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0章 收网

依附于天邪教的人根本不知道,黑蛮与白蛮联手后,便以巫蛊之术控制了两国的天空,飞来飞去的鹞鹰身上若是没有携带特殊的蛊虫或秘药,往往会被打落下来,在一定程度上封禁了莽国与越庆国内部的传讯。
突骨乌抬头愕然问道:“一言难尽,你们没有收到消息吗?”
“看来巫王是知道了什么,这次我教有麻烦了,十万邪兽尽数葬身天门城外,无一逃出,我也是靠装死才逃过一劫,趁夜偷偷溜出来,险些没把性命丢在路上。”
上次围城失败,并非教内弟子没有倾尽全力,而是不得不归咎于妖灾来得毫无征兆,甚至根本没有理由。
守门蛮勇挺起胸膛,气质陡然一变。
“得令!”
谁能想到,妖族不知哪根筋搭错,突然发动妖灾,以更加庞大的数量硬生生冲垮了邪兽包围圈。
前者绝没想到,自己前脚刚走,后脚就被人抄了窝。
……
被擒住衣领的尼恩上巫立刻感到喘不过气来,不过他还是勉力说道:“是,是突骨乌告诉我的,他的状态很不好,看上去不像是假的。”
由于挖出越来越多的白蛮巫师投靠了天邪教,连地巫长老都难以幸免。
回想起自己的逃亡之路,突骨乌背后又一次冷汗涔涔,此时此刻病体加身与其相比,又算不了什么。
“我有数!你好生休养!”
“突骨乌,你,你这是怎么了?”
明流城外的这个镇子,显然是天邪教的一处重要m.hetushu.com据点所在。
守门蛮勇瞪大了眼睛喝道:“什么?已经尽墨?”
宛若真人在对话般,声音模仿的惟妙惟肖。
有人需要这位老巫师活着,以其身份作为一道幌子避开外界视线,使整座小镇完全纳入掌控之中。
领着这队白蛮蛮将的却是一位黑蛮巫师,笑眯眯的打量着被刀剑压在脖子上的突骨乌。
“尼恩,还不快说!”
“没有!”
小小的谛聆虫不仅给这位黑蛮巫师指明了方向,还将突骨乌与人的交谈全部记了下来,此时再以振动膜翅的方式还原回来。
强撑着从天门城外战场逃了出来,提心吊胆的历经艰险,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外围落脚点,精神上刚垮了下来,病魔便接踵而至。
意识到事态严重,尼恩上巫完全无法保持淡定,他立刻作出了决定。
“是,是!”
……
他勉强睁开眼睛,想要挣扎着起身。
“废话真多,带走!”
黑蛮巫师在听完小黑甲虫记录下来的声音后,摆了摆手。
高高在上的上巫大人却不得不对一个插微的小蛮勇低头,周围的蛮人却视若无睹,越发使这个蛮勇和这个镇子不同寻常。
然而这位卑贱的蛮勇却冲着他瞪起了眼睛。
当意识到自己自始至终都处于莽国与越庆国的监视,彻底绝望的突骨乌拼命挣扎起来,声嘶力竭的大吼。
是蛮将!
尝到驱蛊之术与傀儡兽联手的好处后,在共同针对天http://m•hetushu.com邪教的行动中,莽国与越庆国的合作越发深入。
至少高度集中在圣庙的黑蛮长老们,不像白蛮巫师那样容易被接触和收买。
尼恩上巫离城的那一刻,便是黑蛮巫师发动此处收网之时。
尼恩上巫忽觉自己冒冒然过来,有些莽撞了,连忙点头,任由对方牵着自己的坐骑缰绳往城内而去。
厅堂里只有两人,连服侍的仆婢都被赶到了屋外。
尼恩上巫摇了摇头,他突然反应过来,失声道:“难道出了什么岔子。”
“一言难尽,这次我们栽了,对了,弄些吃的来,我快饿死了。”
“尼恩!你跑这里来干什么?难道不知没有法王的旨意相召,不得随意来这里吗?”
“突骨乌引神使,你,你这是怎么了?”
明流城以西四十里的小镇内,尼恩上巫一人单骑,行色匆匆的冲进镇子里,很快有人勒住了他的马,赫然是一位看守城门的蛮勇。
突骨乌摇了摇头,回想起当日的那一幕,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带着寒意的声音说道:“是那头青蛟,不知使了什么妖术,巨响,火光,爆炸,吞噬了所有的邪兽。”
突骨乌便被当场一拳打昏,随即像死狗一样,被蛮将们拖了出去。
白蛮蛮将冷着脸立刻领了百余位蛮勇和十余位巫师冲出了明流城。
踏出鸡犬不留的明流城城主府后,黑蛮巫师对身边的蛮将说道:“传令城外,收网!”
