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7章 新线索

这个提议让巫王眼前一亮,但是他却很快没好气地说道:“莽国我会遣人去说服,大武朝怎会理睬我等小国。”
“好!”
他隐约看到一个新诞生的炸弹女王背后,一朵可怕的蘑菇云冉冉升起。
……
会飞的蛊物也没能逃过一劫,在地缝之间时不时会升起几支一人多高地刺,突然毫无征兆的骤然炸开,暴射的沙石泥土与剧烈震荡将这些飞行蛊物全数震落,随即被地上的裂缝吞噬。
琉璃心笼罩范围内,可以察觉到地底依然还有一些活下来的人,只不过他们气息奄奄,生命正在飞快流逝,恐怕要不了片刻就会一命归西。
“这里是个大据点,越庆还有三四个小据点,莽国也有,荒胥国,风玄国,除了东夷扶桑,东土诸国无一幸免。”
如果对方真的不识时务,他绝不介意来上一发,好教这些蛮人知道,堪比术道神通境与武道合道境的天巫并不是真正的无敌,也依然会有被人秒杀的时候。
待黑蛮的巫术诡异莫测,待施咒结束,黑苍法王一下子就像老了几十岁,满头黑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雪白,皮肤干枯萎缩,皱纹遍布,很快生出一块块黑斑,片刻之后便彻底没了气息。
两者若是合力,哪怕奈何不了天邪教,想要让小白同学依旧活蹦乱跳的到处闯祸,还是能够有保证的。
今天要不是李小白的手段,恐怕即便能够解决掉所有的邪兽和天邪教中人,他带来的这些巫师与圣庙护卫恐怕也要在这里折损不少。
周围的巫师们一个个直翻白眼。
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储物法器之前,决不能再让对方继续掌管炸药,这妖女已经不是准备上房揭瓦,而是要倾国倾城啊!
“大家各取所需罢了!”
反正撵狗逮兔子,不差这一棒槌。
擦了擦刚刚冒出来的冷汗,巫王的脸色很是难看,自己刚刚中止的巫术类似于读心术的效果,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他与李小白想要情报。
对方倒打一耙让巫王更加生气,欲和_图_书放出自己的本命蛊给这个颠倒黑白的家伙一个透心凉。
与巫王的忐忑难安相比,别看李小白此时此刻只有一人两妖,但是在他的背后,却有着整整一个大武朝和同样隐而不发的圣宗。
你吹,你可劲儿吹!
“杀了他!”
李小白骄傲的提着圣庙长老石牌现学现卖。
“公子真是说笑!”
巫王一开始不明所以,但他还是听明白了其中一个字眼。
李小白一点儿也不客气的收下了这枚圣庙长老石牌,没想到对方居然惠而不费的兑现了与安南上巫对决的赌注。
“好吧!剩下的且稍后再说。”
李小白的目光忽然落向山丘顶部的凹陷处中央,那里的石块泥土突然隆了起来,紧接着一个人影从地下长身而起,一头栽倒在地上剧烈咳嗽起来,身体不断抽搐,涕泪俱下,狼狈不堪。
“奴家有办法!”
李小白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这个干瘪老头,言语中隐隐带着试探之意。
“巫王大人难道已经开始后悔了吗?不如将本公子献出去,乞求天邪教的谅解,或许还有寰转余地。”
这些天邪教中人可不是站在那里的木头桩子,等着人过去砍,光是兽兵与兽将就足以让越庆国喝上一壶。
依旧负隅顽抗的那人惨叫一声,左膝盖被恶鬼剑螺贯穿,身体不由自主的斜斜栽倒在地,整条小腿只剩下一丝皮肉相连,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李公子莫要哄本巫!”
“休,休想!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如果让莽国白蛮人和大武朝汉人看到这块石牌,多半会与越庆国黑蛮人听到李小白自称大武朝皇帝得自己媳妇那样,不约而同的都是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紧接着一枚火球后发先至,待纸团飞到离地百余米,即将力尽而落的时候,恰好被火球击中。
妖女竖起食指。
老头摇头叹着气,哪里还有方才杀伐果断的巫王威严。
“哼!这里是我越庆国的土地,你们以活生生的蛮人献祭给天外邪神,http://m.hetushu•com莫以为当真无人知晓!”
