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98章 王都终战

剑光“毅顿”在第一时间构筑出一道震荡屏障,从地面疾速射来的杀神矢就像一头栽进了泥潭,速度骤减。
一旦失去速度,杀神矢便不再具有威胁。
白蛮巫师带着好消息寻了过来,一场围城之战终于以蛮人的胜利而宣告结束。
每天都有十几只鹞鹰来往于圣庙和莽国王都,面对共同的敌人,曾经分裂的黑蛮与白蛮破天荒的联手了一次,小白同学这个中间人当仁不让。
经过这一战后,莽国境内的天邪教势力将彻底元气大伤,至少在短时间内再无可能死灰复燃,另说报仇,恐怕连躲过白蛮人无休无止的追杀都是两说。
这个战事不仅仅是王都天门城的伏击战,还有白蛮巫王那里的遭遇战。
潜伏在越庆国的天邪教势力不成气候,被黑蛮巫王率领圣庙巫师一通狂杀,又被妖女给坐了土飞机后,自从一撅不振。
事实上如果没有他,两位巫王根本没有可能毫无芥蒂的互相配合,为了说服这两位,李小白也没少花费力气。
源源不断的情报从四面八方送入越庆和_图_书国王都附近的那座庄园,二十多名经过精心挑选的圣宗弟子在快递培训了几日后,便被赶上了岗位,协助李小白从各个方面搜集与筛选情报。
射出杀神矢的天邪教人员连同巨弩一起被“炼宵”剑光在第一时间烧成了飞灰,不过最后一支杀神矢还是保留了下来,斜躺在热浪逼人的熔岸中,露出那枚在火光中透亮的长锥形晶体箭镝。
“落下去!还有一支箭头在下面。”
“李公子,战事已定!”
日落后,腥臭的凉风吹过遍地尸骸的战场。
一支闪烁着晶莹光芒的弩矢破空射来。
“毅顿!炼宵!”
摆脱了最初的案牍繁荣后,李小白翘着二郞腿,悠哉悠哉冒起了坏水儿,开始给天邪教挖坑。
虽然它与公子用不上这种蛮族祖器,但是任由其留在天邪教手中,终究是一个威胁。
杀神矢!
……
最可怕的是,李小白制作出来的这种炸弹根本不带有任何灵气波动,在漫天的凄厉尖啸声中令人防不胜防。
一团团猛烈膨胀的火球挟带着hetushu.com滚滚浓烟升向天空,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入天门城内,蛮人们无不胆战心惊的望向城墙方向。
天邪教使出调虎离山之计,李小白何尝不也是将计就计。
对城墙防御威胁最大的刀嘴飞蝠邪兽更是不堪,冲击波360度全向释放,哪怕没有直接震杀,也会因为被巨响震得头晕眼花,从天空中像下饺子一样坠落,试图拦截青蛟的大量刀嘴飞蝠邪兽还没等靠近,就被震死震伤,事实上伤或死的区别并不大,一旦无力维持住飞行姿态,活活摔成肉饼是必然的结果。
一具半身焦黑的利爪邪兽莫然悄然拱起,一个佝偻的身影小心翼翼的爬了出来,左右张望了几眼后,连滚带爬的消失在夜幕中。
“知道了!尽快把这里的尸体都处理好,免得发生瘟疫!”
此时此刻战局已定,天门城几座城门大开,白蛮巫师和蛮勇蛮将们杀了出来,剿灭那些失去控制,威胁大降的邪兽。
打草惊蛇,各个击破,聚而奸之,李家小郞把阴谋诡计几乎玩出了花活。
hetushu•com因为此前没有敌人的缘故,潜伏能力和反侦察能力一般,很快被圣宗的货郞情报员们用钓鱼执法的方式一一钓出了形迹,越庆国圣庙没有再客气,接到了新长老李小白的密报后,直接领兵硬肛。
各种蛊物和傀儡兽吞食咀嚼的可怕声音此起彼伏。
地毯式轰炸将邪兽群狠狠犁了一遍,留下了遍地尸骸。
“炼宵”剑光将射出杀神矢的弩矢位置变成一片炽烈的熔岩火海,此时迅捷转过身的青蛟恰好接住了势尽下坠的杀神矢,将其成为了李小白的第二支杀神矢战利品。
即便是巨甲邪兽的厚重骨甲,长毛巨人邪兽细密长毛,也无法抵挡住激射的弹片和毫无阻碍贯穿脆弱内脏的冲击波,身形敏捷的利爪邪兽正是在硝烟与火焰踏着绝望的死亡舞蹈,根本躲不开被炸死的命运。
李小白看到火海中闪烁的一抹晶莹亮光。
这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并没有察觉到,一只绿豆般大小的黑色甲虫紧紧附着在他的衣角。
琉璃心笼罩范围扩张到了一百零八丈开外,李小白在第一和-图-书时间察觉到威胁,剑指遥遥凌空一点。
十几桶清水扔了下去,哧哧作响的蒸汽升腾,青蛟轻轻吹出一口气,立时狂风大作,将“炼宵”剑光余威残留的高温吹散了大半,蛟爪一探一收,将那支杀神矢捞了上来。
清瑶发动的妖灾并未停止,被妖气驱使的各种猛兽不顾一切的扑袭那些像没头苍蝇一样乱窜的邪兽。
李小白正抓住他们这种急于翻本的赌徒心态,以王都天门城为饵,将天邪教重新引了出来,后者故伎重施,结果一脚踏进了坑里。
莽国的天邪教却俨然成了气候,不仅蓄养了大量的邪兽,还收买了不少巫师,甚至胆大包天到强攻王都天门城,尽管第一次围攻被突如其来的妖灾这支奇兵冲垮,天邪教却并没有放弃。
左萝莉,右妖娘,小郞今天耍流氓。
这个汉家郎仅凭着一己之力,疯狂屠戮着天邪教的邪兽群,密密麻麻的邪兽哪怕数量再多,也依然无法奈何得了他。
死去的邪兽并没有作为大地的养料,而是成为了两者的口中食粮。
白蛮巫王并不在王都内,可是www.hetushu.com突然出现的黑蛮巫王让天邪教的攻势顿时受挫,蛊物与傀儡兽两者联手,竟发挥出了超乎想像的战斗力,再加上白蛮人刻意驱赶的猛兽形成人工妖灾,莽国境内的绝大多数邪兽尽数被堵在了天门城外,双方里应外合,使莽国王都成为了梗在天邪教势力喉咙里的骨头,既咽不下,也吐不出来,陷入进退两难之境。
更加可怕的是,这个“法术”似乎无穷无尽,环绕了天门城整整一周,依然是意犹未尽的模样,大量邪兽变得稀疏起来,尤其是失去天邪教人员的控制后,它们就像疯了一样狼奔豕突。
他们是小白的爪牙,负责瞪大了眼睛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两枚从天而降的炸弹便足以覆盖一座标准足球场大小的面积,既有威力又有杀伤范围,青蛟所过之处,血肉横飞,狂暴的冲击波扫过之处所向披靡。
坚守城墙,严阵以待的黑白蛮巫师和蛮勇们一片鸦雀无声,一个个瞠目结舌,几乎快要将自己的眼珠子给瞪出来。
虽然躲在越庆国的庄园里玩幕后黑手,李小白依然把天邪教给坑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