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7章 连续扑空

莽国白蛮巫王得知整个村落就在不久前已经人去村空,有些恼怒地遗憾说道:“我们来晚了!”
围住整个村子的高耸木墙外部留有许多可怕的撕扯痕迹,成年蛮人腰粗的原木桩屡有折断,不过这些伤痕看上去已经有一段时间,生命力旺盛的苔藓缓缓爬了上去,形成与周围厚重浓绿截然不同的新嫩浅绿。
“王都有变!”
李小白脸色阴沉的吐出四个字,在场的越庆国使节与白蛮人们无不脸色齐变。
方才巫师们驱动傀儡兽与村子里冲出来的邪兽厮杀,他才彻底相信了天邪教的存在。
即便他与莽国白蛮人没有扑空,收获也不会大到哪里去,毕竟祭坛和邪神丹才是最有价值的战利品。
村落周围遍布参天大树,却死一般寂静,甚至往四周围十余里,依然鸟兽声皆无,只能够听到一些凄凉的虫鸣。
不仅仅是他,一起承行出征的白蛮巫师们和蛮勇们同样十分失望,在王都处于妖潮期硬生生挤出人手前和-图-书来扫荡天邪教,若是毫无所获的悻悻然返回,岂不是白辛苦了一场,甚至会让王城有可能陷入小妖大举入侵。
“让本巫猜中了,他们又逃了。”
越庆国使节恨恨地咬牙切齿。
林木茂盛的村口横七竖八的躺倒着十几头邪兽的尸体,新鲜的毒血汩汩渗入地面,被沾附到的草木迅速枯萎起来。
“不急着先去下一场,派人挨个察探那些据点的情况。”
附近还有上百头模样各异的傀儡兽在游荡,试图寻找出潜伏在暗处的邪兽。
话音刚落,小白同学心神莫名微微一颤,脸色大变,失声道:“不好!”
他知道如果不能将这些天邪教中人尽快全部剿灭,对方就会像野草一样再次死灰复燃,甚至以更凶猛的势头反扑。
李小白带着小红鲤在村子里转了转,摇了摇头。
然而四日后,三只信鸽扑扇着翅膀先后落入镇内,它们带来了三支蛮勇轻骑小队的察探消息。
“必须广布眼线,和-图-书深入偏僻之处,一定要把他们挖出来,人可以藏,但是邪兽都藏不了,它们还要吃喝拉撒,这是唯一对我们有利的条件。”
两百多名巫师和数千名蛮勇就在这座空无一人的小镇里驻扎了下来,三支蛮勇轻骑小队带着干粮和信鸽拍马出发,前去侦察另外三处据点。
他并没有找到用以献祭的邪恶祭坛,这个扑了空的村落似乎只是一处普通据点。
三日后,李小白与白蛮巫王依旧扑了个空。
白蛮巫王的脸色也不那么好看,连续两次白跑,使巫师和蛮勇们的士气都受到了严重打击。
白蛮巫王看到李小白与小妖女的异状,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在没有更多的情报可供分析参考的情况下,李小白认同了这个比较保守,以不变应万变的主意。
然而这根青线却突然毫无征兆的震颤起来,隐隐有时断时续的征兆。
尽管黑蛮白蛮分为两国,各有自己不同的巫术发展方向,但是双方依http://m.hetushu.com旧血脉相连,同气连枝,面对这样的威胁,必须联起手来同舟共济,才能将威胁剿杀在摇篮中。
很显然天邪教极为擅长隐匿形迹,竟连半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莽国境内有五处天邪教的据点,其中一处的规模堪比越庆国内那个毗邻妖域的村落。
看到李小白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后的反应,莽国白蛮巫王便知道他们这一次算是白跑了,几头邪兽根本连塞牙缝都不够,随便派几个上巫就能轻而易举的收拾了。
“天邪教已经知道了!”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天邪教的阴谋诡计,失声道:“糟糕,我们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事不宜迟!继续前往另一处!不能让他们跑了!”
越庆国刚刚剿灭了国内的天邪教势力,莽国境内的天邪教中人就立刻作出了反应。
……
这句话出口,白蛮巫王越发觉的这个可能性极大。
如果任由其扩张开来,正如黑蛮巫王在国书中所写的那样,http://www.hetushu.com必然是所有蛮人的末日。
李小白放下手中的纸条,也不再去看越庆国使节手中那张,想必三张纸条上的内容多半没有任何区别。
心神中那朵混沌青莲在冥冥中引出两根若有若无的细线,一根红线投向身边的小红鲁,另一根青线却投向远处莽国王都所在的方向,无视距离般悄然涓滴汲取着两妖的妖气,同时又不会对两妖的修为产生影响。
“这些家伙怎么会逃的这么快?”
这样的怪物,恐怕百八十个蛮勇都未必是对手,只有巫师才能够应付得了。
“也好,我们暂时按兵不动,先摸清楚情况再说。”
一想到自己离开王都天门城已有多日,白蛮巫王连忙追问:“你怎知道?”
变了脸色的不止是李小白,还有小红鲤。
城内找到了献祭的邪恶祭坛,意味着这座小镇曾经是天邪教的一处理要据点,但是当白蛮巫王赶到时,祭坛只剩下空荡荡的石台和六根被挖去了邪神丹的立柱。
这是一座空荡荡的偏远小镇hetushu.com,在角落里都能随处可见干涸的血渍,似乎经历过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
李小白对这次剿杀行动已经并不太乐观,他没有想到天邪教的反应竟然这么快。
“青蛟!”
从一开始,天邪教的爪牙就悄无声息的探入蛮人的地盘,所选择的藏身之处大多位于穷山恶水之间,连巫师们都很少关注的偏僻之地。
命人取下系在鸽腿上的信筒,白蛮巫白抽出里面的小纸条,扫了一眼,随即递给同行的越庆国使节和李小白。
黑蛮的蛊,白蛮的傀儡兽,两者各有千秋。
“不好!”
在越庆国逮到的活口黑苍法王也仅仅只是知道莽国哪里有天邪教的据点,但是究竟真实情况如何,却并不清楚。
李小白一句话,白蛮巫王便立刻明白过来。
此时已经毋庸置疑,天邪教察觉到了危险,并且迅速收缩躲藏起来,甚至连嗅觉敏锐的犬只和目光锐力的猎鹰都没能找到那些天邪教中人与邪兽转移时的踪迹。
一人一妖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说道:“清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