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9章 李府

看到妻子询问的目光,李青一脸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
满头闪亮华贵首饰的女子微微一笑,借着伸进入的那只手,起身轻移莲步,踏着放下的折叠台阶,来到车厢外,抬头一看。
绝大部分蛊物都是吃荤,口味颇杂,有喜欢血肉,有喜欢内脏,有喜欢毛发,还有喜欢牙齿指甲,因此最后连骨头都没能剩下,也算是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不是李小白领了巫王的圣庙长老石牌,其他巫师们或许会怀疑这些蛮勇,他们到底是不是越庆国的黑蛮,怎么就这样见钱眼开。
“凤娘!到了!”
听闻有车队直奔太平坊的李府,一得到消息,白樱儿就赶回了李府。
金吾卫的大将军是一个女子在南衙禁卫中并不算是什么秘密,女将军日常巡城更是帝都一景。
敢呲牙的家伙,明年坟头的草都能长出一尺多高。
“啊!”
从镇南道的福城抵达帝都天京,太平坊的李府早已经得了消息,当即以迎接主人的规格中门大开,所有仆婢齐齐出来迎接。
“小的李无双恭迎公子与夫人!”
天外邪神赐予天邪教用以邪恶献祭仪式的邪神丹对巫师们没用,唯一能够让圣庙产生兴趣的便是邪神丹释放出来的蚀心毒,中者立刻会被打上邪神烙印,神智尽失,很容易被天邪教的笛声控制。
“樱儿?”
人心善变。
李府的门子在第一时间通报,门第大开。
“小郞的府上还有丹师?”
和*图*书在某种意义上,因为邪神丹向天邪教下手更甚过于老娘海伦娜与天邪教的恩怨,毕竟圣宗那档子破事儿距离西延镇李家还是十分遥远的。
攻破天邪教据点的第五天,村落附近的妖域终于被扫荡一空,除了天生地长的野兽,妖族与邪兽彻底没了踪影,这处妖域算是永远消失。
西延镇李家虽然是当地一霸,但是与太平坊的豪门相比,更是差得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包养得起地位超然的丹师。
再看看自己,何尝不也是一样,都学会一边背颂先圣典籍,一边抡起板砖给人开瓢。
“大将军到!”
李家小郞绝不止是受新帝青眼有加那么简单,恐怕连先皇都格外看重于他,并且亲笔写下门匾,这是何等的荣耀,放在这座太平坊绝对是一等一的大户人家。
李青不得不承认,小郞已经长大了,在外面打下了令人难以想像的家业,甚至更胜西延镇的父业。
有仆婢忽然大声通报。
许多目光好奇的打量着李府门前,看着马车依次从侧门进入,大门再次关了起来,各种猜测依然不断。
不过妖域内竟然还有一头兽将邪兽,在剿杀过程中造成十几位巫师的伤亡,其中不乏上巫的存在,幸好数位地巫长老联手将其灭杀,不然最后的扫尾行动,又将生出一些变数。
虽然是女子,却没有人敢不服气。
管家李无双带着仆婢们匆忙迎了出来,目光落在李青身上,依然能和-图-书够分辨出几分与李小白相似之处。
终日迎来送往,这些门子都已经锻炼出一项神奇的本领,仅凭着车轮声与马蹄声就能够分辨出是哪一辆马车,各家各府的车辆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分辨出来。
对于底层的升斗小民而言,再天大的事情也比不过自己家里的米缸里究竟还有多少存粮。
……
刚进入后宅,李青与杨凤便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丹药香气。
十几辆精美豪华的四轮马车压在太平坊整齐的青石板路上,发出辚辚隆隆的声响,街道左右两侧,达官显贵们的门子纷纷探出头张望,不知是哪家贵人前来拜访。
至于自己头顶上坐的那位官老爷究竟是谁?
李青苦笑着摇了摇头,小郞已经不再是西延镇里那个纨绔无赖的小郞,仿佛脱胎换骨变了个人一般。
“李家与杨家结亲?到底是哪一位公子?”
“小郞真是让人惊讶。”
“李府”二字气势雄浑,威仪万千。
在返回圣庙途中,巫王一不做二不休,接连派出数支巫师队伍分头突袭天邪教在越庆国境内的其他几处小据点,每支队伍里面至少有五位地巫长老和十余位上巫,当即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那些仍未完全成长起来的毒瘤连根拔除。
“这李家是深不可测啊?”