然而一道道异光依旧接连不断的射过来,却被那人身旁一道无形的壁障生生挡下。
对天邪教的了解越多,巫王便越是忌惮,他没好气地说道:“李公子说的轻松,天邪教可不好惹!”
“黑苍法王,如果不想死的太难看,最好把你知道的都老实交待出来。”
妖女自告奋勇的上前,拿出一团小纸包,上面还插着一根导火索,嘻嘻笑着丢到黑苍法王的两腿之间。
这究竟是什么药,简直比剧毒还要歹毒啊。
“一两炸药!奴家很省着用的。”
挂在特殊绳结下的石牌中央嵌着一枚指头般大小的透明晶体,苍白色的石质与圣庙的山体一般无二,抛光后呈现类似于玉石般的细腻。
炸?
石牌上滴有巫王精血,并且附加了秘术,如果是本人持有,这枚晶体就会变成浓浓的碧绿色。
“有活口!”
“我还是越庆国的圣庙长老呢!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李小白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说的对!”
“如果我说大武朝皇帝是我媳妇你信不?”
许多蛮族巫师在第一时间呼喝起来,与对方拉开距离的同时,驱动各自的蛊物蜂拥着扑了上去,方才他们没有机会攻克这座小丘,现在反而格外卖力。
当巫王颂完最后几句咒语,秘术发动完毕,李小白手中石牌上的晶体迅速充满了浓郁到化不开的碧绿色。
这个妖女怎能如此狠毒!
李小白看得头皮直发麻,以他对天邪教的了解,法王至少拥有凝胎境高阶的术道修为,可是在巫王面前,尤其是中了巫术后,就像小鸡崽儿一样毫无反抗能力。
听得出李小白的话外之意,巫王再一次苦笑,光一枚长老石牌显然还不足以让对方满意。
李小白没有机会浪费口水,妖女同样没能用掉手里的炸药团子,最后还是巫术解决了问题,后者幽怨的看着这个老家伙第三者插足,硬生生抢走了她的玩具。
既然以蛮http://m•hetushu•com为名的部族,理所当然的不会缺乏一根筋的家伙,将这个村落彻底剿平后,等同于越庆国与天邪教彻底撕破了脸,巫王更是亲手杀死了对方的法王,双方早已不死不休,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乞饶之理。
“等等,抓活口!”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祸事!祸事啊!”
从一开始,他要对付的就是天邪教,让越庆国摆脱这颗潜在的毒瘤,躲过亡国灭种之祸只是顺手而为。
那人喘息了一会儿,灰头土脸的抬起头,怒视着四周那些巫师。
妖女又摸出两个纸团儿,利索的插上导火索,一枚炸弹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用两枚!
一团火光猛然炸开,就像平空响起一声惊雷。
好吧,小白同学成功吓住了这个天邪教的法王,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家伙就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巫王突然笑了起来,根本无从反驳。
尽管已经猜到自己的老二即将不保,黑苍法王硬是头一扭,任君为所欲为,死都不怕,还怕再少几条腿?
小白同学大言不惭的宣示主权。
莫名其妙被人掀了老窝,是个人都会怨气冲天,此时此刻,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基业,转眼间烟消云散,若是没有一个交待,恐怕会让他死不瞑目。
没想到李小白的这句试探就像踩到了巫王的痛脚,后者当即怒道:“你当本巫是什么人?既然已经动手,便自然没有后悔之理,我们蛮人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
人老成精,巫王哪里看不出来小白同学的冷淡,苦笑了一下,掏出一枚巴掌大小的石牌,与对方结下这个善缘。
巫王一怔,点了点头,收起森然杀机,已经蓄势待发的恶鬼剑螺稍稍偏转方向,闪电般射出。
李小白似乎并不想领这份情,巫王只是一个干瘪老头,又不是漂亮妹子,说几句感谢话还不如来点儿实际的东西。
巫王的眼神渐渐开始变得不对劲儿,也让m.hetushu.com黑苍法王疑神疑鬼起来,他不明白李小白与巫王的表情怎会为得如此诡异,惊讶中居然还有几分惊吓和同情。
两件事同样的让人匪夷所思。
然而方圆十几丈范围内的地面剧烈颤动,起伏不定,接连出现大大小小的龟裂状地缝,从地面爬过去的蛊物纷纷跌入地缝中,随着缝隙合拢,再也不见了踪影。
炸哪儿?炸什么?
