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0章 钱货两讫

“多谢!”
“我怎会贪了你的?早知你这般想,就不喊你来了!”
在遍布着白骨与尸体之间,他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时不时发出凄厉的叫声。
他总算没有拿出杀掉几头大妖,刚好可以整除的死亡分配法。
“俺们还得回山炼化呢!”
在山野中,弱肉强食与抢夺食物屡见不鲜。
“李公子,不过是寻常的野猴子!已经没的救了!”
是一只幼小的猴子,原本金黄色的毛发因为沾染了鲜血和泥土变得杂乱不堪,多拧结成团,动弹不得的趴在地上,眼巴巴的望着一尺开外的一枚不知名青涩野果,想要努力伸出手,却始终无法够到。
妖族驱使群兽形成妖灾时,可不在乎什么老弱病残,一股脑儿悉数从妖域和附近荒野中撵了出来,哪怕与邪兽争杀而丧命,没有谁会在乎。
或许在临死前能够啃上一口那枚从山野中带出来的野果子,也是无憾了。
“三十支琉璃瓶,每瓶十滴帝流浆!钱货两讫,童叟无欺!”
妖灾平息后http://m.hetushu.com,大妖们齐齐聚集在天门城的城外,并且派了一只小妖将口信带入城内。
“该怎么分,快给个章程!”
李小白却将果子递到了小猴子的嘴边。
这只小猴子显然也是众多牺牲品之一,奄奄一息的被遗弃在这里,任由自生自灭。
“是三百三十滴!金雕那里还有三十滴!”
最后实在没招,金雕大妖却把这个令人头大的问题推给了正在看热闹的李小白。
熊妖傻笑着,三百三十滴帝流浆分到在场每一头大妖身上,这一次妖灾的收获简直是赚翻了,那些不长眼的天邪教咋不多来几次,它老熊说不定能够摸到破劫境的门径。
李小白打了个手势,身旁的小红鲤托着一只方形木盘,送到十八头大妖面前,他自始至终都没打算赖账,总算是凑起了这三百滴帝流浆。
或许是触景生情,昔日在居摩湖,她就是这只小猴子,而对生存的渴望就是那枚渺小的果子。
“小家伙,拿去吃吧!”http://www•hetushu.com
邪兽死的多,寻常飞禽走兽死的更多,妖灾完全就是一场蚁多咬死象的血淋淋交换。
难以计数的飞禽走兽在莽国王都城外百余里之内盘桓了三日,这才渐渐退去,留下了随处可见的累累邪兽白骨和冲天的腥膻。
“以后做个妖,莫再被欺负了!嗯,吾赐汝名,悟空!”
逗猴子……
尽管还剩有一些意犹未尽而恋栈不去的飞禽走兽与小妖,但是对于莽国来说,已经无足轻重。
不知道为什么,李小白却自顾自走了过去,捡起那枚并不算是什么奇珍异果的寻常青涩野果子。
两位巫师只好无可奈何的看着这位拯救了整个莽国的汉家郎在逗猴子玩。
“吱吱吱。”
距离莽国王都还有两三里的时候,李小白忽然停下了脚步,往十几丈外望去。
帝流浆可遇而不可求,寻常人族术道宗门决不会这么大方,让珍贵的帝流浆落入妖族手中,因此机会难得,金雕大妖借此想要结个善缘,而不是表面上那样实诚www•hetushu.com爽直。
被戳中小心思的金雕有些恼羞成怒。
天邪教藏身诸国,暗中积蓄势力,等待着哪天时机成熟,便席卷天下,可是却没想到有人居然给他们到处点火,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那些家底接连遭到损失。
小猴子停下啃果子的动作,浑然没有察觉那滴蕴含着帝流浆气息的血珠与酸涩的果肉混在一起,缓缓滑入饥渴的颊囊,它瞪大了眼睛似懂非懂的怔怔望着李小白。
雉妖脑子活,很快想起这个年轻人族拿出的帝流浆并不止托盘上这些。
“我,我……”
李小白忽然捏出“玄星”锋刃,在指尖轻轻一划,细小的伤口登时溢出一滴嫣红的鲜血,随着重力,准确落入奄奄一息的小猴子口中。
“凭这支雕翎,我可以帮你一次。”
哪怕不算这个承诺,只是这支雕翎,也是一支难得的炼器材料,权且当作是意外的收获。
好在下了一夜绵绵细雨,弥漫于空气中的恶臭这才消散了大半。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不假思索地说道:“呵呵!简和_图_书单的很,每位十八滴,多出来的六滴给金雕作为介绍费!”真是为这些妖怪的智商捉鸡。
它深深的看了李小白一眼,接过托盘,说道:“人族,你赢得了老雕的信任!”说话间一支古铜色雕翎飘向李小白。
两位白蛮老巫师看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小东西,便没有再看第二眼,他们的全部心思都放在王都城内。
经雉妖这么一提,其他大妖纷纷醒悟过来,其中的熊妖拍了拍脑袋,瓮声道:“哦,是哦!应该是三百三十滴帝流浆,老雕,你可不能欺负我老熊脑子不好使?”
“人族小子,帝流浆是你拿出来的,给我们分一下。”
金雕大妖变成的中年男子率先上走上来,当众随机拔开其中几支琉璃瓶的瓶塞,浓郁的帝流浆气息当即散逸出来,果然都是真正的帝流浆。
“嘿嘿!老熊相信你便是!”
大妖们嗷嗷叫了起来,等着领头的金雕大妖拿出个让所有大妖都信服的分配方案。
“我有两个小辈,正等着帝流浆开智!”
“快进城吧!”
大妖们普遍算http://www.hetushu.com术不好,但还是知道三百滴帝流浆没办法被十八整除。
“我们该怎么分这三百滴帝流浆?”
金雕也有麻爪的时候,捧着木盘就像捧着一块烧红的铁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分才能做到公平,总不能傻乎乎的退回一些帝流浆,或让对方再加一些帝流浆,将数量凑到可以让十八这个数字整除。
李小白拱了拱手,微笑着收起了这支雕翎。
……
小红鲤萌萌的大眼睛里浮起了雾气,她想起了自己还是一条小鲤鱼时,意外翻进船中后,那种孤寂无助的绝望。
小东西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用力的啃了起来,连吱吱声都带着欢快之意。
西延镇老李家擅长捅篓子的闯祸本事一旦火力全开,效果立竿见影,天邪教果然有些吃不住劲儿,连侵吞蛮人国度的重大行动也都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
这些死活不肯返回妖域的家伙,就算是被人族打杀了,也只能自认倒霉。
小猴子眼巴巴的望着他手中的果子,发出无奈的声音,以为自己的果子被人抢走。
“吱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