李家进入太平坊的时间并不久,却俨然已经成为帝都的新贵之一,不仅仅是因为与世族邓家与林家交好,更是受先帝与新帝看重,能够让戎人使节和_图_书团噤若寒蝉,避之不及的李公子虽然没有官身,却简在帝心,在朝堂上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无人敢小觑。
杨凤忽然失声惊呼。
六枚邪神丹一到手,挖山工程宣告结束,除了蛮人的尸体,天邪教中人的尸体与邪兽尸体悉数成为了巫师们饲喂蛊物的食粮。
叫卖的小贩,大开的商铺,来往的行人,林林总总,将天京妆点成一派繁华盛世的景像。
两锭百两的金元宝被李小白换成了几箱铜钱,省去了破开兑零时被人刮上一笔的麻烦,现场每一个蛮勇都能够当场领到赏钱。
杨家虽然底蕴深厚,却从未供奉过丹师,只有在术道宗门才能够找到丹师的身影。
李青丝毫没有任何架子,客气的拱手道:“正是李青!”
马蹄声渐缓,车轮碾压石板的声音越来越稀疏。
望着那几个幸运的家伙,其他蛮勇们尽皆一阵眼红,不过随着李小白拿出几大箱铜钱,他们很快将这些嫉妒与羡慕尽数抛诸脑后,满山的欢呼起如潮水般此起彼伏。
严笑在李府炼丹,府上的仆婢们也意外沾了不少光,些许散逸出来的丹药香让不少人精神健旺,百病不生。
……
“咦?那不是杨家小主吗?怎的嫁人了?”
若是放在以前,哪里还敢让人相信他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书生。
随着门帘被掀起,一缕阳光俏皮的率先洒入车厢内,还有李青那张微笑的脸庞。
就听到大门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和图书马蹄声与马匹嘶鸣,刀枪铠甲摩擦的声音很快进入府内。
当然不重要!
“怎么了?凤娘,哪里有不对吗?”
从福城带来的丫鬟老妈子在李府仆婢的带领下,轻车熟路的开始安排两位主人的入住工作,一个个忙得脚不沾地。
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皇权更替大变,杀的人头乱滚,血腥满城,大武朝帝都天京很快恢复了往日里的繁华热闹,平头老百姓们只图一口饱饭,便不会再去想其他。
“作为哥哥,本不应该如此惊讶,但是……”
没想到一个世俗府邸内,竟然还藏着一位丹师,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光是这么一位丹师,便让这座大宅的拉高到极为惊人的层次。
凤娘一脸掩饰不住的讶然。
然而这一支声势荡浩的车队却是他们从未听过的,也从未见过的。
杨凤意味莫名地说道:“是先帝亲笔所书!”
“二公子!”
李青夫妇前脚刚到,她后脚便到了。
小叔子的种种神奇甚至神秘,让杨凤开始渐渐变得麻木。
若有所觉的两人互相对视一眼,还没等他俩开口,无双管家便主动介绍道:“二公子,夫人,后花园里有两间静室,一间是清瑶姑娘的修炼之所,另一间却是丹房,栖霞里丹药商铺‘草庐’的丹师严姑娘经常过来炼丹。”
身后虎贲之士拱卫下,英姿勃发的女将军可不自是西延镇外,居摩湖畔的渔家女白樱儿吗?
“我也不知!”
门前立刻跪下了一大片,李无双在得知公子的http://www.hetushu.com二哥与嫂夫人从镇南道过来,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只有一支巫师队伍给李小白带回了邪神丹,虽然其他几支都是空手而归,对于李小白来说,也算是意外的惊喜。
附近的家丁仆婢们好奇的张望过来,李府主人出了远门,今日似乎又有贵客到了。
李无双笑着说道:“公子与‘草庐’交好,府上又留有一尊药鼎和百炉妖火,因此严姑娘经常过来借用。”
蜕凡境高手的罡气,连凝胎境术士都要忌惮,灭人满门更是轻而易举。
“可是二公子与夫人?”
想着收入纳戒的这些战利品,李小白恨不得把天邪教手上所有的邪神丹全部抢到手。
这重要吗?
李青微微一怔,顺着妻子的目光抬头望向门匾,两个大字隐隐有一种傲视群雄的浩然气势,分明是难得一见的大家手笔。
领头那个蛮勇挥舞起木棒,将一些掉进钱眼里,昏了头的家伙抽得鼻青脸肿,这才勉强恢复秩序。
不过这一次倒不是惊讶,李青认出了顶盔贯甲的来者,鲜视的铠甲下面却是一个我见犹怜的小娘子。
“是杨家!”
混沌青莲的胃口越来越大,这世间能够这让这件先天异宝看中的奇物却太少,想要让所有莲瓣绽放,不知道要用掉多少邪神丹。
显然这块黑底金漆的门匾让她再一次刷新了对小叔子的认知,没想到刚抵帝都,就得到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不服气的都被揍服了,想要拼爹的,一看到白老大的劲爆罡气,直接就给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