转腾挪间,连连扑杀多头邪兽,即使是体表防御惊人的巨甲邪兽,依然被生生掀开甲片,扯掉锤尾。
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但是看似轻柔的水一旦发威,也是相当厉害的很。
“好,好厉害的毒!”
总算有机会能够证明自己不是光吃饭不干活的,她很珍惜这样的机会,身周空气中平空出和_图_书现大量晶莹剔透的水珠,大如鸡蛋,小如芝麻,数量越来越多,开始互相靠近,构建妖术成形。
一些体形较小的驱兽附着在大兽身上,见机扑袭,往往能够以小搏大,出奇致胜。
接受过一次教训后,领队出征的巫王对李小白的意见越发重视起来,他从善如流的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大量邪兽被毒杀,屠戮效率几乎媲美于整个上中下三巫组成的人巫阵列。
李小白微微一笑,虽然干掉凝胎境术士如屠鸡宰狗,可是自家人知自家事,混沌青莲的必杀剑光就那么几道,能够让他出手的机会并不多,如果不是清瑶在身边,恐怕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如同撕锦裂帛般啸叫声骤然响起,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自元央剑离刃而出,如同刀切黄油般毫无阻碍的没入那头刀嘴飞蝠邪兽的身体,将其从头到尾剖成两半,污血与内脏就像雨点般坠下。
当体形庞大的青蛟腾空而起那一刹那,不少巫师,圣庙护卫与蛮勇连连失声惊呼,几乎占据了天空主动权的刀嘴飞蝠邪兽不再张狂,就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飞。
亮出兵刃准备列阵前推的圣庙护卫们井然有序的相继回撤,将包括巫王在内的近四百名巫师拱和-图-书卫在阵前。
天邪教与蛮族巫王大军的第一次接触当即进入到白热化。
剧毒炼制不易,成本高昂,清瑶随随便便喷出的这一口,便足以让任何一位上巫身家破产。
不过李小白看了看身旁一直在跃跃欲试的一大一小两个妖女,当即点了点头,说道:“想去的话,就去吧!自己多小心些!”
“李公子,你打算只是这么看着吗?”
可以预料的到,即便将这些邪兽全部剿杀干净,巫师们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虽然圣庙护卫的战斗力远胜于寻常蛮勇,一个打十个都是轻松,但是对于凶残狰狞的邪兽来说,依然不够看,强冲上去的结果只能是给对方充当免费口粮,甚至被捕获献祭给邪神。
后者却甩回一个媚眼儿,风情万种的婷婷袅袅而去,反倒不像是去打打杀杀,而是去郊游,一群兽兵还不被真丹境大妖的青蛟放在眼里。
……
一大团黑雾落向邪兽群的后方,还没等落地便猛然向四周扩张开来,过于密集的邪兽群根本无处躲闪,在嘶吼声中接连被黑雾吞没,凄厉的吼很快没了声息。
如果附近有水源存在,小红鲤的水术将会变得更加厉害,根本不需要费心费力的从空气中,从四周引聚水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