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5章 内乱外乱各种乱

“轻点儿,轻点儿,要扯下来了,静霜宗有什么热闹可看!”
观余已经完全忘了质疑对方的身份,只想找人探讨佛理,好提升自己的修为。
“大师说的是,世间万物万般皆苦,阿弥陀佛!请大师指点迷途!”
幸好他选择的地方比较偏僻,直到放翻对方,依然没有其他人过来察看。
李小白手伸进被褥里摸了摸,又扫了洞内角角落落里一眼,说道:“他自己走了!”
人头般大小的半个瓜还没吃完,芷蓉师姐却寻了过来。
李小白双手合十,垂下眼帘,语气里充满了慈悲之意。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玄装!见过道友!”
对症下药的话,反而让对方忽略了自己的可疑,李小白依旧装模作样地说道:“世间之苦,例如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不知道什么叫绝望,努力过后才发现,智商的鸿沟是无法逾越的……以前觉得靠关系的人一定是很无能,接触过后发现人家样样比你强……”
“多谢大师指点,唔!”
他将小林寺那些大和尚佛法高深范儿模仿的惟妙惟肖,更何况他还认识一位真正的高僧大德。
须弥宫的如来菩提之法并非十全十美,反而有一些古怪的和*图*书附加效果。
“在下观余,不知大师在哪里挂单,来到此地又有何事?”
小白同学机械的缓缓转过头,看到一个居士打扮的光头年轻人站在十余丈外,冲着自己双手合十,显然是发现了他这个不速之客。
“公子,我没有打死他!”
“李小郞!你去哪儿了?”
李小白又拿出一只西瓜,手一挥,激起的沧浪剑气直接将瓜剖成了八瓣。
抛开那些细节,须弥宫依然是根红苗正的术道宗门。
那个须弥宫的年轻居士一愣,自己修如来菩提证道之法,只能算是佛道业余,可是对方居然是专业的,突然有一种李鬼遇上李逵的即视感。
难道除了那个九幽宗的死鬼外,还有其他人和自己一样,暗中到处捣鬼。
悟空扛着“玄星”金箍棒从昏倒在地的须弥宫弟子现出身形,得意的挥舞着棒子。
至于那个须弥宫弟子观余,他没有杀了对方,反而给其安排了一个好去处。
李小白原本想直接给对方一道混沌青莲的剑光,可是正准备捏起剑指,中途却又改了主意。
盆地内突如其来的骚乱,让静霜宗上下如临大敌,担心李小白遭到其他宗门的黑手,她http://www.hetushu.com四处寻找,直到现在才看到这个没心没肺的小魔头,居然坐在石头上,跟猴子一起吃瓜,真是无知无畏,难道不明白术道宗门之间的争斗有多么残酷无情吗?
“这个时候还吃什么瓜?快随我回去!这里出大事了!”
几位师兄已经在那里,他们并没有放弃寻找。
使宫内弟子们对佛法异常痴迷,越是精研佛经,往往术道修行越顺畅无阻,就像是念头通达之后,道心纯粹坚定,没有诸多杂念纷扰,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世间皆苦,贫僧为普渡众生而来!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李小白摇头晃脑,放下了手,与道貌岸然的佛门高僧模样完全判若两人。
那些白日里又积累下新仇旧见,此时被撩拨起火气的术道宗门果然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只是不知这一晚,会有多少术士命丧黄泉。
芷蓉师姐这一次倒是没有糊弄李小白,带他来到了昭平师兄所在的洞府。
“是!公子!”
李小白扒拉了一下那个须弥宫弟子的身体,脑后肿起老大一个包,不知道醒来会不会变成白痴,但是至少眼下还是活着的。
李小白指了指黑暗中的远处,不和*图*书时隐现法术爆发的明亮光芒,还有飞剑的剑光在天空中飞来飞去,他捅的篓子到现在都没有平息。
他们却不会想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躲在一边当一个幸灾乐祸的看客。
生死关头,芷蓉哪里会对这几片刚新切的瓜果有兴趣,走上前来,想要把他带回去。
前者吃些苦头后,照样还是静霜宗的弟子,后者却意味着彻底背弃宗门,踏上无法回头的不归路。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只是却没有人愿意承认而已。
“唉!贫僧法号玄装,是装模作样的装,这样你都信,说你是蠢呢,蠢呢,还是蠢呢!”
同道中人?还有法号?!
洞内的床榻桌椅依旧完好无损,现场没有法术和打斗的痕迹。
“看热闹?我们静霜宗的热闹你要不要看?”
须弥宫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李小白十分清楚此处绝非久留之地,他和悟空带着昏迷不醒须弥宫弟子迅速转移,这个意外必须另行安排。
在没真正弄清楚对方的身份之前,须弥宫的光头年轻人皱着眉头顺着李小白节奏发问,他没有察觉到自己有被带到沟里的倾向。
李小白再次中招,却有些不服气。
令人致郁的负能量释放出来,这些似m.hetushu•com是而非的哲理名言,让须弥宫弟子观余不由自主的点赞同,人生果然很苦,哪怕咬着牙撑过眼前的黑暗,但是很快又有新的黑暗即将到来。
昭平师兄不见了?!可是自己并没有拿这个家伙下手,怎会不见了?
对于黑暗版西游记都能够信口编出的家伙来说,想要让别人怀疑自己的人生,完全是轻而易举,上嘴皮碰下嘴皮,源源不断的放毒,此毒杀的不是身,而是诛心,世间最具摧毁人心之力的邪恶之语。
说了那么多的废话,其实就是为了掩护猴子打对方的闷棍。
勾结外人,欺压同门,虽然罪不至死,也免不了要吃些苦头,然而违背禁足洞府内面壁思过的处置,私自外出并且不知去向,悖逆师长的过错反而更加严重。
“干嘛要回去,这热闹不是挺好看吗?”
“干的好,把他拖走!”
须弥宫虽然主修如来菩提之法,多有术士削发明志,茹素念经,早晚功课与僧人一般无二,却并不是正经的佛门。
无论是哪一个宗门,对于叛徒的态度都是惊人的一致,那就是追杀到底,不死不休。
观余自以为有所收获时,突然间后脑一痛,立时失去了知觉。
一听到普渡众生,和图书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这个大宏愿,须弥宫年轻居士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的为之吸引。
他没想到,自己躲在角落里,依然被人找了出来。
当各个术道宗门隐隐意识到或许有人在暗中挑拨的时候,李小白却已经安然无恙的返回了静霜宗的驻地,捧着一只西瓜,坐在大石头上,充当隔岸观火的吃瓜群众。
“昭平师兄不知去向,不知道是不是被人害了,还是自己跑了!反正是不见了!”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神经病专科医生的杀伤力,当他开口的时候,既能将人治愈,也能将人治郁。
给别人添堵是固然很爽,但是被别人添堵就未必那么爽了。
芷蓉一把揪住李小白的耳朵,直接将他拖下了大石。
只能说是万般诸法,让他们寻得了一条登天之道而已。
但是在心底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找不出来。
“师姐,我一直就在这儿啊!要吃瓜吗?”
金瞳六耳猕猴毫不费力的将观余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由于身形矮小,看上去就像这位须弥宫弟子在地上横移。
包括芷蓉在内的几位师兄沉默不语,这个推断恐怕是他们最不愿意听到的。
芷蓉却并没有跟李小白开玩笑,宗门里果然出了一个大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