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4章 处置

“师兄,是我请你们来的吗?”
早知事情会变成这样,打死他也不会靠近李小白半步,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同门眼中的疏离和戒备,再望向那些一直跟随自己的师弟师妹,只看到唯恐避之不及的躲闪目光。
这正是李小白想要的效果。
“真,真人,这是误会,我们也不知道!”
“十一长老,您听我说,这是阴谋,李小郞有意陷害我的,我根本不知……”
就算是神霄宫的四名术士也开始疑神疑鬼起来,难不成昭平真想借花献佛,抢夺师弟的宝贝,下血本讨好他们,如此一来,那个李小郞喊什么勾结神霄宫的人,打杀师弟,削弱宗门倒是一点儿都没冤枉他。
“你们聚在这里干什么?”
“长老英明!”
“滚吧!此事我定会向你们神霄宫要个交待。”
当意识到洞里的家具都是法器时,神霄宫的四名术士说不动心那绝对是骗人的,不过越有这样的想法,他们的处境越是尴尬。
十一长老突然表和*图*书情一板,瞪视着李小白。
昭平这家伙真是害人不浅,以后得离这家伙远一点,不,最好永远都不见面。
古丹与古平接连解释,好像十分冤枉。
昭平师兄语无论伦的大叫,指着李小白厉声反驳。
老实人生起气来,连坏人都会害怕,芷蓉打定主意要替李小白出这个头,毫不犹豫地说道:“禀告长老,昭平师兄勾结神霄宫的四位师兄,意图强抢小郞师弟的法器。”
李小白就像一个纵火犯,不仅点了火,还泼了一桶汽油,岩洞内高潮迭起,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这个该死的家伙,做事情怎么这么不缜密,难道不能私下里拿到手,再给他们吗?
“我,我没有……”
暂且处置了昭平后,静霜宗十一长老天心真人又望向那四个犹如芒刺在背的神霄宫弟子。
……
昭平张大了嘴,哑口无言,确实是自己作死,带着神霄宫的四位师兄不告自入。
“至于你们几个!”
和*图*书真是荒唐,胡闹!”
“是真的吗?昭平!”
向来人气极同,颇具威望的昭平师兄一下子被同门师兄弟们孤立了起来。
昭平还想要竭力挽回,却被天心真人一声喝止。
所有人在这一波三折之间,浑然不自知的被带进了某种诡异的节奏。
真人之威令凝胎境术士在猝不及防下完全毫无还手之力。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哼!不争气的东西!从现在起,给我回自己的洞府,不准出来,等候处置。”
见到昭平被打发去关禁闭,四名神霄宫弟子无不胆战心惊,这里没有自家宗门的师长,他们四人被捏扁搓圆,还不是任由对方一句话。
“不,不,他们冤枉我,他,他陷害我!这是陷害!”
就在这个时候,悬挂在洞口的门帘忽然掀开,十一长老天心真人走了进来,恰好察觉到洞内诡异的气氛和诸弟子之间的异样神情。
至于昭平拿出来的那枚灵晶,一枚灵晶就想换洞里的这些和-图-书法器家什,这不是和明抢没什么分别吗?那就当作是强抢了!
“是!十一长老!”
昭平之所以能够在宗门内左右逢源,极受长老师尊的重视和师兄弟姐妹们的拥护,手中掌握着大量修炼资源,正是因为这份信任。
“神霄宫古丹(古平、古勇、古德),见过真人!”
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说话,尽显人心凉薄。
喝声中蕴含的心神冲击使昭平师兄身体一颤,当即头晕眼花,险些站立不稳,同时他张大了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在李小白的暗中引导下,不仅仅是芷蓉师姐,连带着其他师兄弟也觉得昭平根本是不怀好意。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儿,负隅顽抗还有意义吗?不如想着自己的下场怎样才能好过一点儿。
李小白满心无辜的望向天心真人,完全弄不明白,十一长老为什么会突然喝斥自己。
众弟子们心服口服。
已经胜券在握的李小白冷笑了一声,不再去看这家伙。
hetushu.com一长老天心真人话说的极重,让四名神霄宫弟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分明是拿着这个借口狠狠抽在上五宫的脸上。
门内弟子吃里扒外的行为让天心真人极为恼火,五长老居然会将这样的家伙收入门下,等此间事情一了,必返回宗门传告。
五宫七宗虽然同气连枝,更联手灭了武道,但是互相之间的内部矛盾也不小,有些事情已经成为了默认的潜规则,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谁若是撕破了脸翻到桌面上,就别怪他人以更加毫不客气的回敬。
“是昭平自己的主意,真的与我们无关。”
顺手摁着李小郞一起行礼。
四名神霄宫弟子如逢大赦,头也不回的狼狈而逃。
仿佛被抽去了全部精气神,昭平身形佝偻,脚步沉重地退出了岩洞,脸色更是难看得吓人。
“闭嘴!连本长老的话,你也敢不听吗?滚回去面壁思过!现在,立刻,马上!”
虽然还没有得到回答,这个凝胎境弟子的反应却已经让天心真人猜到了七八成http://www.hetushu.com
十一长老挥了挥袖子,他没有兴趣跟这四个小虾米多废话,神霄宫的把柄被他捏在手上,非得让对方狠狠出点儿血不可。
俺啥也没干啊!
虽然没有当场严惩昭平,不过想到按照宗门规矩,多半讨不了好,芷蓉真心实意地行礼道:“长老英明!”
横竖这口黑锅已经死死扣在了他的脑门上,此时此刻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
众人分明充满怀疑的目光齐齐聚集到自己身上,昭平只剩下苍白无力的辩驳,他自身就藏着不少龌龊,根本架不住深挖细剖。
一旦剥掉这份信任的外壳,与其他弟子彻底分隔开来,那么他什么都没剩下。
十一长老望向脸色苍白的昭平师兄。
在场的同门弟子冷漠的看着自己,没有一个人出来替他解释,一时间心灰意冷,只好乖乖行了一礼。
“哼!勾结我宗门内心术不正的家伙,想要强抢法器,你们神霄宫真是好大的威风!难道真不把我们七宗放在眼里了吗?”
另外两人就像小鸡啄米一样不断用力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