好在只是m.hetushu.com因为元气大伤而受了风寒,调养十天半个月总归能缓过来。
守门蛮勇表面上依旧是恭恭敬敬,语气却是声色俱厉。
“没事,大难不死,逃过一劫。”
顺手一招,一只毫不起眼的黑色甲虫从他身上飞出来,落在他的手中,细小的翅膀微微震颤,竟发出了人声。
尼恩上巫从进入镇内后就开始战战兢兢,此刻更是莫名心虚和紧张。
“什么?”
他连忙追问道:“难道妖域的大妖又一次发动了妖灾?”
被安置在城主府内,因为风寒发烧而迷迷糊糊的突骨乌突然听到一声大响,紧接着府内响起惊叫声和惨叫声。
府中盘腿安坐着一位道骨仙风的术士,正作闭目微暇状,双手靠膝,掌心向天,捏出一个法诀,默默的引聚灵气修炼,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缓缓睁开眼睛,轻轻说道:“有星罗宗两位真人的消息吗?”
失去传讯鹞鹰的便利,仅凭着徒步和寻常坐骑,想要传递消息的效率极为有限,信息不对称,使这场错综复杂的明争暗斗开始变得向一面倒。
“嘿嘿嘿!突骨乌是吗?你的事儿发了!”
明流城的城主府,尼恩上巫看到形容如同枯木般憔悴的客人,不禁大吃了一惊。
妖灾不可再,天邪教以为巫王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王都天门城再次防御空虚时,又一次故伎重施,哪想到这次竟比上次还惨,直接来了个全军覆没。
掌握明流城的尼恩上巫说出这句话的和-图-书时候,他的身份立刻变得可疑起来。
“察里克大人,事情紧急,我不得不过来通报!”
明流城的城主府已经被闯进来的蛮将们杀得血流成河,对付这些背叛祖神的叛徒,白蛮巫王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肯放过一个,剿灭行动格外残忍血腥。
就在这个时候,屋门突然被一群人直接撞开。
……
他们明明占据着数量上的优势,而且还是趁着巫王被两位法王不计一切代价死死拖住的局面下,依然全军覆没,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直到后来,天邪教隐隐约约打听到,有人与妖域达成了交易,想必付出了极大代价,邀请十几位大妖联手发动妖灾解围。
自己能够活下来,算得上是侥天之幸,至于那头青蛟从天上扔下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突骨乌到现在都没能弄明白。
突骨乌提醒道:“你要小心!”
“此事必须禀报法王大人,你且留在这里安心休养!”
尼恩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他没有任何迟疑,独自一人前往城外。
“哼!进来说话,若是敢戏弄本座,本座决不介意换个人做明流城的城主。”
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连颧骨都有些顶出来的突骨乌摇了摇头。
他徒手一伸,就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紧紧攫住尼恩上巫,将其凌空拽了过来,送入掌心。
要知道此时正值十年一次的妖潮时期,它们根本没理由放着眼前的肥肉视而不见才对。
“邪神降临之日,便是你们的灭顶之灾时!你们哭吧,hetushu.com喊吧,叫吧,然后统统去死吧!”
“怎么了?天门城还没有拿下来吗?”
尼恩上巫一脸吃惊。
更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妖族却对城内完全秋毫无犯,自始至终都没有攻上城墙的兴趣和举动。
镇中央的府邸属于一位下巫,只不过这位下巫却是一位老眼昏花的巫师,满脸鸡皮白发,终日不晓事,浑浑噩噩,走不动路,需得有人照顾,才稀里糊涂的活着,自然没有任何威胁性,甚至连一个半大小子都能欺负他。
白蛮巫王已经很难相信自己手底下的所有巫师,不得不托李小白,向黑蛮巫王借调了一批黑蛮巫师,作为继续追查天邪教潜伏势力的重要人手。
“真人?小的不知,突骨乌引神使狼狈而至,围攻天门城的大军已经尽墨。”
一队蛮将盔甲鲜明的闯了进来,终于反应过来的突骨乌脸色变得煞白。
守门蛮勇带着尼恩上巫,两人仿佛没有看到坐在门外晒太阳的老巫师一眼,连招呼都没打,径自进入了府内。
“收到什么?近日来连鹞鹰都不曾见到一只!”
哪怕身上穿着蛮勇常见的粗糙服饰,依然难掩与众不同的上位者气势。
尼恩上巫不是送他来明流城的那个黑胖蛮人,可以随意抛弃或牺牲,与他一样都是教内在莽国的中坚力量,当前天邪教遭到重创,每一分力量都变得尤为宝贵。
攻打王都天门城的消息被有心封锁,这个镇子从表面上看与平日里没有任何分别,实际上却悄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