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8章 术道会盟

在不远处的林子里,摆开大量的瓜果,烤炙肉类,再加上惊雁宫与长白门共同摆出的一些摊位,向各个宗门的弟子们兜售一些术道用物,有低品的灵符和法器。
终日人吃马嚼,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惊雁宫和长白门也不会平白的任人占便宜。
反正现场是一面倒的抹黑扣屎盆子,将昭平数落为比十恶不赦还要欠收拾一百倍。
若是昭平在这里,一定会红着眼睛要跟他拼命,自己怎么就既蠢又笨,还没用,更没眼力劲儿。
“南海仙会遭袭,各宗门损失不小,不仅仅是用于交易的天材地宝,还有门内资质优秀的弟子,没等成长起来,便死于非命,令人痛心疾首,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是魔宗余孽的一次蓄意反扑……”
感受到的力量和温热让芷蓉感到羞窘,想要挣脱,可是最后的话语却变成蚊子哼哼。
虽然李小白说的有道理,芷蓉还是在犹豫。
“你!还不快松开!”
原本还抱有天真幻想的师姐脸色渐渐变白,设身处地站在昭平师兄的位置,恐怕残杀原来的同门,恐怕是立足于神霄宫的最好手段。
李小白知道师姐的心理在不经意间来到了一个分水领,要么重塑三观,要么陷入混乱,最终精神崩溃。
“不可让他们再起事,否则必是我神州之劫,术道之祸!”
一方面是因为互相顾忌,在这样的场合下没有办法动手,还有惊雁宫与长白门的真人带队监视,擅自动手者当场击杀,绝不容赦,另一方面现场摆出来的东西确实有价值,对于部分弟子来说有着不小的吸引力,与提升自己的术道修为相比,宗门之间的仇恨便可以暂时放到一边,等日后再互相厮杀做过一场便是了。
李小白听得出芷蓉师姐摆脱了昭平带来的心理阴影,他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开解疏导,让对方破解了一次心劫之祸,念头再次变得通达,术道修行一道和_图_书重新有如坦途。
占据地利和东道主之势的普罗神尊声音传遍整个术道会盟现场,言词慷慨激昂,痛斥凶手的残酷暴虐,成功将各宗门的注意力从前几日的大乱斗上转移到罪魁祸首魔宗余孽身上,使每一个人生出同仇敌忾的情绪。
“真没有!”
李小白的语气变得古怪起来。
“没有,真的没有!哎哟,轻,轻点儿,真没有!”
“……二十七年前,诸位同道联手攻打魔宗山门,虽然一战而定,魔宗从此烟消云散,却跑了几个漏网之鱼,其中便有魔宗圣女海伦娜,这才有了今日之祸,魔宗余孽死灰复燃与这个海伦娜有极大的关系,我等必须再像二十七年前那样精诚团结,定要将魔宗余孽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好东西自然不会出现在这里,摆个小小的市集,也只是为了从这些宗门弟子身上赚取一些灵晶,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次术道会盟的开支自然也有了弥补的进项。
惊雁宫筹办的术道会盟终于召来,却比原计划延误了两日。
昭平或许早已经预料到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惩罚,不甘心就范,趁着夜里各个宗门混战,静霜宗同门人心惶惶的时候,偷偷溜出了面壁思过的洞府,事发生让宗门内的弟子惊疑不定了很长一段时间。
“贱人?”
“真没有?”
因为是临时起意,用于交易交换之物并不多,多则十几样,少则两三样,甚至连一件都有,尽管寥寥无几,各个宗门弟子们却饶有兴趣的观看,甚至参与讨价还价,仿佛忘记了彼此红着眼厮杀的仇恨。
“真没有?”
