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3章 心神之伤

“这,这是,怎么会?”
李小白冷哼了一声,双手握住贯穿了蛟躯的杀神矢杆,又稳又快的往后一拔。
这股力量眨眼之间就冲到了巨弩前方。
神魂之伤该怎么治?
……
一指之威竟在邪兽中间制造出百余丈纵深的“空白”。
青蛟的身体伤势虽然不再恶化,但是神魂损伤却依然没有恢复。
“一群没用的东西!”
青蛟微微一颤,身体两侧被贯穿的伤口如喷泉般喷射出蛟血,躲闪不及的李小白被喷得满头满脸。
就像有一列全速行驶的火车头凶猛无比的一头撞进邪兽群,血雾不断喷涌,大量邪兽直接被撞飞,即使是邪兽重骑也未能幸免,照样变成了人间大炮,在筋断骨折中飞得七零八落。
李小白却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此刻被淋得仿佛血人一般狼狈和满身刺痒,反而拿出上好的金创药,整罐整罐的倒在血洞上,最后还用大坨带着巢蜜的蜂巢揉成团硬生生堵住伤口,另一和*图*书个血洞也是如法炮制,使如注般大量失血渐渐被扼止住。
这支杀神矢可以灭杀神魂!
他的目光忽然落在被自己随手扔在地上的杀神矢晶体矢锋上,想起了地巫巴图姆刚才说过的话。
小白温柔的低下头。
这篇奇异的功诀可以壮大心神,或许可以弥补神魂上的损伤。
没办法,头颅是心神所在,或许这样的方式能够让《摩诃钵兰经》的效果毫无保留的发挥出来。
“……湿衍奢毗阁,哲陀摩诃,耶塞鲁斯克,猜多苏曼,吠陀奢……”
《摩诃钵兰经》!
感受着肌肤相接时,些许热量传递过来,妖女给公子露出一个笑容,然而嘴角若有若无的提起,却已经是极限。
“在本公子的字典里面没有不可能!”
李小白突然停下脚步,倒真让他想起了一本课本。
等等!
弩弦大张,犹如满月,矢锋晶莹闪亮,依旧是一支杀神矢。
李小白突然盯住地巫和图书巴图姆,杀神矢是白蛮的祖器,供奉了不知多少年,应该知道些什么才对。
杀神矢还没来得及冲出三丈,直接被倒卷了回来,巨弩在这股可怕的力量冲击下分崩离析,控弩之人全部口喷鲜血,就像破布娃娃一样被倒飞出一百多丈,转眼间不见了踪影。
地巫巴图姆瞪大了眼睛,看到李小白竟然将晶体矢锋轻而易举的拿了下来,而这件历经悠久岁月的祖器当场变成了两截。
忽然间清光一闪,狰狞的青蛟变成了一个奄奄一息的青衫女子,无力的横躺在李小白怀中,努力睁大神彩渐渐黯淡的眼睛,舍不得眼前之人离开自己的视线,檀口张合想要说什么,却又发不出声音。
祖器一直供奉在王都内,从来都没有用过,有多少威力是一代又一代巫师口口相传,根本没人想过中了杀神矢,应该怎么救治的,有谁会像这样吃饱了撑的又杀又救。
李小白顾不得再想其他的办法hetushu.com,无论有没有用,先用了再说,姑且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但是凭着心神中那朵混沌青莲与妖女的那一丝联系,李小白却没有看到任何好转的迹象,那条青丝依旧若有若无,仿佛随时会断去。
算起来应该是白蛮欠了对方的,这会儿就算想生气也没有这个资格。
“曦和!”
巴图姆依旧没有从前者斩锋拔矢举动带来的震惊中脱离出来,当听到自己的名字,这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个,这个……中了杀神矢,必死无疑,我也不知该如何救治啊!”
“神魂损伤该怎么治?”李小白急得转转团,他擅长治疗精神病,虽说与神魂有关,大多是药物治疗和心理引导,但是神魂受伤该如何治疗法,却没有任何办法,课本上也没有教啊!
“巴图姆,杀神矢造成的伤害该怎么治?”
“找死!万均!”
在场束手无策的巫师们只好一脸苦笑,却没有任何办法。
和-图-书妖族的生命力是顽强的,尤其是真丹境大妖,只要还剩下一口气,就能够顽强的活下来。
“莫闹!”
“呜!”
巨弩爆发的弦力与李小白这一指的“万均”剑光相比,就像蝼蚁与大象较劲儿,天邪教中人还没来得及露出喜色,转眼间就被深深的恐惧占领了整个心灵。
控弩之人发出一声怒吼,狠狠扳动了机关,一声颤弦大响,杀神矢再次离弦而出,但是它却迎头撞上了这股力量。
李小白瞪了巴图姆一眼,再次强调了一句,他随手扔开元央剑,剑指一点。
堂堂巫师被骂作没用的东西,尽管听着十分刺耳,也很生气,但是巴图姆却气不起来,王都天门城仰赖对方的青蛟一直坚守到现在,供奉的杀神矢又被偷走,还射中了这头青蛟。
剑指遥遥一点,就像火炮开火,一股无形的可怕力量以无可阻挡之势狠狠冲了出去,一头头邪兽当场变成血雾,即使被蹭到一点,也依然难逃筋断骨折的下www•hetushu•com场。
嫣红中带着点点金光的蛟血粘在皮肤上,立刻生出火辣辣的刺痛,仿佛要渗入毛孔,钻入皮肤下面的肌肉和筋骨里一般。
一人一妖额头轻触,一个温热,一个微凉。
哪怕周遭邪兽围得水泄不通,李小白却恍若未觉,全身心的吟颂起《摩诃钵兰经》的经文。
贯通伤与寻常外伤截然不同,决不能在第一时间缝合,首先需要做的是清创止血和消炎,然后是引流,主动排除脓血,待肌体开始激活自愈机能后,再进行缝合处理。
李小白没有理睬他,绕到青蛟另一边,握住矢尾正准备发力,忽然若有所觉得回头一看。
李小白愤愤然不再去看白蛮地巫。
小白同学当即麻爪了。
淡白色的剑光瞬间穿过杀神矢的矢杆,余势未减的斜斜射入远处的密集邪兽群中,当即倒下了一条线的邪兽。
百余步开外,有几人站在邪兽群中,合力抬着一具大弩,正对准了他。
他直接抱住青蛟的大脑袋,以额头对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