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2章 天门城

虽然这些傀儡兽灵智并不高,但是在白蛮巫师们的控制下,往往悍不畏死,只要数量足够,堪堪与妖族一争高下。
这是要出大事啊!
大妖?
月光下,几只虎首、豹首和象首的怪物身形足足有两丈多高,肢体粗大,模样狰狞,就像是由十几头野兽经过变异后再拼凑起来的一般。
不甘心的他又释放出一个导致血脉逆流的邪术,李小白没躲,任由那道明灭不定的绿光击中自己,然后……
当然也有将人制成傀儡的禁咒行为,只不过一经发现,便会被巫王通缉追杀,不死不休。
巫师一拍水晶球,一道红光冲天而起,远处就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几个庞然大物从角落里现出身形。
清冷的月光洒进微微摇晃的车厢,一蓬黑色细沙从李小白指间洒落,还没来得及触及车厢地板,就纷纷消散在空气中,变得无影无踪。
小白同学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在越庆国搜罗到的十二枚邪神丹悉数被心神中的混沌青莲吞噬,这件先天异宝绝对不会嫌这些奇物数量多,有多少就吞噬多少。
越庆国使节干笑着缩了缩脖子,他可得罪不起这位新长老,却又不想莽国的白蛮人误会。
为了守护莽国不被妖域摧毁。
没什么然http://m.hetushu.com后,自然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被搅了美梦的妖女气鼓鼓的抬起身,瞪着李小白,显然被黑的不轻。
兽潮来袭,为提防一些特殊的妖族潜入王城天门城,每晚都有巫师亲自带队巡逻,他们有秘法对妖气格外敏感,有权进入任何地方进行搜查。
“呔!妖孽!贫僧法海在死!速速受死!”
说起来,这个滋味可不好受,脑子就像快要撕裂开,偏又昏昏沉沉,浑身虚弱无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尽管他并不情愿将李小白这个外乡人当作圣庙长老一员,可是自从对方领下了巫王赐予的长老石牌后,任何针对他的行为,都等同于针对圣庙。
大妖在那里!
“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
看到红光,那些蛮勇纷纷拔出兵器,如临大敌的望着刚刚抵达舍馆门外的越庆国一行人。
无意中,莽国巫师将李小白也当作为妖族。
这个邪术连给先天异宝混沌青莲塞牙缝的资格都没有。
“我的巫术?你,你到是什么人?”
李小白可以在越庆国的土地上横着走,还真不是胡说八道。
越庆国的人立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那是莽国巫师的得意之作,傀儡兽http://m.hetushu.com
“公子,到了!”
李小白却抢上一步,随手一巴掌抽灭了邪术绿光,淡定地说道:“冷静,冷静,我是人,不是妖!”
事实真相也确实如此,与擅长驱兽饲蛊及下毒的黑蛮巫术相比,白蛮巫术更擅长傀儡术和诡异莫测的邪术,能够融合野兽甚至修为低弱的小妖变成模样诡异,但是战斗力强大的傀儡兽。
“等等!妖气?”
莽国白蛮巫师骤然瞪大了眼睛,他似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莽国白蛮巫师气不打一处来,飞快吟颂咒术,一道虚弱邪术的绿光直射向清瑶,在他看来这头大妖绝对是最具威胁的那一个。
李小白亮出了自己的圣庙长老石牌,中央那颗绿色晶体在火光与月光上熠熠生辉。
同样被惊醒的还有妖萝莉,小红鲤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打量着两人,一脸蠢萌的不明所以。
莽国巫师分明看到了三个人,他却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除了一只大妖外,另外两个至少也是化形境的妖族。
还没等他靠近到一丈内,就被莽国蛮勇们手中锋利的兵器顶了回去。
不待巫师下令,那队蛮勇当即兵器齐出,将一人两妖团团围住。
“我不是小青!我也不喜欢许仙!”