云山宗的一位真人重重一拍桌子,直指魔宗背后的真相。
李小白手中抓了个空,耳朵随即一痛,到底还是没有防住师姐的抓耳龙爪手。
只不过是提前撕开他的虚伪面具罢了,即使今日不叛逃,明日也迟早会叛逃。
“集中精神和_图_书,仔细倾听,这世间不止有纯粹的好和纯粹的坏,有七分坏,三分好的坏人,坏人会做善事,有三分坏,七分好的好人,好人也会做恶事,也有五分好,五分坏的正邪难分之人,也有此前一直做好事,后来却失去自我变成十恶不赦的人,也有一直为恶,却幡然醒悟,改过自新的人,人心善变,好坏善恶变化,从来就没有一个定论,昭平师兄此前或许是好人,但是现在,他背叛了同门弟子,更是威胁到所有人,他就成为了一个……”
冲在最前面的武林人士伤亡惨重,武道元气大伤,术道却借此过河拆桥,在攻灭了圣宗后,又随即灭掉了武道,终于一道独大,再无挑战之辈,垄断了神州东土的大部分修炼资源。
李小白往自己的话里猛灌私货,大黑特黑那个道貌岸然的昭平师兄,打倒在地,再踏上一万脚,让对方永远都没有办法翻身。
一些手上有多余之物的弟子有样学样,也跟着就地铺开,以一块兽皮或一张青布,上面摆着用于交易的东西,有换灵晶,有换丹药或功诀,也有用于交换其他法器,互通有无。
“贱人嘛,明明有好的前程不要,偏偏要去贴外人的冷屁股,想要讨好神霄宫,自己又不肯付出,却要去招惹自己惹不起的人,既蠢又笨,还没用,如果只是这些倒也罢了,起码还有药可救,但是没有眼力劲儿,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死,师姐你说这是不是犯贱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尽管上次昭平是被冤枉的,但是栽在李小白手里却丝毫不冤。
芷蓉察觉到自己身上的灵气莫名变得敏感和活跃,隐隐有突破的征兆,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方才经历了什么样的凶险,她望着李小白带着猴妖悟空落荒而逃的背影,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微笑,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谢谢!”
“所以就是这样!”
www.hetushu.com你是不是在数落师姐既蠢又笨还没用,更没眼力劲儿!”
“静霜宗义不容辞!”
一双清流没有一根血丝的幽黑色双瞳,其中的纹络隐隐带有奇异的淡绿色,让人会身不由己的陷入进去。
“没错,那些金发碧眼,浑身长毛,像活鬼一样的野人仅可窥觑我东土,来一个杀一双。”
这一笑,心里钻入的牛角尖,立刻豁然开朗。
李小白的声音莫名的带上了某种魔性,使芷蓉不由自主的顺着他的话,抬眼去看。
“天鸿宗在此事上绝不会退缩!”
“我须弥宫愿意助一臂之力。”
芷蓉很难相信这个小魔头不尽不实的话,依旧没有松手。
彷徨无措的芷蓉忽然被人捉住了双手。
李小白只是述说着一个残酷的事实。
能够成为一宫之主,普罗神尊自身术道修为已至神通境,口才亦是了得,一口气说下来,让各宗门之人连连点头,甚至忘了几日前的新仇旧仇。
“怎么会?”
别看这些术道弟子一个个道貌岸然,却都是自私自利之辈。
“贱人!”
“断岳宗附议!”
“这次且饶过你,要是让我知道你敢戏弄师姐,下次可没这么便宜。”
“师姐英明!”
魔宗的潜在威胁迫使各个宗门不得不一致表态,不过即便只是死灰复燃,在场何一个宗门都有足够的硬实力将其剿灭,但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被一个心中充满了仇恨的魔宗余孽盯上,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一直以来认为美好的事物被残忍的撕开后,失去华丽外衣遮掩的真相立刻丑陋到让人无法忍受。
芷蓉无法理解这个词怎会用在昭平师兄身上,在她看来,最多应该是可恶、混账或者该死才对。
也不知是李小白作茧自缚,还是自食其果,把昭平坑的失去了往日里在宗门的地位和威望,取而代之的却是敢做敢当的芷蓉小师妹,术道修为虽然没有达到其他领头师兄http://www.hetushu.com的凝胎境,但是却让对昭平师兄大失所望的众师兄师姐们重新找到了主心骨。
即便昭平主动投向神霄宫,但是神霄宫也未必会轻信这个叛逃的静霜宗弟子,若是反间呢?岂不是要被活活坑死。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心劫的可怕,轻则修为难以寸进,重则演变成心魔,成为附骨之蛆,除非有大机缘大毅力强行破障,否则随时会走火入魔,身陨道消。
“真没有!”
