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4章 满满的恶意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李小郎。”
将证据链补齐后,李小白这才一路装疯卖傻的找到静霜宗山门。
随后拿着空白圣旨来到县衙摆了摆,当着已经吓瘫了的知县老父母的面,拿着县太爷大印,自己给自己下了一份海捕文书,画像正是戴上水晶面具后的李小白。
哥早已不在江湖,可江湖却依然流传着哥的传说。
说是灵兽,只不过是将妖气炼化为灵气,性情与智力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该反噬照样反噬,想要记打不记吃的妖怪听话,只有比蓄养的妖奴更强。
福至心灵一般,芷蓉又羞又愤的叫出了小白同学的江湖匪号。
在这个故事里面,除了时间线实在对不上以外,但渔家女是有的,恶霸是有的,官府通缉也是有的。
让宗门内服侍诸位外门弟子的婢女仆役们将水桶搬走,李小白又重新恢复了翩翩少年郞的风范。
渔家女大多皮肤黝黑,相貌平平,不过想要温柔漂亮,只要用心去找,还是能够找到的,看中目标后直接掳到大武朝的另一道,随便给笔安家银钱,就算是人为制造了一场劫掳惨剧。
“是吗?劳烦你告诉我,宗门哪一条不准养妖怪!或者说,你看宗主大人不爽,想要以我为借口,表达对宗主的不满。”
“你可是李小郞,从哪里带来的野猴子,竟敢纵妖伤人!”
李小白轻描淡写地说道:“嗯!下次再遇到这种货色谤你、欺你、辱你、笑你、轻你、恶你、骂你hetushu•com、骗你,你就挠他挠他可劲儿他!”
“别得意,咱们走着瞧。”
隐隐约约有一只幽冥鬼爪印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登时一股清气直上灵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乳虎啸谷,百兽震惶……壮哉我大武少年,与国无疆!
“吱吱,公子!悟空闯祸了吗?”
李小白循声望去,却见一个穿着内门弟子法衣的术士正背着手高傲的望着自己。
刚走出十几步远,就听到小郞欢快的歌声传了出来。
小猴子委屈地说道:“是,是他们欺负我!”没招谁惹谁,老老实实的坐在屋顶啃果子,这样都被人拿飞剑去刺,实在是不讲道理。
芷蓉师姐和随后赶到的两个年轻弟子抹着眼泪水儿,眼睛红红的。
小猴子瞪着金色的瞳仁,好半天才明白过来,当即在地上翻了个跟头,兴奋的大叫。
那名内门弟子甩手抛过来一物。
老虎屁股摸不得,术道宗门仙子的屁屁比母老虎的屁股还摸不得,小白不仅摸了,还留下了万恶的罪证。
“不知这位有何见教。”
看到李小白安然无恙的返回山门,一直压抑在芷蓉心底的愧疚和负罪感瞬间荡然无存。
魔头李小白,被盗走法器大钟的小林寺大和尚们每天早课时都会在心底悲催的咒上一句。
“吱吱!”
李小白有恃无恐,芷蓉师姐已经是内门弟子,换句话说,他在静霜宗有人罩,寻常外门http://www.hetushu•com弟子根本不用在乎,就算是内门弟子,也不用卑躬曲膝。
那名内门弟子送到丹药后,无意介入李小白与两名外门弟子的纠纷,当即一挥袖子转身就走,走出两步,一回头,说道:“我个人给你一个提醒,在宗门内还是安份一些的好。”
“魔头!”
活这么久,就没见过拿着自己通缉自己的。
至于有多少添油加醋,只有鬼知道,不,连鬼都不知道。
李小白的回归故事只能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来形容。
水晶面具一共有四张脸可以换,还可以额外加塞,老娘海伦娜的这份礼物正合他的心意。
李小白瞪了金瞳六耳猕猴一眼。
却不曾想到,天有不测风云。
稍一想,便知道是悟空的杰作,这只猴子晋入吐纳境后,领悟了一些妖术,大多为是火术。
其中恩怨情仇要多狗血就有多狗血,可是哪怕自诩为高高在上的术道仙长这种病态三观下,芷蓉师姐依然吃这一套,哭得稀里哗啦。
恶霸不难找,林子大了总是能够找到两三颗老鼠屎,在当地打听一二后,直接让悟空挥着金箍棒冲了进去,一人一棒子,脑浆崩裂,全家死光光。
因此强抢民女的不是倒霉催的恶霸,而是坑货正宗李小白。
冷不丁的一个声音从不远处插了进来。
“何人在外面喧哗?”