和_图_书在白蛮巫师们看来,万物皆可制成傀儡,但是受傀儡主体的智力限制,绝大多数都很难让人满意,因此在莽国比较盛行的傀儡兽大多是由猛兽融合而成。
越庆国的使者也急了眼,直接放出自己的蛊物,是一条百足金线蜈,两尺余长的身子一出现,空气中便弥漫开一股子腥臭的味道。
“别动手,他是我圣庙的长老!”
地面一下又一下的震颤,三只傀儡兽已经逼到近前,正准备接受他的指挥,犹豫着是继续冲过来,还是傻站在那里摆姿势。
“知道了!”
“什么误会!三头妖族在这里,你们都是瞎的吗?”
仍然有五片莲瓣依旧含苞待放,但是灵光依旧,初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李小白隐约猜到,蕴含灵光的莲瓣无法完全绽放或许与自己的身体有关。
“你是蛮人?黑蛮人?”
“起了!”拽了拽两个妖妹子的裙角,毫无反应。
越庆国诸人彼此面面相觑,一脸表情古怪,随即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李小白身旁那两个妖女身上。
碧绿色就像有生命一样的绿晶石准确无误的证明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份。
……
李小白睁眼说瞎话,外面明明是明月高挂,他去扯妖女的腿,倒是有了反应,妖女咕哝了几句,伸了伸腿http://www.hetushu•com,连眼都没睁。
“当然不是!我是汉人!”李小白收起石牌,在乎的耸了耸肩膀,看到对方的一脸难以置信,直接说道:“反正是巫王给的,你管我是什么人!就算是妖怪拿了,它也照样是越庆国的圣庙长老。”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邪术莫名消散,莽国白蛮巫师气急败坏的大叫起来,自己竟然看错了目标,这个年轻人才是最有危险的那一个。
越庆国的圣庙老长石牌没可能做假,即便被夺走或偷走,只要不是被本人持有,中央的晶体就不会是绿光。
待到十余丈开外,那名莽国巫师手中托付的一枚拳头大小的水晶球骤然释放出赤红色的妖艳光芒。
混沌青莲的剑光需要以他的身体作为承载,肉身不够强壮则难以释放更多的剑光,虽然邪神丹给这件先天异宝提供了足够的绽放养料,但是寄托心神的体质却已经到了极限。
扯着妖女走出车厢,就见那个蛮人车夫一脸懵逼的看着一人一妖,还有后面依旧贪睡的小丫头。
又是巫又是妖,算是什么?
对于越庆国的使节,莽国并没有慢待,立刻安排好了舍馆,让车队诸人入住。
“误会!误会!这是误会!”
李小白若无其事地说道:“下车了,到床上再睡!”
莽国白蛮巫hetushu.com师瞠目结舌,甚至忘了继续释放邪术。
“是大妖!附近有大妖!”
可以预见的到,自己若是毫不停歇的一口气放完当前拥有的十七道剑光,又会重新体验到久违的贼去楼空般体力透支。
十二片莲瓣灵光充盈,但奇怪的是,只绽放了七片。
一路摇摇晃晃的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蛮人车夫在车厢外禀报。
┗`O′┛嗷~~唠一嗓子,效果立竿见影。
“暴横”!“迷魄”!“毅顿”!“冰卢”!“炼宵”!“照胆”!“紫霖”!
“李公子是汉人,也确实是我圣庙长老,不过,圣庙可没有妖族的长老!”
“什么?他是你们圣庙的长老?”
一本《白蛇歪传》不仅毁了小林寺,还让妖女蒙受不“白”之冤。
越庆国使节连忙冲了过来,拼命摆着手,尽管他也是巫师,但是在白蛮人的地盘,却不敢轻易动用黑蛮巫术。
李小白回转身,看到一大一小两个妖女作海棠春睡,互相抱在一起,睡得稀里呼噜。
摸了摸下巴,李小白便知道自己应该在武道上面有所突破,否则就算是得到再多的邪神丹,也没有办法绽放更多的莲瓣。
李小白正准备跟着越庆国使节进入舍馆下榻,突然听到远处传来。
一名莽国巫师带着一队武装到牙齿的蛮勇喝住了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