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6章 爆山

一击定乾坤,巫王苦笑着直摇头。
山丘顶部平空下陷了数丈,更是出现了一个锥形凹坑,周围遍布裂痕,不时发生令人心惊肉跳的坍塌。
在巫王心底,他倒是真的将李小白当作与圣庙长老相同的地位。
在他看来,两桶胶质硝化甘油便足以解决的问题,偏偏要这么浪费,离开大武朝帝都,这些资源便无处补充,用掉一份便少一份,怎能由这个妖女肆意乱来。
眼前的那个村落,准确的说,应该是整个小丘陷入了一副末日景象,高大的石墙内侧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可怕事情,完全陷入了烟与火的世界。
刁滑的妖女将自己想看个大烟花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这话究竟有几分可信,只有鬼才知道。
不仅仅是巫王,巫师们,圣庙护卫们与寻常蛮勇们也看出了不妙,话音还没有落下,所有人撒开脚丫子往远处奔逃。
风术灵气盾再次一涨,生生扩张到千步,李小白向妖女看了一眼,他明显感受到另一股力量进入了自己正在维持的法术。
尽管没能从李小白那里得到答案,巫王最终还是作出了决定。
巫王越发疑惑,他完全猜不到对方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意味复杂的深深看了李小白一眼,巫王不再多言,跟着一起再撤出五六里开外,这才停下了脚步。
这娘们儿真是坑死不偿命。
至于密密麻麻的邪兽,早已经变成了满地的尸体,最远的甚至飞出半里地,不少看似身体完整,却横七竖八的静静躺在那里,完全不知死活。
经历过这场战斗后,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像之前那样对天邪教等闲视之,而是当作极具威胁的真正生死大敌。
李小白二话不说,直接往更远处走去。
“快了!眼睛瞪大点儿,会很精彩!”
巫王看到有些蛮勇还在拼命拉扯牲畜和车辆,想要将满载的物资一起带走,当即急得喝斥起来。
巫术虽然强大,却没有办法抵挡住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劈头盖脸砸下来,那些www•hetushu.com蛊物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不得不跟着巫师主人狼狈逃窜。
虽然天空中仍旧有一些细碎之物在不住落下,但是已经没有多少杀伤力。
李小白又是一颗栗子,敲得大妖抱头躲到小红鲤身后,拿这个天真无邪的萌妖妹子当挡箭牌。
“所有人退后两里!”
“奴家也是为公子考虑嘛!”
这般手段,恐怕已经不止是可以威胁到巫王,甚至在反手之间,灭掉他们所有的人。
连巫王都不得不从善如流的凑到李小白身周,心有余悸的回望着身后,浓烟滚滚之下,不知道那座山丘上究竟情况如何。
有机灵的圣庙护卫将盾牌顶在自己的脑袋上,侥幸逃过了被砸得头破血流的惨剧。
“居然让我们退后,这小子一定是怕了!”
巫王的表情就像冷不丁被人强塞了一口咸盐,齁的连眉头都快拧到了一起。
“不要管那些东西,自己跑!”
风术灵气盾并没有硬扛这些饱含冲击力的坠落物,而是刻意制造出一个缓冲区,将下坠之力消耗殆尽,光是这一手,就让巫师们的巫术既羡慕既嫉妒。
有脾气不好的地巫直接没好气地怒道:“巫王,这家伙根本就是在故弄玄虚!”
事实上只要条件合适,几千斤物美价廉的面粉也能将小丘内部炸得天翻地覆,让天邪教的人与邪兽尝尝坐土飞机的滋味。
“这是为何?”
眼睁睁看到李小白施施然迈着方步走到石墙下面,蹲在地上捣鼓了几下,又走了回来,巫王禁不住疑惑地问道:“公子的手段是什么?本巫怎么没有看到?”
小白同学的脸色黑得跟锅底一般,这个败家妖女一下子把他的存货扫掉了三分之一。
“说不定是样子货,等事情了了,想办法试试他。”
因为已经有过前车之鉴,不得不格外慎重,宁可虚惊一场,他也不愿意重蹈复辙。
“怎么回事?”
看到如此恐怖的场面,小白同学忍不住抬手赏了妖女一www.hetushu.com个栗子。
他又不是百科全书,更不是10086的客服妹子,凭什么回答你那么多问题!