金瞳六耳猕猴小心翼翼的察言观色。
李小白推门和-图-书走出,恰好看到两名静霜宗外门弟子正在追赶着悟空,金瞳六耳猕猴一看到他,飞也似的冲了过来,吱溜一声躲在他的身后。
屋外突然响起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
戴上面具就是李小白,拿下面具就是李小郞,如果叫正名,那就是李三,毫无破绽。
李小白端起架子,理直气壮地说道:“呐!你们听到了,小妖是不会说谎的,好端端的,两个成年人欺负一只小猴子,说你们是闲得蛋疼呢,还是闲得蛋疼呢,又或是闲得蛋疼呢,就算教训我家小妖,也轮不到你们吧!”
其中一人强自嘴硬道:“大胆李小郞,竟敢在宗门内蓄养妖族,难道你不怕师长们惩戒你吗?”
被猴爪子扯破了衣衫,还被燎出几片焦黑的一名外门弟子见吃了闷亏却扳不回面子,只好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也往远处走去。
昭平师兄让此人送来的这瓶吐纳丹绝对没有安好心。
不过隐约可以听到,察觉到自己杰作的芷蓉师姐在气得三尸神暴跳后,在屋外直跺了十几十脚,碍于男女授受不亲,最终只得气呼呼的离去。
咕嘟咕嘟!
李小白眼疾手快抄在手里,却见是一只粗玉瓶子,里面似乎滴溜溜滚动的丹药。吐纳丹是给妖族补益的丹药,他仿佛从中看到了满满的恶意。
小红鲤变成玉鱼儿,妖女则变成一支玉蛇镯,两妖各佩着一枚由极品通灵美玉制作的升级版敛息玉符,双双躲在一只荷包里,再加上从莽国巫http://www.hetushu.com王手上得了一件同样可以藏匿气息的祖器,双保险之下,就算是神通境的尊者也没可能察觉到它俩的存在,只会当作是两件死物,根本不会意识到是两只妖族。
把李小郞送去洗漱更衣,满脸微笑的芷蓉这才察觉到周围其他人望向自己的目光有些异样,当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臀部,脸色骤然一变。
“泼猴,没事去撩别人干嘛!又不是妹子!”
那两名身形狼狈的弟子衣衫有些破烂,还能看到几处焦痕。
说完头也不回的自顾自离去了。
小白同学躲在水桶深处装作没听见,潜水ing……
事实上就算静霜宗较这个真儿,宗门每年都会因为各种意外而死掉几个外门弟子,自然也不会真的耗费时间和精力去核实一个新入外门弟子自编自导自演的这个“故事”,顶了天会到当地找凡人随便问两句,看看还有没有需要斩草除根的仇家对头,其他的便根本不会在意。
“……撸啦啦撸啦啦撸啦撸啦咧,撸啦撸啦撸啦咧,我爱洗澡乌龟跌到……”
一恶霸窥觑渔家女美貌,率狗腿恶奴行那强抢之事,渔家女抵死不从,一头击柱,当场香消玉陨,李小白拖着伤重未愈的身体,趁夜刺杀了恶霸,然后遭到官府通缉,一路逃亡,躲进深山老林,直到风声渐松才敢出来。
知县老爷的内心无疑是崩溃的,你们帝都人可真会玩!
李小白摸了摸金瞳六耳猕猴毛茸茸的脑袋,将昭平送来的吐纳丹塞给了它。
和_图_书个人被打进江里,半死不活的飘啊飘啊,差点儿飘到南海喂了鲨鱼,好在老天开眼,李小白遇到一个美丽善良的渔家女,将他救上岸,悉心照料的三日。
“哪里来的猴妖!找打!”
李小白玩嘴炮,还从来没有输过,一句话直接戳中对方的要害,静霜宗宗主也有一只灵兽雪豹。
另一名外门弟子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气呼呼的跟着离开了。
一句话直接说的两名外门弟子脸红脖子粗,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要怪只能怪他们一时手贱,去逗那只猴妖,结果没逗成,差点儿把自己弄的灰头土脸。
“吱吱!悟空明白!悟空明白!挠他,挠他,再挠他!”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足足用去三桶水和小半块胰子,这才洗掉满身的污泥陈垢,为了扮可怜装惨博得同情心好重新混回宗门,小白同学也是蛮拼的。
……
“我来这儿不是跟你耍嘴皮的,这里有一瓶吐纳丹,是昭平师兄给你的补偿。”
“哼,昭平师兄送你丹药,真是走狗屎运的家伙,我们走!”
“李小郞!你这个小!王!八!蛋!”
上纲上线的高帽子扣得两名外门弟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当场哑口无言。
“嘿嘿!乖!这些糖豆拿去吃!”
这位师兄的算盘打得未免也太好了些,却不知道根本是瞎子点灯,白费力气吗?
因为身无分文,又不想行强抢之事,所幸在山中遇到一只小猴妖,彼此颇为有缘,相依为命,靠着耍猴卖艺,这才勉强抵达了山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