“这些西人,到底是不肯死心,神州东土岂容他们染指。”
芷蓉心中的某个坚持再也维持不下去,终于崩溃了,她脸色难看的缓缓低下了头,十分失落地说道:“小郞,师姐是不是很笨很蠢很没用,连好人和坏人都分不清楚!”
紫华山上峰峦叠嶂,苍松翠柏,清溪流泉,在飘渺空灵的雾气中,白鹤起舞,数十张矮几上摆着宁神静气的熏香炉。
或许在他们看来,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关起门来互相打个头破血流都没有关系,绝不能让魔宗平白占了便宜,甚至混水摸鱼。
五宫七宗十三门,有宗主亲抵,有长老得授权而来,所有人相继落座,不分主次的围坐成一个大圈,惊雁宫的普罗神尊借着东道主的优势,占据了一块高处,俯视着各个术道宗门的来人。
芷蓉想像着昭平师兄的那种贱模样,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在此之前是根本不可想像的,但是依照李小郞话语中的标准,还真是符合贱人的条件。
同样的话,不同的语气,反复了好几遍,芷蓉这才放过了这个话里不尽不实的小魔头,跟这家伙说话,稍不小心,就会被牵着鼻子走。
李小白一通摆证据讲事实的证明了昭平师兄就是一个贱人,和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没什么分别,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同情,是非不分的同情反而会招来更加恶毒的侵害。
“可是,可是……”
一方面是遣宫内能说会道的弟子游说各个宗门的支持,m.hetushu.com另一方面是因为连续经历了两场混战厮杀后,术道宗门之间貌合神离,彼此矛盾愈演愈烈,让各方有一段冷静期,暂时不会再次冲动互相大打出手。
芷蓉威胁着放开了手,李小白终于架不住强势的大姐头,狼狈逃走。
随即心中的积郁渐渐散开,芷蓉的心劫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裂痕,最终崩碎于无形,她很快想到李小白话语中屡屡借用自己的话,表面上听起来是在说昭平师兄,却又隐隐似乎在指着自己。
“师姐,看师弟的眼睛。”
只不过圣宗的背景却并不纯粹,与原生于神州东土的五宫七宗截然不同,当察觉到极西之地的西人以圣宗为跳板,试图染指神州东土,自己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五宫七宗便联手一起拉上武道各个门派,不计代价强攻圣宗山门,将这一支堪比五宫七宗内任何一个宗门的力量连根拔起,彻底剿灭。
一直以来认为美好的事物,被残忍的撕开真相后,变得丑陋到让人无法忍受,以至于使人不得不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强势的大姐头终于让李家小郞架不住。
“如今二长老杀了神霄宫的真人,我们与神霄宫已经是敌非友,昭平师兄想要在神霄宫站稳脚跟,必然会用静霜宗弟子的头颅作为投名状取信于神霄宫,如果芷蓉师姐你一旦遇到他……”
芷蓉似乎忘记了自己的柔夷被这个小魔头紧紧握住的羞窘,注意力反而被李小白的话牵动,不由自主地问道:“成为了一个什么?”
原本好端端的五宫八宗,其中被术道共同蔑称为魔宗的圣宗与在场所有人一样平起平坐,交谈欢笑,哪里有什么魔的影子。
刀子嘴豆腐心的另一个同义词便是爱憎分明,原本在她眼中的世界,大部分非黑既白,可是当黑与白混淆到没有界限的时候,让芷蓉立刻陷入了混乱。
金瞳六耳猕猴虽然不理解芷蓉与李小白之间的古怪举止,公子跑路,自然紧紧相随。