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0章 纳戒

夜深人静,众弟子们相继散去,芷蓉却将李小白悄悄拽到一边,寒着脸问道:“小郞,你的储物法器容量到底有多大?”
芷蓉没好气地说道:“昨晚可曾修炼?”
李小白不自觉看了一眼师姐的胸前。
“难不成还是抢的?”
法器法术丹药都有品级,一品储物法器容量仅有纵横一尺立方,二品储物法器纵横三尺,三品储物法器纵横一丈,四品储物法器纵横五丈,五品储物法器纵横十丈,六品储物法器纵横五十丈,七品储物法器纵横百丈,八品储物法器可为洞府,容五百丈方圆,九品储物法器自成天地,可为洞天,至少也是千丈起步。
金瞳六耳猕猴做了个睡觉的手势,它知道这个女术士可不好惹。
“很大!”
“真是捡的!”
“捡的?你再胡说,我怎么捡不到?”
芷蓉师姐就像老母鸡一样,时刻担心李小白有可能会遇到危险。
为了掩盖羞窘之意,她为自己找了一个很合适的踹和图书门借口。
远处望着这一幕的昭平师兄嘴角抽了抽,芷蓉师妹把那小子看得太紧,自己根本没有出招的机会,实在是太憋气了。
对方一句话封死了其他的可能性,如果是术道前辈,持有这样的法器必然修为不弱,不然早就让人抢了,怎么可能任由其子弟带着它进入静霜宗。
“师姐晚安,明天见!”
“师姐费心了!”
但是这一晚,小魔头几乎出尽了风头。
“真是捡的?”
“捡的!”
“我会让几位师兄多留点心,别让人给抢了!”
芷蓉扬手欲抽这个不老实的小子。
金瞳六耳猕猴自行跳上屋顶,冲着月亮不断吞吐,将月华炼化为妖气,顺带着汲取那一点点微薄的帝流浆气息,蚊子虽小,但也是肉,只要能够增长妖气,它丝毫都不会错过。
“师姐起的真早!”
就知道是这样,芷蓉柳眉一挑,气势汹汹的杀到木屋前,抬脚踹门。
芷蓉是真的在替李小白考虑,m•hetushu•com但是她却没有想到,和自己一起的那几个师兄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全真境真人历来是术道宗门的中流砥柱,若是真的这么容易好灭,这个宗门也早就完蛋了。
“那你也得抢的过,宗门内想要打你这枚纳戒主意的师兄师姐可不少,你要是不说,师姐怎么帮你?”
李小白知道自己的提醒恐怕没可能让这位师姐听进去,反而会招来一顿责怪,只好装作领了这份情。
“术道修行逆天而行,不进则退,睡懒觉像什么话!”
“像你这样,也不知究竟是怎么达到炼神境。”
芷蓉一下子卡了壳。
听到动静回转身,芷蓉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此刻的心情与昭平师兄一模一样,恨不得掐死这个小混蛋。
这脚劲儿大,门栓直接被踹折了,门板当即出现了一条缝。
屋内窸窸窣窣了好一阵,李小白这才推开了半残的屋门,睡眼朦胧的打量着门外的师姐。
“老实告诉师姐,m.hetushu.com你的储物纳戒是从哪里来的?”
“早点去休息,明日还要继续赶路。”
天亮时分,热气腾腾的粥香弥漫着整个营地,从梦中醒来的静霜宗弟子们恍惚生出错觉,仿佛自己并非身在山野中的简陋营地,而是依然在宗门内,享受着凡人仆婢的伺候。
“是!师姐!”
“李小白,起床!”
李小白总不能说实话,是从一个全真境真人手上抢的,就算说出来也没人会信啊。
咣!又是一脚!
看到一只满身金色毛发的身影在来回忙碌,不时用大马勺搅着粥锅,芷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竟然连这么大的木屋都能塞进去,那枚储物法器到底是几品的宝贝。
这个小魔头!
不过自七品起,无论是法器,还是法术丹药都极其罕见,或许只有在五宫七宗的宗主秘藏中才能一见,往往都是镇山之宝。
桌椅板凳,锅碗瓢盆,还有大量的生鲜肉菜,再加上芷蓉的私人物品和众师兄们的干粮,那枚和-图-书储物纳戒似乎犹有余力。
……
……
从李小白的反应上得到了答案,芷蓉就气不打一处来。
以往宗门远行还从未有过如此热闹,往往草草扎营,在填饱肚皮的便各自返回帐篷修炼。
屋内传来懒洋洋的声音,就像咒语一般让芷蓉刹住了脚,脸上立刻腾起红云,仿佛天边的朝霞一般。
修,修炼?李小白一脸懵逼,心神中有混沌青莲存在,他还需要修哪门子的炼,当然蒙头稀里呼噜舒舒服服的睡了一晚。
“这?”
“在睡觉!”
能够在静霜宗熬到内门弟子的傻白甜师姐并不是真的完全无知无觉,也晓得人心险恶的利害,一枚容量极大的储物法器出现在一个初入内门的炼神境弟子手中,不啻于小儿持金行于闹市,不遭人窥觑才是怪事。
咣!
这不是在做梦。
芷蓉依旧难以相信,尽管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匪夷所思,但是她偏偏又没有更合理的解释。
李小白咧了咧嘴,笑看着师姐。
李小白伸了伸www.hetushu.com懒腰,随手一挥,就听到嘭一阵大响,一座长宽四五丈的木屋登时出现在空地上。
芷蓉放心了不少,往几位同行女弟子所住的帐篷走去。
自己辛辛苦苦,抓紧一切时间和资源修炼,这才好不容易达到炼神境,成为内门弟子。
凭什么别人睡帐篷,就他一个人舒舒服服的睡木屋。
芷蓉恨恨地跺了跺脚,等着明天再收拾他。
像这样大的储物空间丝毫不逊色于长老们手上的储物法器,怎能不让人起疑。
李小白第一时间抱头退后,师姐这是要发飚,好可怕!
“我没穿衣服!”
正在准备早餐的竟是金瞳六耳猕猴,难怪这个李小郞不肯打杀了这只猴妖,原来将其当作下人来使唤。
“如果既不是捡的,又不许是抢的,难道还是父辈给的?我阿爷是江湖大豪,可不是术道强者。”
嘭!李小白关上了门。
李小白用点了点头,至少捡来比抢来更靠谱一些,即便两个理由听起来都同样扯蛋。
“悟空,你的主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