“还是本巫来吧!”
混沌青莲也好,术道与武道修为也好,都对于刑讯毫无帮助,李小白只能一点点寻找对方的心灵破绽,判断突破口的所在。
杀了对方容易,想要拷问出一些东西,恐怕需要费上不少力气。
“嗯?”
轰隆!
天邪教如果倾其全力,越庆国恐怕立刻就会危在旦夕,莫名其妙招惹到这样的庞然大物,巫王的心情立刻变得恶劣起来。
“蛮人!我们与你们向来无怨无仇,为何前来攻打?”
随手拍散黑苍法王身前的灵气盾,李小白拔出元央剑,无良的戳着对方的断退伤口。
李小白一巴掌拍掉了妖女手上的火苗,元央剑一挑,那团纸包胶质硝化甘油直射向天空。
周围的蛮人们一个个向李小白怒目而视,这个外乡人真是可恶,屡屡看轻他们蛮人。
“胡闹!”
“清瑶,这是什么东西?”
黑苍法王也颇为硬气,哪怕痛得满脸苍白,黄豆般大小的冷汗不住跌落,却依旧死死咬着牙不吭一声。
“居然还有活人!”
巫王怔怔的望着李小白,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真还是假,抑或仅仅只是安慰自己罢了。
小白同学的脸都绿了,这是要打算给黑苍法王点炮啊!
黑苍法王打了个哆嗦,抬头看了看天空,又低下头,目光在自己两腿之间打着转儿,身子颤栗的越发厉害。
如此一来,他便已经是货真价实的越庆国长老。
小红鲤躲在清瑶姐姐身后,好奇的打量着那团小纸包,这只妖萝莉似乎并不知道这东西若是用来炸鱼,包管把半亩见方的池子炸得浮起一大片鱼肚白。
越庆国加莽和_图_书国,合到一起都没有大武朝的五分之一大,后者对于前者来说,无论是人口还是国力,简直就是庞然大物。
但是没想到,连小丘山顶都被掀了个窟窿,竟还有人不仅幸存,更是死心复燃,从地底冲出,这条命不是一般的硬。
原本以为妖女的十桶胶质硝化甘油已经将这里的人全数送上西天,想要继续追索天邪教的势力又得从头开始,但是居然还留下一个活口,而且还是上次暗中察探时发现的那个黑苍法王,让他无异于又看到了新线索。
双方的博奕中,李小白就像一枚活棋,总是能够出人意料的敲在天邪教要害上,这处占据妖域的据点村落被夷平,便是最好的证明。
黑苍法王满脸绝望,他喵的还有完没完了,能给一个痛快不?
李小白却拦住了巫王,深深看了一眼那人,说道:“在下还想要知道他的同谋在哪里,天邪教究竟有多少据点。”
巫王实在看不下去这一人一妖的不着调,指尖闪起一粒绿光,点向黑苍法王的眉心。
若非自己有天先异宝混沌青莲的保护,当日被巫王同样点中眉心,多半与这个黑苍法王是同一个下场。
“此物是我圣庙的信物,见它如同见圣庙长老,可在越庆的土地上自由通行,并且可以调动当地蛮勇,以后若是遇到我蛮族巫师落难,望公子不吝援手!”
“一个越庆国不够,那便再加上一个莽国,如果白加黑也不能解决问题,还有大武朝!”
李小白心满意足的卷起抄录好的情报,待拔掉越庆国内的那几根钉子,他打算再杀入莽国继续如法炮制。
众巫群攻,却一时半会儿没能拿下这个从地下钻出来的人,一个个自感颜面大跌,气得嗷嗷直叫。
越庆国并不是刚刚招惹到一个仍未成长起来的邪恶势力,而是对方所图甚大,在东土下了一盘大棋。
“挨个儿拔掉便是!”
“去,尽添乱!”
李小白手上的底牌要比巫王多的多,他可不是冒冒然跟天邪教放对,老娘海伦娜也不会任由自家小郞这般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