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3章 乱甩的锅

得自于妖王赑屃的背甲被李小白和妖女联手祭炼,勉强炼制成一件粗浅的法器,想要发挥出这块赑屃背甲的全部威能,还需要长时间的继续祭炼。
九幽宗那人语气森冷,似乎根本没打算放过李小白。
那位灵兽门弟子疑惑的看向李小白,又看了看他脚边那只打扮奇怪的猴子,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门内有哪位师弟驯养有这样的灵兽。
一个用的是武道真气,一个用的是蛮力和“玄星”如意金箍棒的重量变化,自始至终都没有泄露出一丝灵气或妖气波动。
“师弟想要借师兄人头一用!”
“你以前吃人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过这么重口。”
自始至终,李小白连动都未动,便由赑屃背甲与青蛟解决掉了对手。
“这位师兄,师弟这么做,不也正是九幽宗想要做的吗?”
突然一阵寒风扫过李小白的颈后,汗毛不由自主的一根根竖了起来,仿佛幽冥鬼语的说话声传入他的耳中。
他身边跟着一只掩住了妖气,疑似灵兽的猴子,除非举着火把当面盘问,和_图_书否则很难看出破绽。
正当灵兽门驻地闹哄哄的时候,李小白穿着灵兽门弟子的服饰,开始寻找目标。
今夜这场游戏,参加的小伙伴们自然是越多越好,这样才热闹!
然而就听到咔一声轻响,无往不利的庚金破灵刺就像刺在了钢板上,不,不对,就算是钢板也应该如同豆腐一样被轻而易举洞穿才对。
有心算无心,谁也不会想到,自己面前这个穿着同门服饰的师弟竟然会暴起痛下杀手,自然毫无意外的成功一击得手。
李小白猛然停下脚步,元央剑出现在掌心。
李小白听到远处厚土门驻地有人大喝出声。
即便是这样,仅仅以背甲的质地,就足以轻轻松松的挡下这支四品法器的刺击。
“吃俺老孙一棒!”
手上一挥将对方和灵兽金丝灵猕的尸体收入纲戒,如果不是特殊目的,李小白绝不会随随便便将尸体塞进自己的储物法器。
白日里,各个宗门之间互相厮杀,混战一气,尽管经过草草收拾,依然在盆地里留下了不少东西http://www.hetushu.com
剑气轻嘶,人头落地,如意金箍棒直接砸得灵猴脑浆崩裂。
杀死灵兽门弟子倒也罢了,偏偏栽到九幽宗身上,哪怕九幽宗原本就想这么做,可是被人硬生生强行背锅,就让人不那么舒服。
“呵呵,师兄倒是想看看,师弟是怎么杀死师兄的。”
灵兽门内驯养的灵兽千奇百怪,飞禽走兽,各种都有,自然也少不了猴子。
带着悟空来到一位灵兽门弟子面前,李小白大大方方的一拱手,开门见山地说道:“师兄好,师弟想借一物!”
一人一猴击掌相庆。
一声惨叫在厚土门驻地响起,不知是哪个倒霉鬼意外中了那支九幽宗的庚金破灵刺。
灵兽门今晚的悲剧在于成也灵兽,败也灵兽。
这是什么法器?竟然如此坚硬,脑子里还没来得及转过这个念头,忽然一缕青光从对方的袖口窜出,自己想要闪避却已经来不及。
……
琉璃心虽然能够察觉百丈距离的一切风吹草动,可是对于目力与耳力敏锐的人来说,依旧和-图-书可以在琉璃心的探察距离外,窥视倾听李小白的一举一动。
“谁?出来!”
听对方的口气,似乎是九幽宗的人,而且发现了自己杀死灵兽门弟子并栽赃到九幽宗头上。
对方恰好也有一头金丝灵猕,两只猴子互相大眼瞪小眼。
那个九幽宗的人既然能够发现自己做下的事情,无缘无故从九幽宗跑到灵兽门的地盘上,多半打得也是同样的主意,当即被他一语说破。
果然是爽死人了!
“什么人?谁在此地打斗!”
他虽然没有东张西望,但是琉璃心的笼罩范围内,仿佛有一个影子飘乎不定的来回变幻位置。
对方似乎也有兴趣玩一玩猫戏老鼠的意思,如幽灵般飘忽不定的身形突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李小白身后,三尺余长的黑色尖刺照着他的背心狠狠刺了下去。
李小白嘴甜见人就喊师兄,或许能够放对方放松警惕,哪怕一丝丝也是好的,横竖也不吃亏。
“想要借什么?你是……”
显而易见,其中必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
不过刹那间的灵气波动和*图*书,却引起了附近厚土门的注意。
灵气波动,一面脸盆大小的龟纹圆盾出现在李小白的身后,正好将庚金破灵刺挡了个正着。
“桀桀桀……你是何人,竟敢冒充我九幽宗行事?”
李小白耍贫嘴的同时,感觉到一股滑腻冰凉从腰间升起,顺着胸腹缓缓上升,很快缠上肩头,往胳膊上滑去。
将此前收入纳戒中的那名灵兽宗弟子和他的金丝灵猕放到了地上,再捡起跌落在地的那枚庚金破灵刺在一人一猴身上要害处各刺一下,然后朝着厚土门的方向狠狠掷出,随即毫不迟疑的向远处遁去。
惊雁宫明明已经出面制止,各个宗门应该有所收敛才对,趁夜暗杀算是怎么回事?
现如今,他将这份意外转赠给灵兽门。
没有再寻机下杀手,李小白带着金瞳六耳猕猴趁着混乱愤怒的灵兽门众弟子不注意,如法炮制般撕开笼罩整个驻地的法术结界,悄然离开。
九幽宗原本就擅长暗杀之术,再留下证物,岂不是板上钉钉,铁证如山。
“啊!”
“这种事情,我们自然是要做的,和图书却从来不需要假手他人,老实交待你究竟是什么人?我还可以饶你一具全尸。”
这个惊喜大不大?爽不爽?
“师兄真的想知道吗?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哦!”
越来越多灵兽门中人愤怒的大叫,甚至连门内长老都无法镇压住。
变作一条小青蛇的妖女吐着蛇信,非常不满意。
那缕青光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脖颈处刚传来刺痛,却已经是九幽宗术士在世间最后的感觉。
李小白伸出手,任由青蛇缠上,顺着胳膊重新钻回钱袋内。
妖女没好气地扭了所需身子,又变回了晶莹剔透的青玉蛇镯。
这货到底几天没洗澡了,以至于她的毒牙刚沾及肌肤便气急败坏的收回,渗出的那一丝微不可察觉的猛烈蛟毒却当场将对方毒杀。
李小白到处扔药瓶儿,却捡了不少意外的收获。
“这人是臭的!”
“那还不是因为实在没什么可吃的。”
“吱吱!”
“干的漂亮!”
他的目标是九幽宗驻地,五宫七宗在一处,十三门也泾渭分明的扎堆在一起,穿过墨门和厚土门,便是九幽宗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