“你到底做了什么?”
灵气盾的覆盖范围极大,约有百余步,将许多蛮人笼罩了进去,这已经是李小白所能够做到的极限,即便如此,也最多只能维持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但是对于漫天落下的坠落物暴雨而言,却已经是足够。
“按他说的做,后退两里!”
就像狠狠吃了一记恶虎掏心,剧烈膨胀的高温高压气体摧毁了整个山体结构,占据了山丘腰部以上的村落更是没能幸免。
“快看!那个村子!”
“这是……”
小白只报以意味莫名的笑声,带着两个妖女当即往远处退去。
巫师们面面相觑,只好按照巫王大人的命令,集体向远处退去。
小红鲤瞪大了眼睛,青瑶姐姐明明是口不对心。
一桶可塑性极好的胶质硝化甘油重100公斤,十桶便是一吨,威力却相当于十六倍的黑火药,小丘内部的空间几近完全封闭,爆炸当量得到完美释放。
看着这一人一妖的日常互动,巫王再也不敢小觑这个年轻人,光看修为似乎并不能作为评判实力的唯一标准,光是将小丘炸烂的神秘手段,就让他猜测不透。
“这次多谢公子相助,我国差点儿遭到这些贼子的暗算。”
察觉到这一点的蛮人,无论是巫师,还是圣庙护卫等人,哪怕对这个外乡人再怎么看不顺眼,也不会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纷纷向他靠拢。
除了李小白自己,另外还能够掌握这种杀器的便只有香君女帝麾下的神机营,专门用来对付那些难缠的叛逆,谁若是不服气,暗中给他来一张地狱单程票,包管一发见效。
听到李小白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巫王却不敢等闲轻视,像这般手段,恐怕以神通境的术士倾其全力一击,也不过如此了吧,可是对方明明只有术道初识境中阶的修为,身旁的青蛟也不过真丹境初阶,另一条小红鲤更http://m.hetushu.com是连真丹境的边都没有摸到。
然而他话音刚落下,地面莫名其妙的微微一颤,所有人情不自禁的摇晃了一下,不少猝不及防的蛮勇更是东摇西晃,甚至一屁股坐倒在地,脸色发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异变。
爆炸的冲击波通过岩层传递到地表,石墙内的人与邪兽首当其冲的生生承受了这股突如其来的诡异力量,他(它)们所感受到的,决不是两里开外令巫师们有些站立不稳的摇晃那么简单,而是直接被掀飞向天空。
心有余悸的将一颗心咽回肚子里,巫师们看向李小白的目光里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丝敬畏,而不止是此前的忌惮。
“公子有这样的手段,还何需我等出手。”
不过依照如此骇人的威势,即便是自己,恐怕也未能幸免。
一息后,如同闷雷般的巨响震荡着每一个蛮人的耳膜,夹杂着刺鼻味道的狂风迎面扑来,吹得他们不得不微微眯起眼睛。
看到这一幕,蛮人们跑的越发快。
许多人很快注意到了异常变化最大的地方,前方两里外的小丘莫名其妙的“生长”升高,紧接着再次一震,无数石块泥土,夹杂着邪兽的躯体被抛飞向天空,大量浓烟滚滚升腾而起。
恐怕有不少天邪教中人葬身于山腹内。
看到巫王在外人面前威严有失,巫师与圣庙护卫们再次对李小白怒目而视。
察觉到公子的目光,妖女嘻嘻一笑,像是在弥补自己所犯下的错误。
无需小白同学再次提醒,巫王的眼睛已经瞪大到不能再大。
对于这位掌控着整个越庆国的统治者而言,这般低声下气的态度已经是绝无仅有。
“……”
附近看到这一幕的巫师们一个个冷着脸,看不惯李小白这般高高在上的态度,纷纷出言嘲讽,甚至是威胁。
一阵狂风卷过,山丘上升腾的烟雾迅速被吹散。
李小白估摸着时间,他制作出来的导火索都有燃烧时速,妖女埋下的长度差不多可以烧上一刻钟,算算时间也快到了。
一些细和*图*书小沉重的东西率先落了下来,就像下起了雹子,噼里啪啦,砸得人生疼,甚至有拳头般大小的石头直接砸在埋头狂奔的蛮人后脑勺上,一击便是脑浆崩裂,那人一声不吭的直接扑倒在地,当场毙命。
“嘻嘻!十桶!”
“神气什么?”
巫王不禁等得有些心焦,他再次望向淡定如初的李小白,说道:“到底会发生什么,能不能给我交个底?”
妖女无辜的竖起了一根手指,仿佛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而已,哪里是此前所说的四五桶。
布置在村落内的法阵完全崩溃,石墙像是代表了杀伤半径,天邪教中人又作死般将所有邪兽召回到石墙内,结果无一幸免的遭到波及。
地龙翻身并不罕见,严重时房倒屋塌,山崩地裂,但是他们饲育的蛊物应该早有预兆才对,那些蛊物一直毫无反应,直到地面突然出现震颤与摇晃,这才突然慌作一团。
所有人回身望去,眼见满目苍夷,他们之前所在的位置遍布大大小小的石块,大的就像房子一般,小的也有拳头般大小,若是跑得再晚上一些,恐怕连性命都要丢在那里。
李小白催动灵气,捏出一个法诀,往天空一指。
“地龙翻身了!”
然而当事人却漫不在乎的自顾自左拥右抱,渐行渐远。
巫王脸色大变,喝道:“后撤!所有人后撤!快!跑!”
巫师们再次战战兢兢的靠近小丘,敌人似乎被来自于山丘内部的巨爆给消灭了干干净净,一直到进入石墙范围内,也没受到任何抵抗。
那些蛮勇得令后如逢大赦,毫不迟疑的拔腿就跑。
“下次不许这么乱来!”
“等灭了天邪教,第一个就收拾他!”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也闻不出硫磺味儿,不比黑火药,光靠闻味道也没有办法分辨出胶质硝化甘油的成分,光是绿矾和皂化这些玩意儿就足以让寻常人见之如见天书一般,怎么可能搞得明白。
“不对,是整座小山!”
“这小子好嚣张!真以为离了他就不能成事?”
遍地的尸体只和_图_书有邪兽,还有少数已经无法分辨的人族断臂残肢,似乎在第一时间,这些天邪教中人就被震杀得四分五裂,巫师们的蛊物又一次开始大快朵颐的享用这些血食。
他看到有不少零碎冲高达千仞的天空,随即向四面八方坠落了下来,自己所站的位置竟然在笼罩范围内,他们距离小丘还是太近了些。
李小白可没兴趣跟对方解释什么化学方程式,硝化甘油和胶质化又是什么鬼。
“呵呵!”
李小白同样摇头,他清楚这个战果只是一次歪打正着的意外,下一次可未必有这样的机会,天邪教的据点若是太多,可没有那么多胶质硝化甘油消耗。
空气中出现了紊乱的透明褶皱,隐隐听到呼啸的风声,从天而降的沙石泥土,甚至是尸块都被无形的力量阻截在半空,并且缓缓滑落向四周。
巫师们惊疑不定的向四周环顾,附近的鸟雀惊叫着纷纷飞向天空。
“起!”
“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只是有些失控。”
李小白皱起了眉头,冲着与妖萝莉小红鲤一起欢呼雀跃的妖女招了招手。
“胆小鬼,要不是身边养着两只妖族,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没入小丘内部的导火索处于阴燃状态,速度并不是很快,再加上距离较长,当所有人退到两里开外的时候,石墙内的村落依旧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小丘不仅仅像是地龙翻身,更像是火龙现世,将大量乱七八糟的东西抛飞向天空。
那里妖气,灵气与真气波动一丝全无,只有些许寻常火星,但是光靠这些连鸟雀都烧不死的火星又能有何用,还能把整座山都给燃了?
“使用条件苛刻,不能故伎重施!”
“自作主张,该打!”
在场的蛮人无不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数十丈高的小丘被硬生生剃平了山头,一圈石块堆砌的围墙坍塌了大半,整个村落完全被夷为平地,几乎看不到一座完好的房舍,越往顶端,被摧毁的景色越发可怕,丘顶依旧在不断散发出袅袅余烟。
“清瑶,你到底放了多少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